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中自由贸易 "未来几个月十分关键"



瑞士经济部长、联邦委员约翰·施奈德-阿曼在中国

瑞士经济部长、联邦委员约翰·施奈德-阿曼在中国

瑞士经济部长、联邦委员约翰·施奈德-阿曼对即将到来的中瑞自由贸易协定最后阶段的激烈谈判仍充满信心。无论是中医自由进入瑞士劳动力市场,还是中国猪肉出现在瑞士超市...

7月9日-13日,施奈德-阿曼率领的一支重要商务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为期5天的工作访问。借此我们就瑞中自贸谈判采访了这位经济部长。

swissinfo.ch:施奈德-阿曼委员,这是您第一次以经济部长的身份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次访问的目的是什么?

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N. Schneider-Ammann):总的来说,我此次访问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中瑞两国间的关系。具体来说,就是深化并且推动中瑞自由贸易谈判的进展,希望我们能在2012年的年底结束谈判。所以说,接下来几个月的谈判是十分关键的,相应的,我们的时间安排也非常紧凑。

作为一位老练的政治家,您觉得谈判的进展如何?

虽然我不会过于乐观,但对双方达成彼此都能接受的一致仍充满信心。中国市场对于瑞士的经济发展十分重要,不仅是现在,对于未来更加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改善在华瑞士企业的现状将最终保证并为瑞士国内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最近几周媒体绷紧了对谈判报道的基调,事实是这样吗?

你的感觉是对的,但这也很正常。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原定计划两年谈判期的最后阶段,各方面的讨论日益激烈,有许多方面需要双方妥协。与此同时,关于瑞士公民和中国公民、相关利益集团以及谈判代表本身仍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这当然会带来不确定性和各方面的明显反应。

中方新提出一个关于中医自由进入瑞士劳动力市场的新要求,也就是说在贸易谈判中加入了对移民的要求,这会带来什么结果呢?

你说的很对,我们在进行的是贸易协定谈判,而不是移民谈判。最终,双方将必须集中精力回归到协议的本质,也就是商业谈判上。

您有没有接受过针灸治疗?

没有(笑)。

对于瑞士来说亟须解决的问题有哪些?

我们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降低工业品关税,使知识产权问题正式化,加强法律安全和减少非关税壁垒,本质上说就是减少管制。

谈判对瑞士农民的压力不断增加,因为中国要求减少或免除农产品进入瑞士市场的进口关税。对此,农民说客已经表示反对,您认为农民会就此问题妥协吗?

没有人会自愿妥协,不管是生产商、服务商还是农民。因此,我们也不希望他们就此放弃要求。我的任务是给农民指出新机遇,将优质瑞士产品推广到许多中国超大城市是一个十分有效的商业战略,这其中不仅包括工业品和服务,也包括农产品。

降低农民的压力很重要,我想强调的一点是:我们在谈的并不是一个没有止境的完全自由的农业贸易!不过我们在对各个方面进行了解,其实中国农业和瑞士农业在很多方面是互补的,有许多农产品瑞士不生产,在这些方面我们可以做出让步……

……你所指的不是来自中国的猪肉吧。

不是。在我们的利益受到影响的方面,我们会坚持。而对于双方都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产品,要达成一致将很困难。我们会针对每一种商品进行协商,并试着找到协同点。还有一点:最终还是由瑞士消费者来决定他们会选择哪些食品,优质价高的瑞士食品,或是外国食品,包括中国食品在内...。

联邦委员先生,您以前也是一名工业家,你会允许强大的农业说客—他们代表着为瑞士GDP 贡献1.1%、受到高度保护和补贴的产业—影响并妨碍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吗?

在未来几个月里,我将积极与农业说客寻求对话,并尽力向他们解释自由贸易协定所带来的利益。我会保证公平合理,虽然农业创造的价值相对不高,但却有17万人从事这个行业。我认为保持独立性和目前60%的食品自给自足率很重要。

也许农民还是会反对...

有可能是这样。重要的是彼此之间的合理、透明和尊重。他们也知道市场最终会开放,其实坚挺的瑞士法郎已经使许多外国食品进入了国内市场。

2006 年与美国的自由贸易谈判最终也因农业问题失败,这种情况还会再次发生吗?

什么都可能发生!我的工作是尽力实现充分就业,并使瑞士与国际市场接轨。随着欧洲局势不断恶化,我们需要分散风险,进一步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亚洲市场,与中国间贸易条件的改善将是朝这方面努力的一大步。

在没有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的情况下,瑞士与中国间的贸易已经十分频繁,这是否表示您高估了贸易协定的重要性呢?

两国间的经济关系良好,且与中国的贸易增长迅速。目前,中国已是除欧盟和美国外,瑞士的第三大出口市场,而且未来潜力巨大。为了比其它欧洲国家获得先机,使瑞士企业更具竞争优势,我们希望成为第一个与中国达成该协定的欧洲国家。目前欧盟尚未与中国进行谈判,因此现在的时机最佳。

瑞士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总是很苛刻,很消极,中国方面是怎么看这一点的?这是否增加了谈判的难度?

目前还没有对谈判产生影响,中方十分了解两国之间体系的不同,也不会对偶尔的批评言论反应过激。在此次访问中,中方再次表示与瑞士更紧密合作的兴趣,还对我国在科技方面取得的成就很感兴趣,也希望与我国结成可靠的伙伴关系。

谈判双方之间的差别很大,一个是泱泱大国,一个是欧洲小国,一个是产量大国,一个以奢侈品著称。似乎在谈判中瑞士将获益更大,如果谈判失败的话,也将损失更大。

我可以理解你的这种看法,不过重要的并不只是数量,还有质量。中国对我们有兴趣,是因为我们是世界最具创新性和竞争力的国家之一。

在规模方面,我们不能与中国匹敌,但中国也与如秘鲁、新西兰、智利和哥斯达黎加等许多小经济体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

谈判的下一步安排是什么?

九月份会进行下一轮谈判,期间瑞士国会将对此做出定论。

或者,在全民投票中,瑞士公民会表达自己的想法。

是的,在我们的体系中这种情况也有可能出现。

如果举行全民投票,那将是第一次在双边自由贸易谈判上的投票。

是的,结果也会被合法的接受。在与相关国会性团体(代表国会)进行前期讨论后,我们也十分了解他们的希望。贸易对于创造额外财富十分重要,不过贸易也将增加敏感度。我相信在密切联系的合作伙伴间,更加敏感的社会和生态问题都将可以自由的探讨,并达成最富成效的结果。

中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前提是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伯尔尼方面已承认了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是否使得瑞士失去了一张王牌?

不是这样的,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出于信任。要想做成生意,双方必须彼此信任。

约翰·施奈德-阿曼

原文名:Johann N. Schneider-Ammann

瑞士联邦委员,现任联邦经济部长。是瑞士联邦委员会七名委员之一。

经济部事务涉及瑞士经济活动的所有方面:从农业到职业教育与培训,从消费者到对外贸易等。

Schneider-Ammann毕业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电子工程专业,并在巴黎枫丹白露获得了MBA学位。

在入选瑞士政府之前,他曾任瑞士全民代表理事会成员和瑞士工程、电机与金属协会主席。他已婚,有两个子女。

信息框结尾

瑞士-中国

1950年1月17日,瑞士承认刚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与中华民国解除外交关系,成为最早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

自1979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瑞中两国双边关系得到迅速发展。

自2002年起,中国就已成为瑞士最重要的亚洲贸易伙伴。

中国是继欧盟和美国之后,瑞士的第三大进口国。

中国是继欧盟、美国和日本之后,瑞士的第四大创汇市场。

在中国活跃着300个瑞士公司,700多位瑞士员工。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