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第一猫 别了,图卢茨!

büsi

公猫图卢茨算不上英武、也并不惊艳,但它有一种摄人的气场,征服了瑞士小城奥尔腾的所有居民,也当仁不让地成为瑞士第一猫。

(OLTEN INFO/Andre Albrecht)

这里要讲的不是那个法国城市图卢茨,而是一只叫图卢茨(Toulouse)的公猫,瑞士第一猫。它是奥尔腾(Olten)老城的镇城之宝,被尊崇为奥尔腾之王。图卢茨算不上英武、也不特别惊艳,但绝不一般。它有着着非同寻常的能力和王者风范,用眼神就能够臣服一切,无论对面是一条狗、一个人,还是一辆车!这一点,每个小城居民都可以作证。

刚刚惊悉18岁的图卢茨不在了,到喵星天堂做国王去了。“奥尔腾国王永远地走了”地方报纸做了专版纪念,奥尔腾居民无不唏嘘,有人建议设立公墓,有人要求降半旗 。这里给你讲讲图卢茨以及笔者和它的相遇。

老城活宝

图卢茨并非奥尔腾土生土长。它还是奶猫的时候被女主人Susi Köpfli从伯尔尼高地带到了这里。那时,文具店老板娘Köpfli肯定没有想到,这只黑底儿白鼻、白肚、白爪儿的小子有着怎样的不凡之命。

图卢茨(Toulouse)的名字其实和法国的第四大城市毫不相干,它取的是瑞士德语“Du Luuser”的谐音(当然和loser也无关!),是“小淘气”、“小捣蛋”的意思。名如其猫,图卢茨生性无拘无束,明明有舒适的家,却偏爱在流连在外。

奥尔腾老城就是它的乐园,老城里的每家店铺它都可以自由进出,如入无人之境。在最爱的沃州酒家吃根思华力香肠,到咖啡馆舔一碟稀奶油,之后去花房坐坐,去鞋店转转,当然尤其不能忘记去水产铺尝尝鲜… 老城家家店铺都殷勤备至- 全是冲着它那股不见外、不怕生、坦荡无畏的劲儿。

“图卢茨有着非同寻常的本事:它可以直立跃起,用两只前爪牢牢勾住门把手,同时用后腿蹬门框,回回都能把门打开。” 就算是私人住家,图卢茨也畅行无阻。“天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图卢茨总能成功出入我在老城的公寓,”奥尔腾市政府成员Marion Rauber对地方报纸透露。而图卢茨的“人脉”远不止这些,它还是副市长Thomas Marbet家的常客,时常在那里留宿,“但它经常半夜到我床边嗷嗷叫着要出去,” Marbet回想起来还是又爱又恼。

奥尔腾之王

畅销书《奥尔腾之王》(Der König von Olten)令图卢茨名声大噪。

(swissinfo.ch)

不过,就算再不羁,图卢茨的名气那时还仅限于奥尔腾老城。让它出了大名的还是后来的一本小说。

话说奥尔腾是个富产作家的地儿,瑞士当代最著名的作家之一Alex Capus就住在老城,自然认得“城猫”。在图卢茨10岁那年,Capus的小城故事合集《奥尔腾之王》(Der König von Olten)问世,而图卢茨正是当中穿针引线的灵魂人物,就像现实生活中一样,见证着奥尔腾的老城春秋。

2009年新书一上市便连续20周位列畅销书榜,甚至3周位居榜首。而“奥尔腾之王”图卢茨也一举成名,成为瑞士人心中那只“穿靴子的猫”。光环带上,宠爱袭来。甚至有陌生人打电话给Köpfli太太,想花重金买下图卢茨。这怎么可能!“ 图卢茨是我的,也是所有人的,”Köpfli太太早已不再“独占”图卢茨,谁也不能“独占”图卢茨。

以图卢茨的脾气,别说“占有”,“战胜”都是不可能的。Capus这样写道:“如果你和它在街上狭路相逢,它可不会像其他猫那样溜边儿绕过,而是在路中间站定,射来挑战的目光,俨然自己是一只豹子,至少是一只豹子。有时真的非同寻常。就算前面开来辆汽车,它也是前脚叉开,作出欲起跳状并发出猫吼,直到开车的人被这压人气势惊到,缴械投降,服气地挂档倒车。”

遇见图卢茨

真像Capus写的那样,图卢茨永远是走在路中间的那位。见过它,你就知道。

和在瑞士其他地方一样,奥尔腾市政府每年组织新搬来的居民游览城市。正是那么一天,新居民大队人马地停在在古巷老教堂前,听导游解说历史。说兴正浓时,墙垣转角处忽地现出一个小身影,黑底儿、白鼻、白肚、白爪儿,白眉… 它缓缓走来,最后竟在导游身后不远处端端坐下。正是图卢茨,它不动声色,好像等待讲话的首长。人猫眼光交锋,心照不宣。

慵懒的夏日夜晚,运气好的话你可能会碰上图卢茨安卧于古巷正当间,气定神闲地晒日光浴。兴奋围观,大呼小叫,没问题。图卢茨永远一副心如止水的模样。对于人类的一惊一乍,它早就习以为常。

有一次,老城咖啡馆窗外,一队亚洲游客挤作一团,纷纷俯身拍照。是图卢茨,错不了。以它的气场,折服几位毫无准备的游客不在话下。果然,一会儿人散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影子,悠悠飘过,带着一丝倦意。

图卢茨彼时已在16岁的垂暮之年。2015年,Köpfli太太就公布了“陛下退位”的消息。原则上,图卢茨从此在家颐养天年。不过,一间公寓怎装得下它狂野的心。图卢茨依然会醉倒在药店地下室,会拉响图书馆的火灾报警器,引发恐慌。

今年夏日正浓,老城却不见了图卢茨晒太阳的身影。“奥尔腾之王”于2017年6月30日寿终正寝。18岁,喜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