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金妤歆作品 躲过恐袭、进过警局、我在这里遇到了…

这大概是我和瑞士开始有更深渊源的一个开始,没有憧憬已久,没有筹谋盘算,仅仅是一个阴差阳错和一个机缘巧合。

这大概是我和瑞士开始有更深渊源的一个开始,没有憧憬已久,没有筹谋盘算,仅仅是一个阴差阳错和一个机缘巧合。

(金妤歆)

“你还好吧?听说慕尼黑恐袭了,但目前没有报道提及中国公民伤亡。”

“我没事,在洛桑呢。”

去年的7月22日,很多朋友,都一个个过来关心我的安危,其中也有一条来自于一个许久没有联系的朋友,我曾帮助查询过来瑞士读博的相关信息。当时的我说的是,我硕士毕业就想回国工作了。而结果,对方回了国,而我却在去年这个时候准备开始读博,来瑞士。

这大概是我和瑞士开始有更深渊源的一个开始,没有憧憬已久,没有筹谋盘算,仅仅是一个阴差阳错和一个机缘巧合。

回复那条微信的时候,我正借住在朋友家,原本买的是第二天回慕村的车票,一边还在刷着瑞士房子的各类信息。自去年四月到那时,我都在慢慢悠悠地找符合心理价位的房子,联系了很多家,也Skype了不少,基本上不是我觉得对方好像不靠谱,就是对方有更满意的房客,这事儿就这么拖着了。在那个时候,也不曾想过,我发出去的那些邮件里,掩埋了一个定时炸弹。而这时候,我也在朋友的催促叮咛中感受到了找房的困难与紧迫。

因着慕尼黑恐袭(后来说明只是枪击案),我就征得朋友同意后多住一晚,延迟一天回去,顺便再看看房子。而出发前网站的匆匆一瞥,心血来潮的决定,就带着我来到了现在住的地方——伯尔尼附近的一个村庄,低矮的传统建筑,刻着1894,带着穿透历史的安宁与祥和;一旁的牛儿晃着尾巴,摇着铃铛,好不惬意;不远处是大片大片的田地,再远处,是村庄和树林。当时,不禁一阵欢欣雀跃——“要是能住在这里就好啦!”我默默地对自己说,尽管那时候还不知道房东会不会接受我。

同时,我走前,朋友银行卡被冻住,而在长期住处落实前,作为临时落脚点的学生宿舍房租急需交付,于是我便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取出钱垫上了租金。再后来,我们都很开心地找到了可以常住的地方,她的合同开始得早,那间洛桑的宿舍也闲置下来了。后来,我临时在那里落脚了一两天,也是在那里,我意识到曾经自己不在意的小举动,给自己挖了个意想不到的大坑。那时,是去年的八月。

有人通过Facebook找到我,问我是不是在出租房子并发给了我邮件原文截图。我一看,就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的信息被冒用行骗。这封邮件和五月我收到的邮件太过相似,而那时我正在找伯尔尼的房子。虽说有些怀疑,但抱着侥幸心理以及觉得最后不汇押金我也没损失的心态,我把我的护照扫描件发给了“房东”,最后觉得很不对劲就没汇押金,那事儿也以为就这么过去了。但竟没想到,此人还冒用我身份行骗,而因为是英语名,我一时也无法证明,对方确实是冒充我而非其他人。于是,我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我没有多余房间出租并提醒大家该邮件很可能是在行骗后,便开展了“钓鱼执法”的“反侦察”活动,和那个“假我”斗智斗勇。尽管期间犯了在邮件末尾顺手签上了自己名字这类低级错误,只好另外注册身份再等待“不法分子”上钩,最后我仍然拿到了对方冒充我的真凭实据——用我的名字以及我护照上的签名抠图和我(假装的某人)签合同,以及对方的巴克莱银行账户(开户人是另一个人的名字,对方声称那是“我”的代理律师)。我试图在洛桑的街边警察局报案,警察局小哥长得很帅,然而英语实在不好,并且漫不经心地表示——“哎呀,网络诈骗很常见的,你也没有损失,就算了吧,没事的。”我不放心,在到达伯尔尼后,拎着我的小行李,固执地去了国会大厦附近的伯尔尼警察署报案,亲切的警察姐姐耐心听我讲了三个多小时德语陈述细节,记录后问我要不要追查起诉,并说明了这类网络诈骗即便有银行账户,依然很难追踪,起诉需要我付费,鉴于我没有损失,她不建议我起诉,但因为也牵涉慕尼黑,所以可以去当地警局再备个案,以便更好的免责。于是,我后来又去慕尼黑警局对着帅气的拜仁警察坐了三个多小时。

都说“好事多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概就是如此。

我的房东妈妈会带着我参加邻里的聚餐活动。

(金妤歆)

我是如此庆幸我遇到的房东,我会和爸妈还有朋友说,他们是我瑞士的爸爸妈妈。我的房东妈妈会带着我参加邻里的聚餐活动,会在我睡懒觉的时候以为我身体不舒服而担心地问我,会和我分享他们听到的看到的趣闻和讨论关于中国的事情,还会偶尔会送我点心又或者是花。瑞士爸爸在九十年代还去过中国,所以他还问我,你们还穿那绿色的军大衣么,那个很保暖。房东家那只呆萌呆萌的小黑狗Jana,喜欢逞能狂吠其实敏感胆小,也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慢慢亲近我了。但这只小馋狗呀,只有在我手里有吃的时候才会特别热情,吃完,就摇摇尾巴,屁颠屁颠地走了,连头都不让摸一下。

今年房东妈妈生日的时候,我请了半天假,给她做了一桌简单的中餐,她可开心了,告诉我,房东爸爸两天后生日,可以当做一起庆祝了。然后两天后,她还是又给房东爸爸订了个匹萨庆祝,哈哈。有时候休息在家,看着女房东蹦蹦跳跳地在花园里忙活,又或者和小黑狗玩耍,我总会有种房东还是个少女的错觉。哦不,她就是一个少女,善良真诚,听到不公平和残忍的事情,也会义愤填膺。而她给小孩子上课,教导很多事情的时候,我又觉得,她很有母爱。更为可贵的是,房东妈妈跟我说,尽量不要用化学用品洗厨具,平时洗漱也要注意买可降解的,因为这些会给水系统造成负担;并且,不用化学用品的水可以储存起来浇花,“我们的人均资源消耗量和碳足迹都要比亚洲国家高,我们要有节约意识”。我的房东妈妈呀,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瑞士公民,在瑞士,一定还有许许多多其他人,也同样如此思考。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瑞士的好山好水,也让这里的人们,心态年轻,心地纯净,也永远有那么一方童心在那里。

还有我的瑞士同学,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句话开始,我们开始聊各种事情,比如他在Tinder上结识的女性朋友在交谈甚欢后不理他了,或者总是催着他见面,又或者是瑞士街边的海报上又在吐槽瑞士的什么政策。我偶尔会笑话他在火车上左滑右滑地刷Tinder,而他则会吐槽我固执又孩子气。最开心的谈话大概就是我们互相问对方,研究课题搞得如何了,然后听到对方说,没有什么进展耶,彼此都松一口气。哈哈哈,然后又意识到,貌似这样的谈话会给自己带来不良潜意识,于是顺口再互相吐槽。他偶尔会不小心把瑞士德语发到我手机上,然后我便抓紧机会学习苏黎世一带瑞德的写法并发现了一定的规律,然后再仿写。无一例外被吐槽,看着太别扭了,而且还被告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法,“你学了也只是学了我的瑞德写法,只能用来跟我沟通”,然后一脸坏笑。于是,我们又恢复了英语+标准德语的沟通方式。在那些时候,我没有感受到国籍和地域抑或是语言带来的隔阂,只有他乡遇友的欣喜。

因为博士项目原因,我身边的各个同事也都是瑞士人,他们都很友好,还有一个语言和运动狂魔同事,除了喜欢向我们安利(推荐)各类跑步赛事外,还很喜欢学语言。在同时学习瑞典语和芬兰语之余,因为我的到来,他又把“魔爪”伸向了“中文”。起初表示中文难度太大,先缓一缓,但自从他用中文写一封邮件祝我生日快乐,我夸他很有写中文诗的天分后,他就开始乐此不疲地“写”不太看得懂的中文邮件了,认真地可爱。

瑞士,一见倾心,百看不厌,我心安处即我家。

(金妤歆)

还有我热爱瑜伽,练习十载有余的同事,在上班之余会带领我们领略瑜伽之美;有在车上无意中遇见的两个十几岁的小孩,坚持着各自的舞蹈和绘画的梦想,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了和瑞士山峰上一样清晰璀璨的星光。

在瑞士遇见的中国同胞们,也都很友善靠谱,有学术卓越认真严谨的学者,有创新勇进敢于尝试的创业者,有车技一流热心帮助的导游,也有追逐梦想的舞者,还有喜欢山水摄影喜欢游玩和热心助人的同学们。

廖一梅说,人这一生里 ,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奇,稀奇的是遇到理解。而我觉着,更难得的,是遇见契合。

爱上一座城,只因城里人;爱上一个地方,也是如此。瑞士,一见倾心,百看不厌,我心安处即我家。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躲过恐袭、进过警局、我在这里遇到了…

躲过恐袭、进过警局、我在这里遇到了…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