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中国,瑞士有良好形象。在美国,你谁都不是。”

Raphaël Grand

瑞士外派记者们从世界各地向瑞士观众播报着全球时讯。瑞士法语电视台记者Raphaël Grand就是其中一员。7年间,从中国上海到美国华盛顿,已经成为瑞士国际新闻领域为人熟知的一张面孔。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30日 - 09:00

并非从小浸淫

Raphaël Grand,39岁,瑞士法语广播电视驻华盛顿记者。 Rts/laurent Bleuze

但是,这位39岁的瓦莱州人最初并没想从事媒体工作。在拿到理科高中毕业文凭之后,他的愿望是进入沃州工程师及管理高等专业学院攻读媒体管理专业。他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工程师学业,但是也坚定了一个信念:“这并非我想做的职业。”

Raphaël Grand于是决定去洛桑记者培训学校深造。之后和妻子一道开始了周游世界的日子,同时兼任瑞士法语电视台采风节目《肩上的单峰驼》 (Un dromadaire sur l’épaule)的外援记者。回到瑞士之后,夫妇两人都渴望一种能够“兼顾旅行、工作和家庭”的生活模式。

第一个跳板

2013年,机会出现了。瑞士法语电视台驻中国外派记者职位空缺。“当时没有很多希望被外派去中国的竞争者。于是,我在32岁那年得到了自己的第一个职位。”

他着手在瑞士学习中文,到了中国以后,继续每天一小时的中文课。尽管如此,他“和所有外国记者一样,需要一位当地助手,承担翻译和助理的工作。没有助手,自己无论如何是完成不了报道工作的。”

赴华工作时,Raphaël Grand夫妇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儿子两岁半,女儿9个月。

“中国是充满未知的国度,在那里工作令人兴奋,但是国家政治没有讨论空间,其实可以说没有政治可言。” 再加上环境污染可能引起孩子健康问题的风险,最后一家人决定离开中国,开始新的旅程。

无巧不成书,就在那时候华盛顿外援记者职位正好空缺。“对于记者来说,外派美国的职位有着最高的含金量。那里地位优越、富有权力,是世界第一强国所在地。但是进入这一岗位之前,先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我在中国的工作正好满足了这一条件。”

下载我们的应用软件📱SWI plus📱 接收每日新闻综述,并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流观点。
👉 Android外部链接
👉 iPhone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每小时100分钟的生活

2017年夏天,继在上海居住数年之后,Grand一家移居华盛顿附近,生活的变化是巨大的。“幸亏孩子们之前上的是中英双语学校,因此他们没有适应和融入的困难。” 而对于Raphaël的妻子来说,情况就更复杂一些。她原本在瑞士做幼教工作,但因为丈夫持有的是记者签证,所以她在美国得不到工作许可。她于是决定继续心理学的学业。“我觉得,伴侣也必须能够发展自我,从这份经历中获益,即使这种可能性在国外非常受限。”

报道美国这样一个洲级大国,不仅需要记者充分投入,发挥工作热情,也需要其伴侣能够做出牺牲、灵活配合,尤其是对有孩子的家庭来说。“我太太和我是好搭档。没有她,我根本无法胜任我现在所做的工作。”Raphaël Grand感激地说到。

这一广袤的国家,报道主题源源不尽。当他在现场时,有时会遇到“双重约束”,因为“不羁”的特朗普总统“从不会消停”。一天的工作时间可能会拖得很长。对于记者来说,因为美国政府那边出现新情况,所以回到酒店还要继续上班,这都是家常便饭。 “我尤其记得那一次,我在塞尔玛(位于东南部的阿拉巴马州)采访到一个曾经在1965年同马丁·路德·金一起参加过游行的人。但就是因为唐纳德·特朗普的一位国务卿辞职,我不得不放弃正在进行中的采访,去做两台即时报道。”

奥兰多一场特朗普演讲现场 Raphaël Grand

从东方到西方

最初,Raphaël Grand承认自己难以适应这样的节奏,因为一切都无法预测。 而且,与人们普遍认为的相反,在美国当新闻记者不一定比在中国更容易。中国人对瑞士印象非常好,而在美国,“你谁都不是。采访议员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对他们毫无用处,不能给他们带来更多受众或选票。” 再加上众多媒体之间的竞争,令工作难上加难。

这也是他更愿意接触、采访平民百姓的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时候,小故事里蕴藏着大故事。” Raphaël Grand笑着补充道:“但我不确定,这句话是不是我自己说的!”。他认为,简单的人说话更开放、更坦率,因此也是了解事实的“更佳工具”。

在中国,他经常遭到警察阻拦,但从未遇到过严重问题。“在这里,安全措施很重要。” 由于新闻自由被写进美国宪法,因此从安全角度而言,进行新闻报道不成问题。“但是,参加特朗普出席的活动从来都是特别的经历,因为他不断地将矛头指向记者,指责他们制造假新闻。”

在做驻外记者的7年中,他经历了几起重大事件:2013年刚接任上海工作时,台风海燕袭击菲律宾,造成塔克洛班市(Tacloban)数千人死亡;2015年,尼泊尔地震,还有对新疆维吾尔族人士的镇压(这是他在中国最后做的报道之一,那时他在警察那里遇到很多问题)。最新的事件,发生在明尼苏达州首府明尼阿波利斯:5月25日,一名非裔美国人在白人警察实施逮捕时被射身亡。随后掀起民众抗议浪潮,Raphaël Grand前往现场进行报道。“警察使用催泪瓦斯,并开始向示威者们射击。新闻工作者也成为镇压目标,我的一些媒体同事也受了伤。这令我我意识到,警察对记者也能构成危险。”

明尼阿波利斯的示威者面对武装抵抗。 Raphaël Grand

幸运的是,大多数报道都进展顺利,Raphaël Grand的瑞士国籍甚至还帮了他一次大忙。 那次,他前往美国东南部报道飓风灾难,因超速驾驶被警察拦截。后者注意到他的口音,问他是否是法国人。Raphaël Grand立即答道自己是瑞士人,警察兴奋地说:“啊! 罗杰·费德勒! 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随后,就给他放行了。

至于结束华盛顿的工作后怎么办,Raphaël Grand并无计划。“我努力报道好接下来的总统选举和‘特朗普时代’。至于未来,走一步看一步吧。”

瑞士和美国

据2019年统计数字,在美国居住着逾8.1万瑞士侨民,美国也是海外瑞士人第三大聚集国,仅次于法国和德国。

瑞士经济也越来越转向美国,2019年,美国成为仅次于欧盟的瑞士第二大出口市场。

瑞士和美国的外交关系自19世纪保持至今。早在1822年,瑞士就在华盛顿和纽约就开设了最早的领事馆。60年后的1882年,瑞士政府在华盛顿建立了其欧洲之外的第一家大使馆。

作为斡旋调解者,瑞士持续在美国和伊朗之间扮演着信使的角色。

End of insertion
正在录制《来自华盛顿的报道》播客。 Raphaël Grand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