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制药巨人 一枚苦果:瑞士-印度商贸谈判

(Keystone)

瑞士与印度的版权之争,谁更占理?一方是瑞士投入大笔资金生产出来的药品专利;一方是印度为挽救发展中国家的贫困癌症患者而生产的仿制药,双方对专利权的分歧,成为能否签订两国自由贸易谈判的关键。

印度与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瑞士、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的谈判开始于2007年,上个月瑞士的经济部长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甚至宣称,谈判接近于成功。

然而上周日,国家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表示,原本定于二月底结束的谈判,目前不太会取得进展。因为三月初,印度将设定大选日期,所以本届政府不再有可能继续作出重要决定。

而瑞士愿意将谈判推进到技术层面,目前印度面临巨大压力,它要提供更强的专利保护,这将决定着谈判能否成功。

瑞士医药企业希望借自贸协议获得更多优势,因此正在展开深入的政府游说工作。

非政府组织伯尔尼宣言的Thomas Braunschweig,主要负责商贸政策部分,他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医药行业要求“政府更多地保障他们的利益,因为他们为瑞士创造了众多的工作岗位”。

医药、化工和生物技术工业

瑞士出口额的40%由化工、医药、生物科技公司创造,化学、制药工业是瑞士重要的出口行业。

2012年该行业雇有员工65'000名,Scienceindustries经济协会表示,化工、医药、生物科技行业是瑞士重要的工业支柱。

化工、医药、生物科技2013年的行业出口增长了2.5%,但同年向印度的出口下降了23.8%,为7亿瑞郎。该行业向印度的出口占总出口的0.86%,排在该行业出口的第21位。

市场调研公司Deloitte预计,印度产药物制品的销售额自2013年的236亿瑞郎,有望于2016年增加14%达到270亿瑞郎。

信息框结尾

瑞士提出要求

瑞士医药工业提出了2项特殊条件,印度政府均表示反对。

第一项与“常青保护”有关。医药公司为了延长某类药品的专利权,有时会对药品成分进行修改,或者赋予“新的使用功能”,这类被称为“常青保护”的做法,遭到了印度政府的立法反对。如今瑞士医药工业要求印度放弃反对“常青保护”,这对诺华来说尤其重要,因为印度的最高法院拒绝对诺华“改版”的抗癌药物格列卫(Glivec)予以产权保护。

另一项条件是,瑞士的医药巨头希望加入一条被命名为“数据独享”的附加条款,要求对所有仿制药进行登记注册,即使原厂药已经失去了品牌保护。这项附加条款要求,仿制药的生产厂家要重新进行临床实验,这样可以提高仿制药的成本,将其售价提升到与原厂药相近的高度。

但这两点均遭到印度方面的拒绝,他们提出,印度已经遵守了世贸组织提出的TRIPS协议中“与商贸关系有关的知识产权保护法”。

印度工商部长 Anand Sharma

印度工商部长Anand Sharma 于2014年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的讲话(SRF/瑞士资讯swissinfo.ch)

TRIPS

就医药产品而言,TRIPS协议规定了全球最基本的品牌保护条例及措施,这其中包括专利法。然而,它也给各国提供了一定的自由度,(印度)可以就国情对条例进行相应改动,以便于生产廉价的药品。

瑞士化工、医药和生物工业经济协会工业科技部门的Marcel Sennhauser向瑞士资讯解释说:“尽管印度签署了TRIPS协议,但它并没有履行相关义务”。

“最大的分歧在于,印度不承认医药行业内进口的药物享有专利权,这有违于自由贸易的精髓”。

印度并没有简化或推进与国外企业的贸易往来,而是强迫外国企业将生产本地化,Sennhauser说。版权保护的丧失可能会造成医药等行业未来在财政方面遭遇灭顶之灾。

来自华盛顿的压力

遇到此类问题的,并不仅仅是瑞士的医药企业。美国的医药行业协会,也要求其政府向印度施加压力。二月初,美国行业协会要求政府修改对印度的评级,这可能会引发商业制裁。

有活跃分子认为,向印度施加压力,可能会导致处于合理价位的药物供应出现短缺。

“在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时,不应实施比TRIPS协定更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法,”那样的话,印度将不能再生产价格便宜的仿制药,因此不能实施MSF计划,并且向其他发展中国家供药,Leena Menghaney说。她就是MSF-医生无国界项目的负责人,该项目致力于让所有人在印度都能获得药物治疗。

与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签署自贸协议,印度又能从中获得些什么呢?据专家分析,印度唯一可以获得的好处,可能就是方便向瑞士市场输送高质量的印度劳动力。Braunschweig和希望保持匿名的一位前谈判代表均这样认为。

而现在,关于移民的讨论在瑞士非常敏感,尽管有工作年限限制的劳动力与移民是两码事,但无疑,该谈判还是要受到社会政治层面的影响。就在2周前,瑞士选民才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重新引入“配额制”,以限制日益增多的、来自欧盟的劳动力。

谈判

印度与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自贸谈判始于2007年。自贸联盟向印度敞开了具有1300万消费者的市场,而印度则向自贸联盟敞开了一个100倍大、且深具潜力的市场。

两者的双边贸易额在2012-13年达到了344.8亿美元;2011-12年375亿美元。

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盟国之一挪威则与瑞士持不同观点:2009年时届的商贸工业国务秘书长Rikke Lind声明,挪威不会强迫发展中国家,就知识产权问题签署超越多边义务的协议。

挪威自贸联盟谈判代表Erik Andreas Underland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瑞士资讯解释道:“一般来说,自贸联盟可以就知识产权问题作出决议,但也要依情况而定。我们已经准备结束与印度的谈判,无论印度与冰岛、列支敦士登和瑞士就知识产权法问题达成何种协议”。

信息框结尾

移民

“谈判负责人也是一个政治角色,必然要受到国内政治的影响,移民问题就是一个例子,”布鲁塞尔欧洲智囊团“Bruegel”的Suparna Karmakar说。他在投票的几周前接受了瑞士资讯记者的采访,

“自贸协定规定的人员流动与移民不是一回事。‘世贸协定’框架下的商贸服务人员流动,与政界人士所谈论的,也截然不同”。

移民(合法或非法)与受限制的人员流动是不同的,但因所处政治周期及政治环境不同,政客们会有意地对此进行区分,或者不区分。

在商贸协定中,人员流动一般指的是高素质的劳动者,是为了弥补某一国的缺陷。劳动者应获得多为3年,最高5年的、有限制的居留许可。就准入条件,还将重新进行谈判,Karmakar说。

瑞士对非欧盟及非欧洲自贸联盟国家的公民一直实行的是配额制。鉴于2月9日的投票结果,今后将对所有外来劳动力实行配额制,其配额数量依据劳动力供应、经济发展和工业需求而制定。某知情人士向《周日报》透露,投票结果出台后,印度已自谈判中撤回了向瑞士输送合格IT人才的条件。

不过这位希望保持匿名的前谈判代表表示,瑞士狭小的经济市场对印度庞大的人才市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但也有人担心,一旦新协议为瑞士劳工市场“开了口子”,那么类似决定将被纳入到其他自贸协议中,目前瑞士已与36个国家签署了自贸协议。

欧洲自由贸易联盟,还是欧盟?

自2007年起,印度也与欧盟开始了自由贸易谈判。但印度应首先与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签署自贸协定。

“我认为,这样的顺序是正确的,”Suparna Karmakar说:“与一个四国集团谈判,要比与一个28国集团谈判,容易得多”。

信息框结尾

妥协

Karmakar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在双边协议中做出的妥协,并不会自动地过渡到其他的自由贸易协定中。每一次改动都要和不同的贸易伙伴单独谈判。有时因为双边贸易发展了,就要进行补充谈判。这大部分都与费用有关”

瑞士资讯所采访的专家认为,印度并不会急于与瑞士签署自贸协议,也不会将自己置于压力之下。

印度善于在多边交锋时,例如在世贸组织中发出自己的声音、维护自己的利益,例如在去年年底,它就成功地在食品安全方面迫使他人让步。

印度所持的商贸政策一直谨慎小心。这是对的,有些人这样认为。“印度在全球贸易中,扮演的是富有实力、很有影响的角色,”洛桑经济院校IMD国际政治经济学退休教授Jean-Pierre Lehmann说。

“印度固然要维护本国的利益,但是也要对国际利益做出一些让步。印度将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现在已经是世界青年人口最多的国家,那么印度政府必然要重视其卫生健康政策”。

Lehmann认为,像瑞士这样的发达国家,确实应该实施一种“促进发展与平衡的商贸政策”。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