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為何瑞士的Moderna新冠疫苗交易有風險

瑞士也和越來越多的國家一樣,跟製造商簽署雙邊交易以預訂疫苗。 Keystone / Carolyn Kaster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5日 - 09:00

專家指出,瑞士從美國生物技術企業Moderna預訂疫苗一事,表明瑞士對公平分配新冠疫苗不抱什麼希望。而該預訂交易只是瑞士在這方面採取的第一步行動。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數週前簽署了這個交易後,瑞士躋身與Moderna達成協議的首批國家。跟製造商簽定雙邊交易的當然不止瑞士,美國、英國、巴西與日本等國都已支付大筆款項,預訂前景看好的疫苗候選株。

隨著疫苗競賽愈演愈烈,Moderna交易讓很多瑞士人大鬆了一口氣,在他們看來,這是保護瑞士人民的一項必要措施。

然而批評人士認為,這是在打一次代價昂貴的賭,最終還會破壞全球為確保公平分配新冠疫苗付出的努力,連瑞士自己也說過,會支持公平分配疫苗。

“這個交易表明,瑞士人並不相信能夠達成一個公平分配疫苗的全球交易,”瑞士非政府組織“公眾之眼”(Public Eye)的衛生政策主管帕特里克·杜里施(Patrick Durisch)表示。

安全覆蓋

新冠疫苗全球分配機制”(COVAX,英)外部链接是這方面的一個重要全球行動。瑞士很早就表示支持,如今還是世衛組織(WHO)發起的全球合作的聯合主持國,以加快疫苗的開發與公平取得。這一機制的目的是要取得20億劑疫苗,到2021年底前給參與國人口的20%接種新冠疫苗。

在宣布Moderna交易的消息時,瑞士政府稱依然支持COVAX等多邊項目,尋求將來疫苗的公平分配。

杜里施認為瑞士的做法根本是自相矛盾。這位經濟學家估計(英)外部链接就全世界國家來說,各國政府已預購40億劑新冠疫苗,等待在明年年底前交貨。這包括美、英兩國政府分別與AstraZeneca簽署的4億和1億劑疫苗交易。 8月11日川普政府又與Moderna簽署了1億劑疫苗的交易。

然而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估計,到2021年底前,全球只有20-40億劑疫苗的生產能力(英)外部链接。如果各國繼續簽署各自的交易,那麼將沒有足夠疫苗供應貧困國家。

截至目前,只有AstraZeneca和Novovax兩家企業在自己已經簽署的雙邊交易之外,為COVAX預留了疫苗。

可是真有其他選擇嗎?專家都預測在一定時間內疫苗將會供不應求。

“我們應該什麼也不做,等著取得疫苗嗎?”衛生部長亞藍・貝爾賽(Alain Berset)在德語報刊《新蘇黎世報》(Neue Zürcher Zeitung)8月8日(德)外部链接的採訪中問道,“我們正在兩手兼顧:我們自己的供應和公平的國際分配。”

可是這並未讓杜里施這樣的公共衛生擁護者感到放心。

他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從公共衛生角度來看,給瑞士的每位居民注射疫苗,卻讓-比方說非洲的醫護人員-沒有疫苗可以接種,這實在不合理。我們應該保證讓高風險群-例如醫護人員-優先接種疫苗,無論他們身處世界的哪個角落。”

有風險的賭注

這個交易還是一次代價昂貴的賭注。如果成功了,那麼450萬劑疫苗預計夠給225萬人接種,這大約是瑞士人口的四分之一。今年年初瑞士政府就已撥款3億瑞郎用於疫苗,目的在於購置足夠疫苗為60%的人口接種。

儘管沒有更多細節,但德語報刊《每日導報》(Tages-Anzeiger)估計(德)外部链接,瑞士政府基於Moderna自己的定價-每劑32-37美元(約合222.8-257.6元人民幣),向這家生物技術公司支付了大約1-1.5億瑞郎(約合7.3-10.9億元人民幣)。

瑞士聯邦衛生局告知瑞士資訊,自己不能提供合同條款詳情。一般說來,這種預購協約都要求一國政府預付款項來資助疫苗研發,以換取預留一定數量產品的保證。假如開發失敗,那麼這筆錢也等於白費了。

世衛組織透露(英)外部链接,Moderna的疫苗是全球160多個疫苗候選株裡少數幾個進入三期臨床實驗的項目之一。進入最終實驗階段的疫苗一般也有20%的失敗率。這家成立十年的企業雖在開發大約20種藥物與疫苗,但還未有一個產品進入商業階段。

杜里施指出:“該決定很有風險,也很草率。瑞士陷入了疫苗的尋求與炒作。他們擔心自己現在不行動,以後就什麼也得不到了。”

十年前為了豬流感疫苗,各國政府也曾競相簽署類似交易(英)外部链接,最後疫情減輕又不得不找辦法捐獻或者處理掉這些疫苗。

聯邦衛生部門暗示他們還在與其他製造商商談。政府8月11日宣布與瑞士生物技術公司Molecular Partners簽署協議,以取得20萬劑該公司正在開發的新冠肺炎治療藥物Mono-DARPin,這似是將有更多交易的一個預兆。

附加條件

而Moderna已經招來多方批評。該公司取得了大量補助,但其疫苗卻是所有候選株中定價最高的。美國政府為Moderna疫苗候選株已經掏了9.55億美元。

該公司總裁曾公開表示要賺取利潤,相比之下,強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與Astra Zeneca都曾宣布將會以零利潤方式生產疫苗。衛生業網站STAT也報導說,Moderna未按美國聯邦法律要求披露新冠疫苗開發成本。

“各國政府都在開空白支票,沒有任何涉及價格、取得可能與透明度的附件條件,”杜里施感嘆道。

瑞士生物技術協會(Swiss Biotech Association)會長邁克爾·阿爾托弗(Michael Altorfer)爭辯說,對企業而言,基於投資生成利潤很重要。 “否則投資商就會吸取教訓,中止對這個領域進行投資,”他表示。

大型製藥企業已經放棄疫苗、新型抗生素等領域的研發,因為價格低廉導致他們不能取得投資回報。

他指出很多生物技術新辦企業都有這種情況,私營投資商承擔了開發Moderna的mRNA技術初期的風險,這使得該公司在新冠疫苗研發競賽中脫穎而出。

瑞士在Moderna的成功裡也有份。 Moderna已與龍沙集團(Lonza)簽約為其疫苗生產原料藥,而生產基地就在瑞士瓦萊州(Valais)。

瑞士媒體還報導Moderna似乎正在瑞士開辦業務。這些報導稱該公司已於6月底在瑞士商業登記處註冊了駐瑞子公司,8月11日還委任尼古拉·紹爾內(Nicolas Chornet)作駐巴塞爾的歐洲運營總監。

這令瑞士躋身令人稱羨的少數國家之列-既有疫苗在本土生產,又有購買疫苗的財力。日內瓦高級國際關係及發展學院(IHEID)全球衛生中心聯合總監蘇麗·文(Suerie Moon)表示,瑞士政府應該利用自身地位向龍沙集團施加壓力,使之遵守世衛組織對疫苗生產的分配指導方針。

蘇麗·文說:“政府本身也可以採取一種兩者兼顧的方式,即一次性購入一大批疫苗,一部分自用,其餘部分則通過瑞士積極支持的COVAX機制提供給其他國家使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