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欧洲人权法院 在瑞士性教育是学校里的必修课

Geschlechtsteile aus Holz und Plüsch

引发争议的教具:在巴塞尔性教育课上使用的木制男性生殖器和毛绒女性性器官曾长时间出现在课堂上,后来被取缔。

(Keystone)

一个巴塞尔家庭提出为女儿免上生理课程,遭到学校拒绝,他为此上告欧洲人权法院,遭败诉。这一裁决也暂时平息了这一案例在瑞士引起的轩然大波。

对于瑞士的教育界来说,这一判决的精髓在于:针对性教育教师必须按照年级和适当的情况因人而异地进行。Beat Zemp,瑞士一位高级教师对于欧洲人权法院的判决表示拥护,他认为青少年必须接受性教育。

无论是参加游泳课、参加圣诞歌曲合唱还是上生理卫生课,总是会受到一些家长的反对(尤其是有穆斯林背景的移民家长),为了给孩子免除这样的活动,这些家长往往还要告上公堂。

欧洲人权法院的判决就是一个实例。对于瑞士的教师来说,生理卫生课程的宗旨是为了让学生有防范性侵的意识,而在保守人士看来这是让青少年“过早涉及性”,会起到反作用。

Beat Zemp,瑞士高级教师。

(Keystone)

Beat Zemp也是瑞士最大教师协会的主席,他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意味着什么?

Beat Zemp: 虽然这次欧洲人权法院的判决只针对巴塞尔的这个案例,但是实际上它也同样有着普遍的意义。

Swissinfo.ch: ……也就是说?

B.Z.:……也就是说开设生理卫生、性教育课程的其他州受到了这条判决的肯定。瑞士联邦法院之前就已经作出了类似的判决,在相应的年级,学生不能缺席生理卫生课。

swissinfo.ch:什么叫合适的年级和适合的状况?

B.Z.:比如,那个木制男性生殖器和毛绒女性性器官的教具(请参阅下面的信息栏),就不适合低年级的小学生使用,而只适用于小学高年级的学生。

受争议的生理卫生教具

7年前巴塞尔城市州推出了一个生理课教学大纲,令保守派非常愤怒。导火索是一个所谓的“性感箱子”,里面是一个木头做的男性生殖器模型和一个毛绒制作的女性性器官教具。后来这个箱子虽然被取消,但是性生理课程却依然留在了教学大纲中。

信息框结尾

而适合的场合则是指:比如当老师怀孕了,学生们问道:宝宝是从哪里来的,或者学生们在游戏场找到了一个安全套的时候,就是最恰当的时机。

swissinfo.ch:那么在这种正确的时机,教师应该怎样做出正确的反应,您能举个例子吗?

B.Z.:在小学校园里,经常会听到这样的骂人话:“你这只同性恋猪”,而实际上,这些小学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同性恋。这时候老师就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向孩子们解释:这个世界上不仅存在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也存在男人之间和女人之间的爱。而我们没有理由骂他们。关键在于不要躲避,而是要适时地做出反应。

swissinfo.ch: 有些家长认为,性教育应该是家长的责任,而不应该由学校来管,您怎么看?

B.Z.: 性教育的初衷是保护儿童不受性侵。幼儿园的孩子就必须要知道:“我的身体是我的”;“什么是正当的抚摸,什么是非正常的抚摸”。从小学高年级开始,学生的性教育则与预防性病有关。这就令学校有权从家长手中接过性教育的职责。

swissinfo.ch:在瑞士生活着来自各种文化根源的人。那么在小学五年级开设性教育课程会不会引起争端?

B.Z.:在与家长交谈或者家长会上,学校会详细介绍性教育课程的作用及所涉及的题目和授课方式,让家长明确性教育不是为了促进学生对性的兴趣或者付诸行动。这需要赢得家长的信任。这样的公开信息大多数情况下会得到家长的理解。

swissinfo.ch:教师是否可以因为自己不好意思,而避开性话题?

圣歌歌曲案例

一位四个孩子的穆斯林父亲,前不久上告苏黎世州Dietikon地方法院,他的三个儿子必须要参加2016年12月底的圣诞歌曲演唱。学校批准了这三名学生不参加圣诞演出,但是必须参加教堂中的排练。这位父亲不让三个儿子在上课时间去教堂排练,因而受到监管局罚款500瑞郎(约3500人民币)的罚款制裁,这位父亲不服上告到地方法院,遭到回绝。整个争端过程中这位父亲受到受争议组织--伊斯兰中心议会的支持。

信息框结尾

B.Z.:不可以,性教育课程从中年级起就是教学大纲中的必修课。而教学人员可以从外部请这方面的专业人员。

swissinfo.ch:近些年来,总是出现学校被告上法院的情况,法院必须做出判决,比如学校是否可以要求学生参加唱诗班,是否必须上游泳课;是否可以悬挂宗教符号或者是否可以把手机带到学校等事宜,难道老师现在常常要面对对簿公堂的局面吗?

B.Z.:有些家长的确想不通,会把学校告上法庭,甚至欧洲人权法院。这样对其他家长也是一种鼓励,如法炮制。

如果像欧洲人权法院这样的高级法院还要处理中学的教育问题,实在是有些令人啼笑皆非。还有因为一位穆斯林父亲只为了阻止女儿上游泳课,而受到罚款处罚,他拒绝交付罚款和几千瑞郎法院费用,而不得不蹲监狱,对于这样的事,我实在无法理解。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