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从伯尔尼骑到北京:吉尔吉斯坦的石子路

到中国了

(Julian Zahnd)

当我们拐向小路的时候,我们想这颠颠簸簸的路终于到了一个尽头,可惜路不遂人愿,事实上,在吉尔吉斯坦,我们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都是骑在碎石子路上的。有的时候,我们甚至连车把都掌不稳。

吉尔吉斯坦给我们的行程增加了许多额外负担。尽管这个国家非常美,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让我们动心。但它的基础设施太差了,公路已几近荒废,这让我们一个月的骑行分外困难。

可就在这儿,在我们特别需要营养的时候,我们却并没有什么食品可选。很多村落既没有商店也无餐厅,偶尔出现几家,货架上的酒虽然满满当当,其余的却只有干巴巴的饼干,还有一些米。简陋的饮食让我们饥肠辘辘。

无尽的劳累

此外令我们疲劳感大增的是海拔高度,当地的地貌和寒冷的黑夜。上周我们一般是在海拔2000-4000米的高度骑行,而且翻过了好几座山口。

在过最后一个山口时,我几乎难以呼吸。夜晚温度会降到0度以下,幸好我们早有准备,还比较欣慰。

接近中国边境时,低气压引起的阴雨笼罩了我们。我们幻想的奢侈只是:一个温暖的淋浴,一张床,匹萨饼,按摩、咖啡,和什么都不做。

还好中国的喀什近在咫尺,我们希望马上就能到达这座城市。

吃饭睡觉-已成奢侈

终于到达向往已久的伊甸园喀什,我们已经享受了好几天,每天只是吃好的、睡好的。我们经常感慨,尽管是邻国,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在吉尔吉斯坦中等大的城市中,只是散落着几座房屋,很难找到一个市中心,到处都是冗乏、僻静的景致。

可在这里,在中国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大城市,就到处充斥着霓虹灯,我们亲眼见证了中国的建设狂潮和人们对于消费的渴望。

吉尔吉斯坦似乎已经掉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然而对那里我们还记忆犹新。那个国家在我们拜访过的所有中亚国家中,似乎是受俄国影响最大的。

酒精问题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那里到处都是西里尔文字和语言,还有吉尔吉斯坦人的酒文化。当我们穿过田园般的村落,中午时经常会碰到半醉的男人,他们踉跄地穿过街道,嘴里嘟囔不清。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显然很复杂,但其中重要的一条,我们相信是因为低廉的酒精价格。

一瓶高度白酒只要70吉尔吉斯索姆(Som),约合1.5瑞郎。尽管在乡村找到食品不是很容易,但白酒则是到处都有。

景色魅力无穷

尽管穿越吉尔吉斯坦的旅途有些不尽人意之处,但在这一个月里,还是留下了许多有益的经历。沿途的风景非常美,我们如此接近大自然,也感觉深入到了这一国家。

因为经历了种种坎坷,现在我们更明白什么是“奢侈”,我们也更加珍惜在瑞士的幸福生活。

伯尔尼-北京

出于对自由、环保和运动的热爱,Julian Zahnd选择从伯尔尼骑车到北京。
 
他的朋友Samuel Anrig从安卡拉开始,陪伴Julian完成全程。
 
Julian于2011年4月27日从伯尔尼启程。途径意大利进入巴尔干。随后进入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进入中国到达北京。

全程1.4万公里,途径部分的原丝绸之路线路。
 
这位冒险家设想的是日行100公里,以期在11月到达目的地。
 
在那里,他将和在北京工作的朋友们度过几个星期,并于12月飞回伯尔尼。

信息框结尾

Julian Zahnd

Julian Zahnd今年26岁。于2010年秋完成了其政治学及历史学学业。
 
除音乐与体育以外,他还酷爱旅行,特别热衷于骑自行车。
 
这位伯尔尼人在最近几年已经骑自行车完成了从萨格勒布-地拉那(Zagreb-Tirana),再从格拉纳达(Granada)-伯尔尼的旅程。
 
目前的中国之行是他所进行的最长的自行车旅途。

信息框结尾

Samuel Anrig

27岁的Samuel Anrig已在伯尔尼大学结束了其地理学学业。
 
同样热爱旅游的他将陪伴Julian Zahnd完成从土耳其萨姆松(Samsun)到北京的路程。
 
数天前,他们完成了从萨格勒布到地拉那的路程。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