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卑斯山冰川又是情况糟糕的一年

阿尔卑斯山最大的冰川,位于瓦莱州的阿莱奇冰川表面从其底部开始每年降低五米以上。 Keystone / Anthony Anex

尽管今夏气温相对较低,但瑞士冰川仍在融化。两位摄影爱好者的照片显示了阿尔卑斯山正在发生的变化。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8日 - 09:05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今年瑞士“ 7月份典型的夏季炎热并没有特别明显”,炎热天数“大大低于” 2019年7月。

联邦气象办公室(MeteoSwisse)月报证实了瑞士民众的感受:除前几天外,到目前为止,今年夏天还没有过去两年那么闷热。

这对于老人、病人、孕妇以及高危人群来说是个好消息。对于那些在山区度过夏天,观察阿尔卑斯山冰川健康状况的人来说,也是个好消息。

瑞士冰川记录网(GLAMOS,多语)主任马蒂亚斯·胡斯(Matthias Huss)就是其中之一。他指出,根据对六个冰川进行的中间测量结果,今年的情况要好于最近的极端年份。

然而,“对于冰川来说,2020年也可算是糟糕的一年,因为我们观测到冰川的总量大大减少。”马蒂亚斯·胡斯指出,气温比过去两年低,但冬季末的积雪(保护冰川免受太阳光线侵蚀)并不厚。

通过图像能看到的变化

1850年来,阿尔卑斯山冰川总量减少了近60%。埃尔兰根-纽伦堡大学在《自然通讯》杂志(Nature Communication)上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瑞士阿尔卑斯山的冰量减少最为严重。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地理系的克里斯蒂安·索默(Christian Sommer)评论说: “瑞士有最大的冰川,但也有最高的冰川融化速率。” 例如,阿尔卑斯山最大的冰川,位于瓦莱州的阿莱奇冰川表面从其底部开始每年下降五米以上。

但仅凭数字还不足以了解冰川正在发生的事,以及冰川的后退如何改变整个阿尔卑斯山的景观和生态系统。因此间隔数年拍摄的冰川照片具有很高价值。例如,丹妮拉(Daniela)和西蒙·奥伯利(Simon Oberli)十多年来在其网站GletscherVergleiche.ch(英、德)上记录了瑞士冰川发生的许多变化。

瓦莱州罗纳冰川,海拔2210米。照片拍摄于2007年6月28日(上)和2019年7月5日。 Simon Oberli, GletscherVergleiche.ch / SwissGlaciers.org
瓦莱州朗格冰川,海拔2068米。照片拍摄于2006年10月16日(上)和2016年8月22日。 Simon Oberli, GletscherVergleiche.ch / SwissGlaciers.org
瓦莱州格里斯冰川,海拔2500米。照片拍摄于2003年8月19日(上)和2018年9月27日。 Simon Oberli, GletscherVergleiche.ch / SwissGlaciers.org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