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学留学生的疫情创作 – 开放关系

今日的社会已经慢慢接受同志婚姻、双性恋或泛性恋,但是对于开放关系的认识仍太少。 (作者提供)

翼豆目前是在苏黎世艺术学院攻读表演艺术硕士的留学生,在瑞士进入紧急状态后,文艺界完全停摆,艺术与娱乐事业必须全面网络发展。此时的她开始想带着观众脱离视觉,进行一场声音的对话。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02日 - 09:30
方常均, 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她开始制作广播剧《淫娃别哭》,并想在广播的声波中挑战听众对于讨论话题的极限,就选择了华人一般最隐晦不谈的“性”,大胆犀利。节目中并探讨社会现象,与一夫一妻的价值走到今日,还符合人类需求吗? 瑞士年轻人情爱间的开放关系是如何进行的?

她说:“如果没有留学瑞士,我是不太可能做这个专题。因为在台湾进行开放关系的人少,再加上我是我朋友圈里的第一人,很多资料都需要自己查,并努力自我觉察。虽在瑞士没有统计数字,但开放关系以不同形式进行,甚至也有人在婚姻关系中进行,总而言之,不难遇到,也确实比台湾多很多。”

swissinfo瑞士资讯:为什么你选择以广播剧作为创作的形式?

翼豆: 广播剧(podcast)近年很流行,连主流媒体也对广播剧的形式有兴趣,netflix著名的动画”午夜福音the midnight gospel”也是广播剧结合动画的作品。

我从欧洲的朋友得知广播剧的重新盛行,长度很适合乘车时听,通常主题明显,形式多样,主题有趣多元。台湾、欧洲或是英语系国家的广播剧都各有迷人之处。

此外,现代科技支援广播剧下载,轻松氛围,有助资讯吸收。这是因为人们都喜欢与人建立联络,互相分享知识和想法时,产生情感流动。也由于是聊天的形式,一些随机的内容进入意想不到的深度,也常一不留心就超出范围扩大了话题。

开启话题,如同展开一场奇幻又深入的探险,深与广都兼顾了。

瑞士资讯:请定义何谓开放关系?

翼豆:开放关系是一个人同时公开与两人以上交往,并诚实告诉伴侣。伴侣们也能同时与其他人交往,但彼此的关系是互相支持,以共荣为目标:为伴侣在另一人的身上得到幸福与满足感到高兴,不是忌妒和占有等无助于关系的因素。

困难之处是,需要一直面对变动、情绪处理、安排时间。要想成功的主因是自我觉察、讲究沟通技巧,并同时尊重伴侣与诚实。

瑞士资讯:你觉得在台湾或是亚洲,发展开放关系最大的阻碍是什么?

翼豆:我觉得是社会眼光,这牵涉到主流媒体在介绍开放关系时,还在一种“看好戏”、“玩真爽”、“淫乱”等,既消费性又表面的角度。

现在戏剧中对开放关系的呈现仍以嫉妒、淫乱为多。而人生抉择的种种效应、内心转折和成长学习等,开放关系所面对的问题层面,与单一伴侣关系本质不同,我在其中经历失恋崩溃时,学习不让情绪掌握自己,回想读过的理论基础,进而能检视结束了的关系。

但主流媒体肤浅介绍造成一切平面化,例如 : 女性被期待变成同一样貌,单身、稳定交往、剩女、熟女等等,这些社会期待与人生追求根本都无关。我们却拥抱它们,甚至双手把自己献上当祭品,或是接受父权而忽视自己在架构下的不平等或是不合理。

瑞士资讯:开放关系和开放性关系有什么差别?

翼豆: 开放关系如同我们对体制结构的想像,当我们去思考关系时,也可以思考为什么执着于单一伴侣关系。多数人并没想过一夫一妻制存在的合理性,而是自然地接受了。

在一夫一妻制之下,很自然地伴侣就是唯一的性对象。然而,在探讨开放关系时,也直观地把“开放关系”和“性开放”连结在一起。

但并不是每个开放关系的人都是为了满足性需求,人的需求有差异性。进入开放关系有着不同的原因:政治取向、追求个人心灵成长,性幻想、扶养孩子等等。不把全部的自我需求放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在不同个体(伴侣)中得到满足。

性只是开放关系中的一部分,就如同关系经营一样,人们的关系有依恋、依赖、浪漫爱(Romance)、性,甚至同胞爱、友谊等等。单一伴侣关系中,一个伴侣必须满足所有的需求,其实强人所难。

在进行开放关系时,诚实、沟通、尊重是必要因素,我们必须对所有伴侣开诚布公,并尊重个人的感受。这与只讲性开放是不同的概念,同时也不是单一伴侣眼中的劈腿与滥交。

瑞士资讯:你在台湾和瑞士主张开放关系的经验如何?在瑞士发展开放关系就完全没有限制吗?

翼豆:只要是人,在第一次接触开放关系时,很容易有误解,而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不小心而面对更多异样眼光。当初在台湾,资源很少,我的身边也完全没有个案。

在瑞士仍有限制,但在欧洲社会的各族群,如女权、酷儿 、LGBTQ等团体努力下,在大众的心里“性”已经不同以往那般禁忌。但与之相比,开放关系的概念却尚未普遍被接受。

在台湾时我必须自己找资料做研究,提到时也要想清楚从哪一个观点切入,才不会让自己遭受到异样眼光。父权结构、污名性权等等传统眼光,短时间内很难改变。不只台湾难,世界也难。

来瑞士才发现,原来我不孤单。在欧洲个人主义较盛行,进行开放关系的人多,但要和资本主义里趋向自由化的个人主义区分。开放关系里的个人主义是看见自己的需求,透过沟通来经营形态不同的关系。

这不是玩弄感情,不管别人感受,开放关系的人并非不尊重他人的自私鬼。我在每一段感情中更认识了自己。爱多个人,你并非我爱中的三分之一或是四分之一,我对你的爱也是完整的。爱如同在培养皿中增生滋长,是加叠的,不是切割的。

瑞士资讯:你觉得一夫一妻制为何不适合今日社会?

翼豆:与其说不适合,不如说单一伴侣关系从来就是社会给予的,我们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模式。我想探问为什么是以浪漫爱来组家庭?或为什么只能和一个人发生性关系?或只能爱一个人?为什么不是和挚友共同组家庭?为什么不能多人共同扶养多个小孩?

今日的社会已经慢慢接受同志婚姻、双性恋或泛性恋,但是对于开放关系的认识仍太少。

以吃素来比喻,我从小被教育吃肉很好,就接受了肉,然而我自己观察食物与人类的关系后,决定要吃素。觉察事件的生成结构再下判断,这也是开放关系里反覆练习的功课。

同时我认为今日的法律都在推广一夫一妻制的家庭,这与资本主义家庭的美好形象有关。为什么两个人以上不能组家庭?一个女人如果有两个先生和小孩,那资产如何分配?法律层次除了只保障异性恋的一夫一妻制之外,今日的法律也影响我们的思考。

瑞士资讯:开放关系的最大困难和成功主因是什么?

翼豆:经营开放关系过程,对我是一个心灵的成长。思考人与人关系的可能性,在亲身执行后,常常发现许多过去没思考到的角度与方向,这些发现对关系的经营其实有着绝对的重要性。

举例来说,开放关系中有个重要概念叫“共荣”,这与“嫉妒”是相反的概念,面对伴侣拥有其他亲密关系时感受到的正面情绪。最初我也不清楚,因为这个名词从来不会出现在单一伴侣概念的生活中。

而我想说的是,很多事我们过去无法接触到,但其实它们都能帮助我们建立各种健康关系。而这些与人连结和自我探索的可能性,正是开放关系着重的地方。

瑞士资讯:疫情已经趋缓,广播剧你还会做下去吗?

翼豆:我私下本来就常和朋友分享开放关系的概念,分析他们的自我情感状态,大家都表示心情得到舒缓。我想要在华语世界继续传播开放关系的概念,也记录聊天自省的过程,会持续制作广播剧。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