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自发街头派对带来的隐患



《新苏黎世报》办公楼的玻璃在这场骚乱中成为牺牲品

《新苏黎世报》办公楼的玻璃在这场骚乱中成为牺牲品

(Keystone)

在电讯发达的今天,青年们的娱乐已经不局限于室内。一种新的时尚正在形成:通过手机短信召集聚会,年轻人们走上街头自发举行大型派对。

然而这种由匿名者发起的公共场所派对,在瑞士是违法的,上周末一个在苏黎世市中心以这种新形式召集的派对最后以悲剧告终,一场聚会演变成暴乱,警察动用了催泪弹和橡皮子弹。

上周六晚,上千人聚集到苏黎世的市中心参加这个自发派对。刚开始时,一切在和平的气氛中进行,但仅持续了半个小时,聚会上开始骚动,玻璃被砸碎,自行车被捣毁,瓶子、石子满天飞,为了控制局面,警察只好采取了行动。

在这次警民冲突中,8名警察受伤,1名参加派对的年轻女性被送入医院,1名年轻人遭逮捕。造成的物质损失达10万瑞朗。

警方的言论

苏黎世城市警察局发言人Michael Wirz在接受瑞士电视台采访时说:“来参加这个自发派对的人大多是年轻、甚至非常年轻的人,其中包括拥有暴力倾向的人,比如足球流氓,还有一些左翼激进分子,他们利用人多的机会,做出了极端的举动并向警方发动攻击。”

对于警务专家Markus Mohler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趋势,他说:“首先,我们不知道,一个看似正常的聚会,会被一些特殊人群利用转变为暴力行动;另外,现在全球流行的通过手机短信组织的派对,令警方根本无法设防。”

社会学家的看法

原本一场好端端的聚会演变成一场暴乱,年轻人们感到很沮丧。Melina今年18岁,她热衷于聚会,她亲身经历了这场混乱。她在接受《苏黎世每日导报》采访时说:“乱起来以后,我离开了现场,因为我觉得暴力是不必要的行为。但是现在‘我们青年人’成为众矢之的,而警察却成了救世主。其实我们感到自己才是牺牲者,是警察管制、足球流氓和左翼极端分子暴力行为的牺牲者。”

 

年轻人追求更多的活动空间,对于社会学家Richard Wolff来说,是很正常的行为,不应该被警方武力镇压。

他表示:“很明显青年人们只是想在市中心举办一个聚会,因为这里又不用花很多钱买饮料,也不用缴纳昂贵的租金,如果用警备力量对青年人的这一要求加以阻止,是完全错误的战略。”

对此警方发言人Wirz表示:“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告诉那些第一批到达的人,这种聚会是非法行为,对个别人进行身份检查。后来人越聚越多,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面对愈演愈烈的暴力行为,我们不得不采取了行动。”

一场演习

有些市民抱怨,警方的行为不够到位,因为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最后只有一人被捕,对此Wirz表示,警方首先必须将物质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

无论在这场平暴中,警方的表现如何,都可以当作是一场演习,因为这样的聚会将会越来越多,另一个通过手机短信召集的聚会正在酝酿中,时间又是周六,依然是在苏黎世的市中心。

瑞士青年暴力调查

一项在圣加伦州338个初中班级5200名学生中所做的调查结果显示,四分之一被调查人员至少一次受到过抢劫、被打伤、参与过打群架或者曾实施过性暴力。

26%至少一次有过暴力行为;

29%至少一次曾遭遇过暴力;

男性施暴者是女性的3倍;

73%%这种暴力行为发生在公共场所:大街上、广场上、火车站、聚会上、饭店里或者购物中心,只有六分之一该类行为发生在学校。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