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版爸爸去哪儿:骑上太阳能自行车重走丝绸之路

帕特里克和他自己动手改装的太阳能车:他将使用这辆自行车从瑞士骑到上海。 Patrick Perret提供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03月22日 - 09:00
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四五岁的孩子应该有怎样的日常?五岁的米米和四岁的安安生活在瑞士,他们正在跟爸爸一起研究一张世界地图,爸爸的手指从他们生活的瑞士小城出发,在欧亚大陆上划下一条长长的曲线,最后停在了大陆那端的上海。20184月开始,他们三人就要同乘一辆爸爸亲手改装的太阳能自行车,沿着这条线骑行1.3万公里,翻过高山、穿越沙漠,横跨13个国家,花半年或者更久的时间,去观察和改变这个世界。

采访帕特里克·佩雷(Patrick Perret)那天,他把两个孩子也带来了,他压低嗓子说,“孩子妈妈临时有事回中国几天,不过你不要让米米和安安知道,他们若知道妈妈回中国没带上他们,可能会有点难过”。

骑行路线

帕特里克和两个孩子计划2018年4月下旬从瑞士西北部小镇La Neuveville出发,骑行到意大利,然后经过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土耳其、亚美尼亚、伊朗,如果他们在7月15日之前到达土库曼斯坦,那么帕特里克和孩子们就会向着“最优路线”前进:穿过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然后从新疆进入中国,一路东下,经过兰州、西安、信阳,直到上海;如果他们在7月15日之前没有到达,那时穿越沙漠就太过寒冷,他们会退而求其次,选择南下从云南进入中国。

End of insertion

为了孩子离开中国

帕特里克出生在瑞士法语区小镇La Neuveville,和许多瑞士人一样,他从小就是个运动健将。他说自己最喜欢的运动是帆船、滑雪板和骑车,这些爱好一直陪伴着他,现在他和孩子们的户外运动时间每天都超过三个小时,有时候米米和安安会骑着自己的小自行车跟在爸爸后面,沿着湖边的小路骑得飞快。至于帆船,帕特里克平静地说起,自己曾经得过欧洲冠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在全民热爱运动且追求极致的瑞士,总有些瑞士人平日里从事着普通工作,家里藏着几块奖牌,一到节假日就去打破世界纪录。所以帕特里克是真心地觉得欧洲冠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帕特里克在太阳能电池行业工作了15年,其中6年是在中国。他的工厂在江阴,生产的是太阳能电池的边框。中国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一方面他创办的工厂至今仍在中国运营,另一方面,他在那里认识了自己的中国太太,并且有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孩子的教育问题,帕特里克决定在退休之后离开中国,回到瑞士:“孩子们快到上学的年龄了,我和太太决定回瑞士。中国孩子的课业负担太重了,他们不停地做功课,根本没有时间玩耍,也不会玩耍。”

采访中,米米坐在爸爸旁边安静地画画,安安拿着企鹅玩具,嘴里发出“关关”的声音。帕特里克请安安保持安静,不要影响采访。米米马上放下笔,走过来教弟弟安静地玩企鹅;安安则睁着毛茸茸的大眼睛定定地看了看记者,然后突然把头靠过来,给了记者一个大大的拥抱。

帕特里克和两个孩子一起研究骑行路线 Patrick Perret提供


为了孩子骑向中国

瑞士的孩子四岁上学,米米已经度过了一年学校生活,安安也本应在今年开始上学。可是,帕特里克改变了主意。他决定自己动手改装一辆使用清洁能源的轻便小车,带着孩子们花上半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重走丝绸之路。

使用的自行车

瑞典的“Velove”公司为帕特里克提供了一辆送货用的自行车,帕特里克自己动手,在这辆四轮自行车后面加上了两个座位和一个拖车,车子的中部装上发动机,两侧各装上一部相机。帕特里克昔日在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工作伙伴会为车子装上两个长度为86厘米的太阳能电池板,小车使用的全部能源都将来源于此。

End of insertion

“我和孩子们会向人们证明,小巧轻便的代步工具可以满足城市中的大部分交通需求。”帕特里克认为,城市中来往穿行的私家车大多重达一吨以上,但是车上常常只坐着一两个人,大量的能源消耗在“运输汽车本身”上,真正用来“运人”的能源不及十分之一,这是巨大的能源浪费。

帕特里克在清洁能源行业工作多年,他对全世界的环境现状十分忧心,“我们并不是地球的主人,我们的孩子才是。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决定了他们会拥有一个怎样的地球。可是,各国政府关心的仍然是他们的钱包和形象,并不是真心地推动清洁能源行业”。

“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决定了我们的孩子会拥有一个怎样的地球。”

--帕特里克·佩雷

End of insertion

帕特里克还分享了一段经历,“有一次我们全家在海南,有一辆摩托车在等红灯。那个人一直没有熄火,摩托‘嘭嘭嘭’冒着黑烟。我走过去问,你的孩子坐在你后面,你不怕他吸入尾气吗?那个人赶紧熄了火。他们只是没有意识,对环保没有意识。”

帕特里克相信,自己必须为孩子们、也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他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法),一方面用于宣传自己的环保理念,另一方面以此寻求志同道合之士的帮助。他说自己的退休金足以应付旅行中的支出,只是改装车辆和安装太阳能电池板需要大约1.6万瑞郎资金,他自己已经投了一部分钱,但仍希望能有瑞士或中国赞助商加盟他的骑行计划。

当记者问及如何看待瑞士阳光动力号太阳能飞机环球飞行(多语)一事时,帕特里克满脸的不屑,“阳光动力号是最大的污染。我的骑行计划的意义与之完全相反。他们的环球飞行花费了大量的能源、人力和金钱,但除了哗众取宠,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对于普通人来说,太阳能飞机遥不可及。而我的太阳能自行车轻便环保,耗能少、占地小,能够解决我们正在面临的环境问题。更重要的是,你马上就能买一辆,明天就骑着去上班。这是我们切切实实能为孩子们做的。”

“阳光动力号是最大的污染。我的骑行计划的意义与之完全相反。”

--帕特里克·佩雷

End of insertion

为了孩子有爱同行

帕特里克为了孩子们的教育离开中国回到家乡,可是瑞士学校的现状也不能令他满意。“这里仍然用跟40年以前一样的方式培养孩子。但是孩子们天赋各不相同,可能是视觉型、听觉型,可是我们只有一套评价体系。”帕特里克坚信,学习并不一定要发生在课堂上,而是需要用对每个孩子独特的关爱,帮助他们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学习,而不是整天把他们留在电视机前。

谈到孩子们年纪尚小,这样的骑行计划是否太过危险时,帕特里克表示,最危险的地方从来都不是在远行的路上:绑架、车祸、走失,这些危险常常潜伏于熟悉的环境中,外出远行时孩子们整天在家长的注视之下,反而是最安全的。他决心带上米米和安安一起骑行,也是认为家长的陪伴对于他们的成长至关重要。

孩子们妈妈珍珍在采访中表示,她本来计划加入骑行,但是她刚巧找到了心仪的工作,也十分珍视在瑞士的工作机会,所以她会在假期时加入三位勇士,租上一辆普通的自行车,与他们共同前进。谈到骑行中会途径一些偏远地区,甚至还有为期三天的沙漠穿行,珍珍表示自己其实有些担心,但是看到帕特里克信心十足,她也愿意支持这次探险。她说,“他很爱孩子,他想给孩子们的不只是物质上的东西。”

帕特里克说,他们并不急着赶路,预计每天骑行不会超过三个小时,所以孩子们仍有足够的时间正常地生活和玩耍,停下来观察和感受一路的风景和人情。但是他们不会绕路去名胜之地,因为他认为对于四五岁的孩子来说,耐心地用爱陪伴他们,帮助他们在远行的过程中认识自己、也认识这个世界,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他们到达上海之后计划如何呢?帕特里克一手搂着一个孩子,大笑着说,“这个我们还没有计划好,我们应该不会停留很久,如果孩子们感觉良好,我可能会带着他们换一条路,再花上半年时间,骑回瑞士!”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