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阿爾卑斯山冰川又是情況糟糕的一年

阿爾卑斯山最大的冰川,位於瓦萊州的阿萊奇冰川表面從其底部開始每年降低五米以上。 Keystone / Anthony Anex

儘管今夏氣溫相對較低,但瑞士冰川仍在融化。兩位攝影愛好者的照片顯示了阿爾卑斯山正在發生的變化。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8日 - 09:05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今年瑞士“ 7月份典型的夏季炎熱並沒有特別明顯”,炎熱天數“大大低於” 2019年7月。

聯邦氣象辦公室(MeteoSwisse)月報證實了瑞士民眾的感受:除前幾天外,到目前為止,今年夏天還沒有過去兩年那麼悶熱。

這對於老人、病人、孕婦以及高危人群來說是個好消息。對於那些在山區度過夏天,觀察阿爾卑斯山冰川健康狀況的人來說,也是個好消息。

瑞士冰川記錄網(GLAMOS,多語)外部链接主任馬蒂亞斯·胡斯(Matthias Huss)就是其中之一。他指出,根據對六個冰川進行的中間測量結果,今年的情況要好於最近的極端年份。

然而,“對於冰川來說,2020年也可算是糟糕的一年,因為我們觀測到冰川的總量大大減少。”馬蒂亞斯·胡斯指出,氣溫比過去兩年低,但冬季末的積雪(保護冰川免受太陽光線侵蝕)並不厚。

通過圖像能看到的變化

1850年來,阿爾卑斯山冰川總量減少了近60%。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在《自然通訊》雜誌(Nature Communication)上發表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冰量減少最為嚴重。

該研究的共同作者,地理系的克里斯蒂安·索默(Christian Sommer)評論說: “瑞士有最大的冰川,但也有最高的冰川融化速率。” 例如,阿爾卑斯山最大的冰川,位於瓦萊州的阿萊奇冰川表面從其底部開始每年下降五米以上。

但僅憑數字還不足以了解冰川正在發生的事,以及冰川的後退如何改變整個阿爾卑斯山的景觀和生態系統。因此間隔數年拍攝的冰川照片具有很高價值。例如,丹妮拉(Daniela)和西蒙·奧伯利(Simon Oberli)十多年來在其網站GletscherVergleiche.ch(英、德)外部链接上記錄了瑞士冰川發生的許多變化。

瓦萊州羅納冰川,海拔2210米。照片拍攝於2007年6月28日(上)和2019年7月5日。 Simon Oberli, GletscherVergleiche.ch / SwissGlaciers.org
瓦萊州朗格冰川,海拔2068米。照片拍攝於2006年10月16日(上)和2016年8月22日。 Simon Oberli, GletscherVergleiche.ch / SwissGlaciers.org
瓦萊州格里斯冰川,海拔2500米。照片拍攝於2003年8月19日(上)和2018年9月27日。 Simon Oberli, GletscherVergleiche.ch / SwissGlaciers.org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