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游戏打出来的百万富翁

魔兽世界游戏截图 魔兽世界

迄今为止,Alan Debonneville已经杀死了成千上万的怪兽,这位29岁的游戏玩家和瑞士企业家还因为网络游戏而大赚了一笔。他最近的事业是通过开设网上子女抚育辅导课程征服世界。

此内容发布于 2010年08月30日 - 11:34
参访记者:方必安(《桥》杂志主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周所周知,玩游戏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他的业务就是针对那些不愿花费太多游戏时间的玩家,向他们销售已经经过升级并具有不同战斗技能的角色和装备。

杀死怪兽,升级角色...

...升级和获得更好的装备是要通过杀死怪兽来实现的。在一些十分困难的场景下,玩家需要团队的力量,比如50名玩家组成一组,相互依靠。玩家会成立网上工会,他们互相保持联系并约定一起上线战斗-比如说与一条龙战斗。如果这些玩家杀死这条龙,那么这个团体就可以获得3-5件珍贵的装备,使团队变得更强大。

一些玩家可能厌倦了现在的角色,想换一个新的角色。每个角色都是不同的,比如他可以十分强大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大量的破坏活动,但同时也十分脆弱,可能随时随地都会死掉。

swissinfo.ch:你是怎么向那些不了解网络游戏的人介绍你的业务模式,尤其是“魔兽世界”这个游戏呢?

Alan Debonneville:我的公司是一个交易平台,我是“魔兽世界”的虚拟角色和游戏币的中间商。魔兽世界是一个在全世界都十分流行的网络游戏,像其他的交易一样,卖家的目的是赚钱,买家的目的是通过交易节省游戏时间!

大家需要了解的是,每个玩家都在游戏中扮演一个角色并完成许多任务。因此,你支付的钱越多,游戏就越精彩。不过玩游戏也存在一些缺陷,如花费大量的时间等。为了使你的角色尽快升级,进入更精彩的游戏,玩家必须投入上百个小时的游戏时间。而我们的业务就是针对那些不愿花费太多游戏时间的玩家,向他们销售已经经过升级并具有不同战斗技能的角色和装备。

你玩游戏吗?

8年前在我来英国之前经常玩,而且十分疯狂。我也是通过玩游戏才产生了做生意的念头,现在我根本都没有时间再玩游戏了。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做游戏角色交易商的念头?

资金是玩游戏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部分,而且我那时候很喜欢跟其他玩家进行交易。我通过向其他玩家出售武器、金属、奖励点数来获得虚拟货币,我玩的很好,所以可以获得额外的虚拟货币。

大概在10年前玩家还是主要通过eBay买卖游戏币,并赚取现实生活中的货币。那时我还是洛桑联邦高等工业大学的学生,并痴迷于游戏。我有许多时间和游戏币,所以我就开始把游戏币卖给那些有钱却没有时间的玩家。当时我就赚了不少钱。

这么说你创造了一个新的职业?

可以这么说。10年前跟现在很不一样,那个时候还没有很多玩家以销售游戏币为生。现在有成千上万的游戏玩家,在中国更多,他们都在“打金农场”上工作。

“打金农场”是怎么回事?

其实很简单。一些玩家雇佣约100人轮班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无休玩“魔兽世界”,使游戏角色升级并聚集大量的游戏黄金。这些受雇的人一般都很年轻,他们每个小时大约可以赚到五块钱,不过他们每个小时可以创造价值约10块钱的游戏金币。

利润很可观啊。

是的。这些游戏金币大部分都卖给了美国的游戏玩家。一般来说,市场上还会有像我们这样的中间商来接订单并调查市场的需求和供给。当我们把供给和需求联系起来时,买家和卖家的角色就会在游戏中见面并完成交易,而我们则从中赚取佣金。

“打金农民”为什么不直接把金币销售给买家呢?

他们自己不能进行交易,因为大部分玩家都不会说英语,虽然玩游戏的时候不需要语言技巧,但是要做全球交易的话就很必要了。另外,经营一个24小时的英文客服网站、设计精美的网站主页以及为顾客提供个性化的支持都需要更多的技能,而不单单是赚取游戏币的技能。

你的经营模式很容易被人复制。

事实上并不是很容易。我们大概有5个竞争对手;他们大部分都是中国的公司,而且英语不太熟练。我们为客户提供的服务使我们与众不同,顾客可以从我们的服务态度感受到瑞士文化中追求完美主义的一面。

你们的总利润能够达到多少?

我们的金币业务的利润大约是20-30%,角色业务的利润大概为50-60%。一些角色我们销售的价格是买价的三倍。不过我们雇佣了很多软件工程师,另外我们的市场营销成本也很高,吸引顾客到我们的网站要花很高的代价。这样一来,我们的净利润就降到了5-10%,总的来说,利润空间正在不断缩小...

这使你感到担忧吗?

不会,这只会让我们加速创新、自动化,并削减成本。在这个领域还是有很多钱可以赚。

玩家可以租角色吗?

可以,在金币和角色交易之外还有第三种服务,就是“代练”。你可以雇佣中国的玩家帮你玩一个星期的游戏,并在角色升级到更高的级别后还给你,这大概要花50-100美元。这像是一种兼职的雇佣方式。

你们是不是在香港有玩家帮你们玩游戏?

在香港没有,因为在香港做这种业务的成本太高。但是在中国大陆、菲律宾以及印度尼西亚,很多人愿意做每个小时赚1美元的工作。正如你所看到的,在网络游戏背后有一整条的产业链,不过不玩游戏的人一般都不知道这一商机。

这种经营模式风险高吗?如果游戏不再受欢迎了你们会怎么做?

我们的经营模式适用于任何一个网络游戏。事实上,我们的客服中心主要为6个游戏服务,我们也会经常增加新的游戏。不过“魔兽世界”还是最重要的游戏。

风险一方面来自于买了的角色卖不出去,为了避免风险,我们会很快的把角色卖出去,以免在几个月后角色贬值。另外,风险还存在于游戏开发商推出新的游戏级别时。这个时候玩家更多的兴趣转向了新的级别,而以前的级别会立刻贬值三分之一。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经济危机的冲击?

感觉到了,去年有四个月的时间我们的销售额一度下降了50%。我们大部分的服务都销售给美国玩家,可是他们在金融危机期间在娱乐上的投入下降了,因此我们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买一个新的角色要花多少钱?

大概在200-500美元之间,还有很少的一些角色可以卖到1000美元。

你今天卖掉了多少个角色呢?

20-30个。角色转让大概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现在销售3500个不同的角色。

游戏玩家是怎么找到你们的?

主要是通过谷歌列表,我们排在第一或第二位。

这些花费有多大呢?

每个月大概要10,000美元,不过我们每天都有成百的访客。我们还在一些其他的网站上做广告。

有没有游戏开发商想要并购你们?

没有,对于游戏开发商来说,他们担心在二级市场过多地投入会造成注册玩家的流失。约三分之一的玩家认为我们的做法是欺骗,还有三分之一的玩家不在乎,另外三分之一的玩家则会进行角色和游戏币交易。所以,作为游戏开发商,他们的最好立场就是保持中立。不过我也看到了一些变化,比如韩国的游戏开发商也从事这种交易活动。

如果把青春时期的大部分时光都花费在电脑前杀怪兽,你会不会遭遇“社交困难”?

根本不会(笑)。我以前玩游戏的时候也会经常去参加聚会等,所以我根本没有感到后悔。如果你跟来自世界各地的50位朋友一起玩网络游戏,你可以学到很多社交方面的东西。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

一点都没有。我以前曾经是一个团队的领袖,我负责领导团队、安排和协调玩游戏的时间等;我要做出策略性的决定,另外还要应付人们的自负心理。这使我可以更快地做出战略性的决定,其实游戏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不好。我甚至可以说:人们玩网络游戏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社交互动!这也是玩家继续玩游戏的动力。网络游戏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聊天室,只是大家都玩游戏。

另外,我的一个游戏伙伴还成为了我的生意上的伙伴。还有另外一个瑞典的工会伙伴成立了一个由50名程序员组成的软件公司,他也是我的合作伙伴,为我提供技术上的帮助。

你的公司最初是在西班牙南部成立的。

是的,在马贝拉。那个时候我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8个小时。我们还雇佣一些人专门来玩游戏,那个时候利润还很高,而且可以跟欧洲人做生意。当时还没有现在的中国“打金农民”,后来我们发现只做中间商更赚钱。

你们为什么从马贝拉搬到了香港?

中国在不断崛起,而且我们从马贝拉搬到香港可以减少一半的成本。另外,中国人更能够接受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服务运营中心,可是西班牙人不会接受(笑)。

...来到香港后我们不断获得市场份额,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游戏币交易商。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我们还兼并了第一大交易商。我们始终保持着大股东的地位,并在香港雇佣了200名员工。随后,我们还兼并了一些其他的竞争对手,并在上海开设了一个供应中心——每天从上千的游戏玩家那里购买游戏币和装备。我们每天都会完成上千笔的销售,主要是金币。生意越做越好,我们还购买了韩国和美国的公司。在我们最好的时期,我们一共雇佣了500人。后来由于个人原因我决定离开公司并从头开始。

你会完成你的大学学业吗?

我想不会。当初我暂停学业时,我的父母非常反对。在停学一年并花费了很多学习时间提高西班牙语后再重回学校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当时根本就不想重回学校。现在,我的父母不再反对我,相反他们还为我感到骄傲。不过我想我的这种成功模式并不值得提倡,我只是很幸运。

“我父亲给了我早期教育”

Alan,我知道你跟你父亲一起开创了另外一家公司。

是的。大概在四年前,我们开始开发帮助年轻父母激励孩子心智发育的教程。

你们是怎么产生网络子女抚育辅导这个想法的?

我认为我的成功都要归功于我父亲对我的早期教育,由此我们想到了开发一种工具辅导其他的父母来帮助他们的孩子。同时,早期教育在亚洲也很受重视,尽管家长可以在孩子的成长和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这方面的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

我们最开始是在香港面对面地辅导家长,包括行为、语言和数学。后来,我们开始把课程录下来并做成电子版,于是我们发现我们的市场突然就从英国扩展到了全世界,还节约了成本和时间。我们同时还为孩子提供早期学习游戏卡和供家长和孩子共同使用的iphone应用程序。

现在进行的怎么样呢?

很不错。我们的目的是在一年的时间内开始赚钱,我们现在有5名员工,另外还有10位专家为我们编制关于孩子行为和心理方面的课程。

你擅长跟孩子相处吗?

我一般没有太多时间跟孩子相处,但是我是一个爱玩的人。因此只要我周围有孩子,我都能跟他们玩得很开心(笑)。

Alan Debonneville

29岁,在瑞士洛桑长大,并早早的对电脑游戏产生了兴趣。

在18岁那年,他通过玩一个名叫“无尽的任务”的游戏开始代表他的朋友销售游戏币,赚取现实中的货币。

在最开始的一个月,他赚了2000美元,不久,在19岁时他的月收入就达到了6000美元。

在父母的强烈反对下,他从大学退学(洛桑联邦高等大学的通信系统专业),并和伙伴一起在马贝拉(西班牙)成立了专营游戏角色交易的公司。

随着在西班牙的经营成本不断上升,并了解到亚洲市场的崛起,Alan在七年前决定把公司搬到香港。今年,他又把公司搬到了菲律宾的宿务。

作为其网络客服和销售的一部分,他还经营着软件开发业务,并为其他公司提供客服外包服务。这位待人友好的年轻百万富翁还成立了一家开发网上辅导课程的公司。他现在正在努力实现“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管理生意的梦想。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