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海拔最高斗殴 瑞士登山家面对家乡媒体:我将永远远离珠峰

, 尼泊尔,珠峰大本营


遇袭后深深的失望:登山名家Ueli Steck(右)和Simone Moro

遇袭后深深的失望:登山名家Ueli Steck(右)和Simone Moro

以快速登山而闻名全球的瑞士登山家乌里·斯特克(Ueli Steck)将永远都不会再回到珠峰地区。自4月28日不幸成为世界“海拔最高斗殴”事件的当事人后,斯特克丧失了对这一登山人最崇敬地区的“信任感”,他在珠穆朗玛峰登山大本营里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采访时谈到。

就在4月28日周日,他和两位登山同行,受到了尼泊尔夏尔巴人(Sherpas)向导的围攻,并遭受了死亡威胁。

愤怒的爆发并非偶然事件,而是多年积攒起来的积怨,斯特克说:“是横亘在两个世界的鸿沟”。

不过他也承认,在2号营地之上与正在铺设商用登山探险绳索的夏尔巴人争吵之后,他们团队的行为可能激怒了当地的登山向导。

法新社报道高山之巅的打斗

法新社4月29日报道,4月27日两名著名的欧洲登山者和尼泊尔人向导在攀登珠穆朗玛峰时发生打斗,引起警方的调查。

据报道,目击者称,登山队当时正前往海拔7470米的第三营,瑞士人尤埃里·斯塔克(Ueli Steck)和意大利人西穆尼·莫罗不顾向导的劝阻,强行从未开发冰路向上攀登,导致冰块掉落砸到了尼泊尔人向导从而引发了矛盾。

报道称,当天晚些时候数名愤怒的尼泊尔人向导,冲入两名登山者的帐篷并与他们大声的争吵,而后双方爆发了拳脚冲突。尼泊尔向导最后还向他们投掷石块。据目击者回忆称,当时情况简直惨不忍睹,两名登山者差点被打死。

据悉,当地警方就这一事件正在展开调查。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什么向你们发起攻击?

Ueli Steck:我也一直在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认为,他们与我们的团队有何个人恩怨。有些问题由来已久,只是最近在尼泊尔爆发了。

我想,我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在3号营地下面,我们曾发生口头冲突。但当我们返回2号营时,近百夏尔巴人开始攻击我们。

swissinfo.ch:有媒体和夏尔巴人说,你在他们安装绳索时,在他们之上攀爬,有欠考虑。你认为,这是问题所在吗?

U.S.:不,我不认为问题出在这里。我们知道他们在装绳索,并没有打扰他们。他们固定绳索是为了商业探险,并不是为了我们。我们不需要。

当然我们要给他们让出地方。所以我们在他们左面50米处开始攀登。我们不想打扰他们,并且注意着,不让冰滑下去。我想,是我们在上面攀爬这个事实影响了他们。他们可能会想:只要我们在山上,其他人就不能出现在这里-这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swissinfo.ch:当你返回2号营时,发生了什么?

U.S.:首先我们要在3号营附近,在海拔7100米处,Z型攀回到我们的帐篷。这时我们必须要越过他们的区。但我们尽量做得小心翼翼。可只要我们碰到安全扣,他们就开始大嚷。当时对话是毫无意义的。

他们非常愤怒,把东西扔到地下,说,要不是我们,他们早就固定完绳索下山了。这让我们非常不安,于是决定替他们把工作做完,在剩下的路上把绳索固定好。

swissinfo.ch:当他们看到你在完成他们的工作时,反应如何?是不是为此,他们才变得很愤怒?

U.S.:回想一下,可能这确实激怒了夏尔巴人。但当时我们觉得我们打扰了他们为商业冒险所做的工作,很不好意思,所以替他们把工作做完了。

可能这令形势更加恶化。因为我们下到2号营后,形势变得不能让人接受:无论如何,没有任何原因可以让三个人受死,无论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无论在山上哪里。

征服珠峰

每年有逾800位登山健将抵达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近几年甚至达到每季500-600人。

春季为主要登峰季节。天气条件适合时,约有60多个探险项目会自尼泊尔(南线)和西藏(北线)的大本营开始。

大部分登山者雇佣夏尔巴人担任向导或搬运工。他们也会运送氧气及固定绳索。

目前已实现6000多次成功登顶。自1953年,共有15'000人试图登顶。

自1953年首次登顶以来,只有150人实现了无氧气成功登顶,其中有3位瑞士人,分别是Erhard Loretan、Jean Troillet和Ueli Steck。1986年,Loretan和Troillet仅用了39个小时,从北线西藏方向成功登顶,创下了最快的速度纪录。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他们真的警告你要杀死你吗?

U.S.:他们是这么说的。当时情况变得失去控制,没人能够制止。对方有100人,他们朝我们扔石头,要杀死我们。

swissinfo.ch:你中断了攀登探险的行为,是因为夏尔巴人这样要求的,还是因为吵得太凶了?

U.S.:如果有100个人朝你说,他们要杀死你,你会怎么想。这100人之中,还有你去年攀珠峰陪着你的人,和你分享过快乐的人。

我非常失望,我的信任感没了。我没法再回到这座山,就算所有人都说,不会发生什么事。谁能保证,这些愤怒的人不会铰断你的绳索、烧毁你的帐篷?

swissinfo.ch:你确信,你没有向夏尔巴人挑衅吗?

U.S.:这里有一个问题。夏尔巴人在这里工作许多年了,他们在尼泊尔属于富有的一群,有些势力。另一方面,他们认为西方人是上山来赚钱的。在他们和西方人之间,有一道深深的鸿沟。

在山上发生的事,是他们多年积累的一种怨气的发泄。是两个世界的鸿沟,是经年的嫉妒累积的。

swissinfo.ch:你和Simone Moro有一个梦想,如今梦想还未实现,你却要离开这里,心里感觉怎么样?

U.S.:到现在为止,我一直都挺不平静的。首先,我高兴,我还活着。当然,我也筋疲力尽,完全垮了。是的,完全垮了,他们把我们的梦想夺走了。我们是一只实力非常强的团队,而且山上的条件很完美。

我敢99%的肯定,我们一定能够成功完成目标,这让我非常心痛。但我不能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再次回到珠穆朗玛,从这点看,夏尔巴人毁了我的梦想。

swissinfo.ch:4月29日你们的团队和夏尔巴人举办了一个和解仪式,冰释前嫌了吗?

U.S.:如果让我说实话,这个仪式令局势平稳,但肯定不能解决问题。对我来说,这只是美丽的辞藻。我们在尼泊尔,我们必须按他们的规矩办。但如果你想到,他们是如何处理之前发生的事情的,真是不可思议。

swissinfo.ch:这摧毁了你对喜马拉雅登山的信任感,是吗?

U.S.:绝对的。这次的经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改变了我对珠峰和坤布(Solo-Khumbu)地区的看法。我爱过坤布谷,到过这里10次。但现在我不想再回来了,不想再奉陪了。我也不必奉陪,这世界上还有许多美丽的山峰。

swissinfo.ch:针对这种情况,你的赞助商会说什么呢?他们能理解吗?

U.S.:他们当然理解。但我们生活在西方世界,这里没有什么是免费的。赞助商也想从我们身上获利。现在我们三个陷入财政灾难,因为我们已经付了很多钱。就算赞助商继续支持我们,他们也是想要些回报的。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