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诺贝尔奖替代奖”得主汉斯·鲁道夫·哈伦 用一只昆虫拯救了千万人生命的人

作者:, 于苏黎世


汉斯·鲁道夫·哈伦在非洲工作超过了25年

汉斯·鲁道夫·哈伦在非洲工作超过了25年

昆虫学者汉斯·鲁道夫·哈伦(Hans Rudolf Herren)是首位荣获素有“诺贝尔奖替代奖”之称的“正确生活方式奖”殊荣的瑞士人。他的生物防治计划使非洲避免了一次饥荒。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过程中,他讲述了如何自己的信念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有时,小事情足以改变命运。66岁的瑞士人汉斯·鲁道夫·哈伦不远万里寻找的小小昆虫就是力证。坚定与信念可以帮助人们从大自然中获得启发。“从这一角度来说,我是个爱走极端的人,对生物防治我耐心十足,除此之外我均缺乏耐心。”Biovision基金会的这位研究人员告诉我们,他是瓦莱州人。20多年前,他在苏黎世创建了这一基金会。

从非洲到拉丁美洲,他的执着伴随他走遍了许多国家。现在又将他带到了瑞典,2013年12月2日,他被授予“正确生活方式奖”。这一殊荣是为了褒奖“在推进全球可持续并且安全的食品供应方面,他所表现的才干及创举”,诺贝尔奖替代奖评审委员会这样写道。

诺贝尔奖替代奖

正确生活方式奖每年表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急迫的问题提供具体解决方案的人”,通常授予给工作在环境保护、和平、人权、健康或者教育方面的个人与团体。

1980年,身为记者与集邮家的瑞典人雅各布··于克斯(Jakob von Uexkull)创立该奖项,此奖也素有“诺贝尔奖替代奖”之称。颁奖仪式在斯德哥尔摩的瑞典议会大厦前举行,实际上,该奖颁奖时间先于诺贝尔和平奖。

2013年的正确生活方式奖奖金金额总共200万瑞典克朗(约合27.5万瑞郎),共有四位得主:瑞士人汉斯·鲁道夫·哈伦(食品安全);美国人·沃尔克(Paul Walker)(化学武器);巴勒斯坦人哈吉·拉尼(Raji Sourani)(人权)和刚果人丹尼斯·穆克(Denis Mukwege)(性暴力)。

信息框结尾

反对使用农药与种植转基因作物

出身于农民家庭,汉斯·鲁道夫·哈伦于1947年生于瓦莱州。在夏季,他在家里的烟草种植园里干活。那时,通常是他驾驶着拖拉机来播撒农药。从农艺学校毕业后,他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继续深造,专攻昆虫学。

受益于瑞士国家基金会的一笔奖学金,他漂洋过海去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远离故土,他开始意识到父亲农场的耕作理念不对劲。“我终于知道,原来还存在着化学除草剂的替代方法,只是需要付诸实践。”

他的教授是生物防治理念的忠实拥护者。受其影响,汉斯·鲁道夫·哈伦重点研究利用生物体去除植物害虫。“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变得更加执着了。”这位昆虫学家肯定地说。很快,他对密集的单一种植方式以及转基因生物(GMO)产生了反感。

学有所成后,他无意返回瑞士,“当时的两种选择”-在联邦政府办公室或者是巴塞尔化学实验室工作-均非他的梦想。一份杂志上刊载的招聘启示将他带到了非洲。当时31岁的他根本没有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木薯的虫灾

在尼日利亚的国际热带农业研究所(IITA)里,他了解到非洲面临的威胁。一种偶然潜入的害虫-木薯粉蚧-正在破坏木薯作物。木薯是当地居民的基本食粮,“就像大米对于亚洲人、马铃薯对于欧洲人一样重要,过去价值20美元一麻袋的木薯竟然卖到了100多美元。”汉斯·鲁道夫·哈伦回忆到。

当地政府使用的杀虫剂并不奏效,而且在品种的选择上也耗时过长。剩下的解决办法只有一种:跟踪害虫来源,以便确定其天敌。“我们当时知道,木薯粉蚧来自拉丁美洲,但是具体来源地却不得而知。”带着25万美元的研究基金,汉斯·鲁道夫·哈伦开始了南美洲探索虫源之旅。从北部到南部,他一路寻找最初木薯粉蚧扩散的区域。

最终在巴拉圭与巴西和阿根廷交界处,他为非洲人民找到了解决办法:一种黄蜂将卵产在木薯粉蚧的幼虫上,可以将这些幼虫杀死。“如果我最初从南美洲南部开始着手的话,我可能只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而不是一年半。情况还不是太糟糕,至少我欣赏了一路而来的风景。”汉斯·鲁道夫·哈伦自嘲道。

研究工作中重要的一个阶段已经划画上句号。但是,最艰巨的工作还没有开始。如何将这类黄蜂引入非洲,及时制止害虫的传播呢?对于一个喜欢挑战的人来说,答案很简单:通过一种前所未有的技术来实现这一目的。

汉斯·鲁道夫·哈伦

我认为没有解不开的疑难,我也厌烦人们总是谈到问题。对我来说,只有解决办法。

黄蜂雨

瑞士的这位农学家为这一想法兴奋不已,但同时也有些担忧。新物种的引入也会带来潜在危害,他不想让这一错误重演。因此,这些黄蜂首先在伦敦的一家实验室里进行了40天检疫隔离。最终结果令人震惊。“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3个月过后,木薯粉蚧不见了。”

在非洲,数百名工程师接受了培训。名副其实的“昆虫繁育场”比比皆是,繁殖出数百万只黄蜂。然而,为了让它们到处扩散,需要一种快速手段。从塞内加尔到莫桑比克,介入的国家共有24个。

解决方案是使用飞机。通过飞机在距离地面20米的高空将黄蜂散放到田间。这是有史以来首次采用该手段,其中不乏风险性。“我们得到了各国政府的授权,但是一些军队对此却并不知晓。在加纳,那里的军人差点向我们开枪,他们认为我们是间谍。”

生物防治计划取得了成功。在很短时间内,终于重建了木薯粉蚧与其天敌之间的自然平衡。世界粮食奖基金会认为,他拯救了2000万人的生命。“我的固执无疑帮了我大忙。我认为没有解不开的疑难,我也厌烦人们总是谈到问题。对我来说,只有解决办法。”

自由选择权归农民

生物防治的效率已得到广泛证实。然而,许多研究人员强调说,这绝非灵丹妙药。对木薯粉蚧起作用并非意味着对其他害虫也起作用。例如,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转基因作物研究小组研发出抗木薯褐条病(Cassava Brown Streak Disease)破坏性病毒的新型木薯转基因品种。

汉斯·鲁道夫·哈伦并不赞同这些计划。从短期来看,转基因作物可能会收取积极效果。但是,从长期来看,对生态及社会则会造成过多负担;土地也会越发贫瘠;生态多样性将逐渐减少;农民们负债越来越多。从非洲开始,汉斯·鲁道夫·哈伦倡导可持续农业的阵营不断扩大。“我们应该恢复民主,应该由人们自己决定种植的品种及耕作方式,而不是由那些资金雄厚的大跨国公司决定,他们不能因为有钱就可以影响农业政策。”

通过Biovision基金会,他期望的不仅仅是消除饥荒与贫穷。要紧的是,让农民们了解并共享农业知识。“土壤中微生物的价值已经得到科学证明。因此,我们运用这些知识提高作物质量、增加产量,并与自然和谐共处。”

对于汉斯·鲁道夫·哈伦来说,他获得的“正确生活方式奖”是对这一价值观的肯定和认可,“尤其对于非洲的农民来说是种承认:他们的农业生产已走入正轨。”除了荣获的各种奖项,在这位研究人员的生活中,还有让他获取满足感的另一动力:那就是他父母的老农场。烟草种植园早已不复存在,现在那里种植的是水果和蔬菜,并且他们不使用农药。

汉斯·鲁道夫·哈伦(Hans Rudolf Herren)

19471130,生于蒙泰(Monthey,位于瓦莱州)的一个农民家庭。

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攻读生物害虫防治博士学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生态学博士后。

从1979到1994年期间,在尼日利亚的国际热带农业研究所工作。而后担任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生理学和昆虫生态学国际中心主任。

2004年,成为知识、科学与技术国际评估计划的联合负责人。这一倡议召集了数百名研究人员,目的是共同探讨为全球人民解决温饱的办法。

1998年,与几个朋友一道,在苏黎世创立了Biovision基金会。其目标是为消除非洲的贫困及饥荒,提倡可替代性生态农业。

汉斯·鲁道夫·哈伦的工作得到了多次认可。他是首位获得世界粮食奖(1995年)以及正确生活方式奖(2013年)殊荣的瑞士人。

他已婚,生活穿梭于华盛顿、罗马和加利福尼亚之间。

信息框结尾


译自意大利语: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