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应该怎样解决家中藏枪问题

一项武器保护动员提出禁止在家保管枪支

(Keystone)

瑞士没有职业军队,一直采取全民皆兵的方式,培养适龄男性公民的军队经验。这些男性公民每年必须服兵役,而服役过程中的枪支则可以带回家中保管。

瑞士国民院将在近日讨论一项名为“防御武器暴力”的动议。发起动议的人提出,士兵的枪支武器将不再允许在家中保管。瑞士军队为降低枪支的风险已经采取了一些相关措施。

动议发起者表示,瑞士社会上应该流通着230万支现代武器。日内瓦研究机构的《小型武器调查》的数据更多:340万支。这都是2007年的数据。

引人注意的是,社会上的这些枪支中,以军队武器为主:252000支枪支在正在服役士兵手中,1448000支在退役人手中。这些枪支大多数保存在家中。

瑞士国民院并不是首次针对“制定枪支法”进行讨论,在过去的几年中议员们也曾提出过许多建议上报国会,但都遭到了否决。

而政治层面的相关讨论也促使联邦国防部(VBS)采取了系列枪支保护措施,同时也对武器法进行了修正。措施中包括2007年10月开始,对新兵“风险考核”中不合格的人及被心理医生注明“严肃对待”的士兵,采取收缴武器的做法。

并未得到很大响应

2010年1月1日开始出现了两条新法律条规:一条是,在兵役结束后,只能在拥有武器证的情况下才能保留枪支。第二条是:所有服兵役人员都可以将他们的枪支寄存在武器库中。

但是直到现在自愿将枪支存到武器库中的武器数量并不多。自开始执行这条措施直到5月底,只有551支枪被保管在武器库中。其中273支在日内瓦,因为日内瓦从2008年便开始推行这一举措。

而其他州,自愿将枪支保存在武器库中的数据则寥寥无几:苏黎世、伯尔尼各50支,汝拉、沙夫豪森和卢塞恩各2支,瓦莱州和乌里州直到5月底都只有一支枪被送到武器库中保管。

对于动议发起者来说,这些数字显然太少,他们要求出台一项法律,禁止枪支在家中保管。就像他们在文中写道的那样:为了保障安全,“尤其是女性和儿童的安全”,也为了降低威胁潜力和防止自杀。

时机创造犯罪

法院心理学家Josef Sachs告诉swissinfo.ch:“现成的武器是胁迫和实施胁迫的风险因素。而保管在家中自己或父亲服兵役用的枪支正好可以用得上。”

Sachs表示,恐吓一般发生在家庭的氛围内。这位心理学家分析道:“如果家里有现成的枪支,那些有意识或者一时冲动变得暴躁的人,都会想到拿枪。”

“如果没有现成的枪支,作案者不太可能改用其它的方法。”Sachs解释说。“用枪作案和用刀作案的人不是一种类型。”

能力证书政策难以实施

动议的另一个要求是,谁想在兵役结束后继续保留枪支,必须出示需求和能力证书。这一点也对其他武器拥有者生效。

2009年底,联邦表明态度否决了这项武器动议,也未给出反建议。困难在于具体措施的实施,确定真正“需求”和“能力”的标准难寻。

在对新兵进行风险考核时,就已经比较困难。正像Sachs所说的,只能做到一种风险预测,他说:“一方面有心理原因,另一方面还要看以前是否有过暴力行为。”

那么什么时候存在风险?Sachs说:“如果我知道有人有过重大暴力经历,有很明显的暴力意识或者曾尝试自杀或自残,这种情况下就很危险。”

但是最终得出一个确定的预测依然非常困难,Sachs说:“这时候必须铤而走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降低有人用枪支作案的可能性。但是无论采取任何措施,100%的保险是不存在的,只能提高安全系数。”

瑞士资讯swissinfo.ch,Sandra Grizelj

预防武器暴力动议

瑞士和平理事会在2002年夏发起“反对小型武器”的宣传活动。这是首次发起关于瑞士将军事武器存在家中的讨论,该活动要求有效修改武器法。

在2006年夏Corinne Rey-Bellet事件后,开始多次就该题目进行公开讨论。和平理事会在2006年秋发起联邦全民动议,建议议会讨论修改武器法。

“预防武器暴力”的提案于2007年9月推出,2009年2月23日征集到106037个有效签名。

2009年12月16日联邦委员会驳回该提案,并未提出反提案。

2010年3月22日国民院安全委员会对该动议也表示反对。

2010年夏季会议国民院对此讨论,秋季会议联邦院讨论。

公民投票定于2011年2月13日。

该倡议要求:

拥有武器必须出示武器需求及能力证明。

禁止私人购买自动火器和“Pump Actions”。

士兵武器应留在武器库而不是家中。

建立中央的枪支登记制度。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