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离岸避税揭秘 瑞士银行与中国太子党的交易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苏黎世办公楼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苏黎世办公楼

(Keystone)

2014年1月21日下午四点,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公布重大消息,据其所获密件显示,近22'000名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投资者在离岸金融中心注册公司,其中不乏国家重要领导人的子女亲属。据估算,自2000年来,价值4万亿美元的资金和公司股份被转移出中国,而瑞士的信贷(CS)及联合银行(UBS)也牵扯其中。

瑞士媒体《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和《晨报》(Le Martin)作为该同盟的合作调查伙伴,参与了全球的统一揭露计划,于22日晨间在报纸用整版进行了分析和评论。文章用审慎的眼光揭示了瑞士两大银行与中国太子党特别是温家宝一子一女的密切联系,并就其合法性进行分析,同时呼吁瑞士的金融监管机构就此进行调查。

瑞信与中国

1月22日,瑞士法语报纸《晨报》(Le Matin)以《瑞信如何在中国筑巢》为题,对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成功打入中国的“秘诀”进行了解密。文章援引美国华盛顿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的调查结果,揭示出了瑞信进入中国市场与中国“太子党”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1999至2001年间,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女儿温如春以常丽丽的化名在瑞信北京分部工作。当时她的“老板”是中国通Urs Buchmann,既是瑞信当时中国方面的负责人,也是据称与中国高层过从甚密的能人。

2005年,瑞信同中国工商银行合作成立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中国社保基金的投资管理。瑞信也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市场进行资产管理业务的西方银行。

据《每日导报》,2006年9月28日,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的公司Trend Gold Consultants Limited在瑞信香港的帮助下,于加勒比海的英属维京群岛成立。温云松是这家空壳公司唯一的股东和总经理。通过这家“前台公司”,温云松可以掌握瑞信的多家银行账户,但是都很难追查。

世界大银行的“隐形”雇员

雇佣中国高层领导人的子女,这个方法并非瑞银专利。温如春实际上多年来都是美国摩根大通的顾问,每月75000美金的工资一直领了2年。尽管办理这类离岸业务合法,而且也没有明文规定高层领导子女不能接受银行的聘用,但是卢塞恩金融法高等学校银行学教授Monika Roth向瑞士电台表示,“这并不能排除,(银行)这么做是为了和总理一家保持特殊关系”,其用意例如说是为了“在中国得到特殊的许可”。

正是在这点上,银行应该遵循“避嫌制”,这是指高度政治化的人物(如主席、总理、省长、市长,有名望的经济学家、专家等)的直系亲属,不得从事政治工作,也不得从事与政治高度相关联的工作(如金融机构领导,具有影响力的大公司董事等)。

“这些规则并不是最新制定的,应该得到遵守,以防止腐败,”Roth说:“聘用政府成员子女是讨好他们的一种形式”。

至于瑞信的行为是否要在瑞士负法律责任,Roth表示,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需要考虑各方面的因素,无论如何,这个问题将在美国受到极大的关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将进行具体调查,瑞士的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将关注这一调查,找到与瑞士法律的连结点,然后由联邦检察院做出判断。

“合作”

银行需要讨好决策人,决策人的亲属也需要银行。中国的太子党在拥有巨资之后,面临的问题往往是如何让这些钱披上合法外衣。这其中一项重要手段就是借用进出口贸易洗钱。因为中国法律规定,中国公民每人每年仅可以向海外转账最高5万美金。所以太子党们会在海外用高出正常价格数倍的价钱购入某些产品,然后让卖家将余额转入海外账户,或离岸公司账户。最后再让这些资金“回流”。他们甚至还可以因此受到中国国家对他们的“奖励”,因为这些富豪并没有让“自己的”资金在国外“睡大觉”,而是投资中国国内、报效祖国。

这就为某些腐败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因为瑞士(以及其他)银行经营离岸业务,是合法的;而中国人,拥有或成立一家离岸公司,也并非违法。因为直到2014年,中国公民并没有海外财产的申报义务。如果没有避嫌制和财产申报制,那么太子党在维京群岛的账户即使暴露,也难以追究。

22日的《新苏黎世》报(NZZ)也以《中国有选择地打击腐败》为题对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公布该消息作出了相关的报道。报道称,“关系”在中国社会和企业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打击则是有选择性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