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要事业还是要家庭 瑞士男人向顾家型暖男转变

越来越多的瑞士年轻男性愿意为家庭牺牲事业。

越来越多的瑞士年轻男性愿意为家庭牺牲事业。

(Keystone)

瑞士是个传统的社会,男主外,女主内还是社会的普遍现象。一般年轻人结婚生子之后,因为国家对年轻家庭育儿上的资助比较薄弱,因此大多数女性会留在家里带孩子。现在出现了一个新趋势,许多年轻男性也宁愿牺牲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拿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

北欧的人注重家庭,这点众人皆知。去过丹麦、瑞典、挪威的人都会见过大街上金发碧眼的俊男靓女,年纪轻轻就已经手里拉着一两个孩子,尤其是北欧男人,健硕的带着纹身的臂膀里抱着一个肥嘟嘟的胖娃娃,那份自豪和温柔简直溢于言表。

瑞士男人虽然算不上是最热爱家庭的暖男一族,但是新一代的年轻人似乎有“变暖”的趋势。一项有代表性的调查得出了出其不意的结果,现代瑞士的年轻男性将家庭和伴侣放在事业之上。尤其是年轻男性希望能做兼职工作而赢得更多的时间陪孩子。

这项由瑞士知名鹊桥机构,parship.ch(德)外部链接所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62%,18-39岁的青年男性认为家庭和伴侣关系比事业重要,在必要的情况下愿意减少工作量;59%同年龄层的男性认为,一位父亲如果兼职工作,生活会更加充实。

爸爸带孩子

儿童心理专家曾得出过这样的结论,常和爸爸在一起的孩子会比较勇敢。这一点在实际生活中也有所体现。

来托·林德埃克是一位年轻的爸爸,这一天天气晴朗,大下午的他不在办公室里,而是带着四岁的女儿来到游泳池边。“我们在一起可能会做些和妈妈在一起不敢做的事,比如去深水池、溜冰,等等,”莱托在接受瑞士电视台SRF晚间新闻采访时说。

另一位爸爸阿什拉夫·侯赛因怀里抱着他的小女儿,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我的家庭在一起,看着我的女儿长大,为此我宁愿少挣点。”

年轻人对爸爸这一角色有着与过去不一样的理解,专门为男性介绍兼职工作的猎头公司Job-Portal负责人约克·维勒对此最有发言权,他说:“愿意为家庭和孩子投注更多时间的男人,希望做一个与自己父辈不一样的爸爸,在他们小的时候, 父亲白天很少甚至根本不在家。”

愿望与现实的差距

但是现实与美好愿望之间总是存在差距,实际生活中,真正减少工作量的男性并不多。

瑞士兼职工作统计

目前瑞士10位女性中6人做兼职工作;男性10人中只有1.6人。因此兼职工作的人以女性为主。

一方面兼职工作代表不稳定的工作;养老金不多;进修和升职机会少。

另一方面,兼职工作提供了其他工作的机会,比如照顾孩子、临时工作和家庭工作。

自1991年起,瑞士无论男女员工,兼职工作的人数都在增多。自上世纪90年代,女性兼职工作的人增加了50%,男性增加了约16%。

信息框结尾

在过去的10年中,瑞士兼职工作的男性确实有所增加,但是也只增长了15.9%。究其原因,苏黎世大学的社会学家迪特马·韦策尔(Dietmar Wetzel)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做出了解释:“有时在这种民意调查中,人们容易说一些容易被社会接受的话,但是在现实中却无法实现。也就是说有些男人希望变化,但在具体情况下却又下不了决心。”

但是对那些已经付诸行动的人来说,家庭和事业是不能两全的事情。克里斯蒂安·盖尔特是一位教师,他就是一位兼职上班的爸爸。他说:“如果想搞事业,就要投注时间,而且必须持之以恒,那么陪家人陪孩子的时间肯定少。”

然而在瑞士这个社会,“顾家”的男人还要顶住一些闲言碎语,阿什拉夫·侯赛因对此并不以为然,他说:“在工作场所,有人说我‘窝囊’,不爱上班,喜欢呆在家里, 这些都是偏见,我毫不在意。”

瑞士育儿费用贵

在瑞士托儿费非常昂贵,根据联邦的一项调查显示,一个瑞士家庭的托儿费用占家庭收入的20%,而在其他国家只占3-6%。瑞士电视台在一个报道中找出了这一支出庞大的原因。在瑞士,国家育儿津贴与邻国相比堪称微乎其微,托儿费的重担大部分压在家长肩头。

布里琪特有两个孩子,每周送三天托儿所,每月托儿费要2500瑞郎(15000人民币);另一位妈妈玛艾拉的一个孩子每周三天,托儿费2000瑞郎。瑞士托儿所的费用也与家长的工资高低挂钩。

那么瑞士的托儿所是否比邻国的设施更好?联邦社保局进行了一项调查,副局长Ludwig Gärtner在电视中表示:“我们从各方面进行了比较, 无论是托儿所的规模、空间和教师质量,瑞士的托儿所都不比邻国更好。

缺乏政府津贴 

那么,为什么瑞士的家长要比邻国的家长支出更多的托儿费?调查显示,原来在邻国家长只需担负托儿所费用的25%,而瑞士人则要担负66%。

瑞士人得到的育儿津贴过少,对此家长们感到非常不满。青年家长马丁表示:“希望官方能为年轻的家庭提供更多的帮助,外国的做法对家庭更加友善。”

官方应该对家庭予以更多资助,这点也得到国民院议员Christine Bulliard-Marbach的支持。她说:“地方、州都要予以资助,因为如果女性为带孩子而不能去上班,那么经济领域会缺乏女性力量。”

但是由于托儿费过高,女性宁愿自己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否则出去工作挣的钱大部分都要交给托儿所。

好在现在社会意识在改变,男性也开始有意在家带孩子,尽管目前在瑞士做兼职工作的男人还为数不多,但毕竟瑞士的男人已经有了这样的愿望。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