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议员人数破纪录,女性参与率反走低

去年12月2日在伯尔尼国会大厦举行的第51届瑞士议会开幕式上,参加宣誓仪式的女性人数创下了历史纪录。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尽管2019年举行过妇女大罢工,当年的联邦大选宣传也特别强调性别平等问题,但女性选民却似乎并不那么积极。不过,参加投票的男女选民为女性候选人投出了更多选票,使得女议员人数破了纪录。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4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妇女参政(多语)来说,2019年联邦大选是一次历史性突破:女议员人数创下纪录,国民院的女性比例由2015年的32%升至42%,联邦院则由15%升至26%。大选宣传期间性别平等占据了重要位置,尤其是妇女大罢工(法)运动,在2019年6月14日这天带领成千上万的女性走上街头争取权利。

然而据Selects选举研究(多语)透露,这些事件都未能促使更多女性走进投票站。男性公民的投票参与率达到49%,相比之下,只有41%的女性公民投出了手中选票,这个比例甚至比2015年还低。瑞士两性之间总是存在那么一些差距,连性别平等主题的总动员都躲不过这个魔咒。

Selects大选研究

自1995年起,Selects(多语)就一直在分析联邦大选的参与状况与选举行为。该项目由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Swis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出资,由洛桑的瑞士社科专家中心FORS(多语)承担。

在2019年10月联邦大选框架之下分别进行了几次相关调研:大选后对6664人进行的调查,大选之前与之后对5000-8000位受访者进行的三次追踪调查,以及对议会两院2158名候选人进行的调查。

End of insertion

“男女参与率差距保持了平稳,但若观察年龄段,就会明显注意到年轻女性的参与常规化,”Selects项目主管安珂·特雷奇(Anke Tresch)分析道,“直到35岁上下,男女的参与率没有差距。我们当然可以说,存在这种差异是因为瑞士妇女很晚才获得选举权。这虽是某种历史遗留,但我们相信过几年这种差距就会消失。”

外部内容

联邦投票当中也能观察到这种参与率的差距。根据联邦统计局的一次调研(多语),2017年68%的男性经常参与全民投票,而这么做的女性只占61%。

选民选出了女议员

2019年能选出那么多的女议员,是因为比起四年前,更多男女选民将手中的选票投给了她们。Selects征询大选调研的受访者,如果能力相当,他们会倾向于选择男候选人还是女候选人。80%的受访女性和54%的受访男性会选择女候选人,而2015年的比例则分别为73%和45%。

只有右翼保守党派瑞士人民党(SVP/UDC)的选民倾向于男候选人,即便如此,他们对女候选人的支持率也有上升。而2015年至今增长最明显的年龄段为18-24岁的年轻人。

外部内容

“我认为这算得上时下的风气,”特雷奇评论道,“如今谁还敢说自己宁选男不选女?我们注意到,称自己会选女候选人的人在70岁以上年龄段中所占的比例要明显低于年轻人。我觉得这是习俗和女性在社会、政治与职场地位的演变。”

党派积极动员

女议员人数破纪录的另一个原因,是各政党积极“推销”女性候选人。候选人名单上的女性比例由2015年的35%增至2019年的40%。Selects调研显示,各党派还为女性提供了更重要的资金支持:各党派承担了38%的女性候选人支出,而承担的男性候选人支出仅为21%。平均下来,2019年各个党派为每位女候选人花费了2600瑞郎(约合1.89万元人民币),为每位男候选人则只花了1900瑞郎(约合1.38万元人民币),2015年的金额分别为2100瑞郎和2000瑞郎。

妇女大罢工、围绕性别平等的讨论,以及提倡议会内两性分布更为公平的“赫尔维蒂呼唤您(Helvetia vous appelle,多语)”宣传,都未能成功扭转女性选民参与水平的趋势。但这些积极努力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动员起更多党派与女候选人,引发政界朝着真正的两性平等转变。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