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请戴头盔

大多数瑞士年轻人选择佩戴自行车头盔。他们应该被迫佩戴吗? Keystone

要求对17岁以下骑车人佩戴头盔作硬性规定的呼吁在议会遭遇迎击,但一些安全专家仍奋力争取强制性头盔的佩戴。反对者则称,这令骑自行车看似危险运动,担心骑车人的数量会因此下降。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09月27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我支持对大家一视同仁,都必须佩戴自行车头盔,”卢塞恩州立医院创伤外科主任列图·巴布斯特(Reto Babst)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见过那么多起不戴头盔的骑车人的事故,不光是电动自行车,也有普通自行车。”

瑞士每年大约有900人因骑自行车造成重伤,其中几乎一半伤及头部。去年就有36名骑车人因事故过世。

“头盔是冲撞力的第一个接触面,也就是缓冲区,”巴布斯特说道:“如果你不戴头盔,那么头骨就会被撞裂。头盔对最初的冲撞起到缓冲作用,它吸收动能的作用对预防大脑重伤至关重要。”

大多数人都赞成和鼓励使用头盔,尤其是针对儿童。但骑车人不做自我保护是否就该罚款,则是另外一个极有争议的问题。

“适得其反”

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是目前仅有的两个强制使用自行车头盔的国家。其它各地区(包括美国将近一半的州)都对儿童有明文规定。

“我们原则上反对实施强制性佩戴头盔,这也包括对儿童和青少年,”自行车运动游说团Pro Velo会长克里斯多夫·默克利(Christoph Merkli)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表示。

“这会让更多骑车人佩戴头盔,但骑自行车的人的数量却会减少。从健康或安全角度来讲这都不是好事,因为路上骑车的人越多,对他们而言也会愈发安全。因此变成死规定反而是适得其反。”

国际自行车头盔研究基金会(Bicycle Helmet Research Foundation)指出,“骑自行车是一项非常安全与健康的运动,它对预防肥胖症和心脏病等疾病有相当功效,而这两种疾病正是西方国家人口非正常死亡的罪魁祸首”。瑞士每年有3万人突发心脏病,是骑车死亡事故人数的一千倍。

欧洲自行车联合会(European Cyclists’ Federation)发现,“在实施头盔法规的地方,街道上骑车人的数量就会减少。以新西兰为例,从1989/1990年起,骑车小时数已下降55%。而澳大利亚2011年的骑车人数也比1985-86年下降了37.5%。这一切对道路安全并无裨益。”

政府的“父爱主义”

自行车运动游说团推荐头盔的自愿性佩戴-瑞士14岁以下儿童中近2/3已选择了这么做(但15-29岁年龄段戴头盔的比例仅为1/4,见链接)。

联邦委员会与联邦院有意迫使其余1/3也佩戴头盔,但2012年6月国民院断然反对,宁愿把责任交给家长与年轻骑车人自己。

因而《道路安全》(Via Sicura)系列法规在通过时未对头盔作任何强制性规定,不过法规还是对因有助动力而时速愈25公里时的电动自行车作了要求。

“人们并不一贯明智,立法还是有必要的,”交通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徒劳地劝诫,进入了法律父爱主义(通过法律法规,来防止人们自我伤害)的棘手陷阱。在她眼里,不可轻信儿童的个人责任感。

各类交通工具法规

2013年4、5月所作的调查显示,瑞士46%的骑车人佩戴了头盔,但各年龄段人群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见链接)。

根据英国自行车组织CTC的数据,荷兰骑车人中只有0.1%佩戴头盔,瑞典的比例是15%,美国则为38%。瑞士安联公司的报告显示,奥地利的这个比例为33%,德国为11%。

瑞士规定驾车人必须系安全带,不过并非人人遵守。2011年,驾车人与副驾驶座乘客系安全带的比例将近九成,而后排座位乘客系安全带的比例仅为80%。

骑摩托车的人必须佩戴头盔。

骑电动自行车的人所骑的车助动力时速超过25公里时,那么就必须佩戴头盔。

滑雪者滑单板者不必佩戴头盔,但去年佩戴头盔者的比例为84%(18岁以下则为97%)。

(来源:瑞士事故预防委员会)

End of insertion

“小题大作”

“一个小题大作的措施,”瑞士机动性基金会(Switzerland Mobility Foundation)会长弗雷迪·冯格温腾(Fredi von Gunten)如此评价强制佩戴头盔。他指出,既然近70%的年轻人已经戴了头盔,实施头盔法只能产生微不足道的好处,但成本却相当大。

瑞士机动性基金会在全国组织无汽车“慢起来”(slowUp)骑车活动。其它国家的类似活动、骑车上班计划和慈善骑车行动的组织者也都表现了担心,认为强制佩戴头盔会影响参与率。

瑞士事故预防委员会(Swiss Council for Accident Prevention)发言人丹尼尔·梅纳(Daniel Menna)则表示,委员会呼吁强制17岁以下儿童佩戴头盔,因为这不会引起该年龄段自行车使用率的减少,因为“儿童没有转而使用摩托车或汽车等其它交通方式的选择”。

“儿童比成人更加脆弱,需要特殊保护。他们的认知能力也不够完备,不总能估计到每一个险情,”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该委员会也承认,骑车人的安全“不仅仅依赖于头盔”,并推荐一系列附加措施,包括在市镇区域减速、更佳的街道规划,和“热爱自行车”(Love Velo)这类宣传(见链接)。

道路事故统计数据(2012年)

2012年共有339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比上年增加19人。4202人受重伤,18016人受轻伤。

过去30年中道路事故死亡人数逐年递减(2012年出现的增长是由于一辆长途客车失事,造成28人死亡)。1980年有1246人死于交通事故,1990年为954人,2000年下降为592人。

2012年交通事故死亡的339人中,104人死于轿车事故,74人死于摩托车事故,75人为行人(其中20人在穿越斑马线时被车辆撞死)。

死亡的还有28名骑自行车者和8名骑电动自行车者。其中刚过半数死于公路上发生的交通事故,其余则为道路交汇处的事故。

2193名骑车人受轻伤(另有166名骑电动自行车者),840名受重伤(另有78名骑电动自行车者)。

(来源:联邦道路局)

End of insertion

学生面临的危险

上个月由安联瑞士公司(Allianz Suisse)作的一项调研显示,骑车上学是最危险的儿童交通方式,其事故风险比乘校车或步行高了5到7倍。

“因此,如果一名儿童骑自行车去上学,那么我们建议他/她佩戴头盔,”安联瑞士的汉斯-彼得·内默(Hans-Peter Nehmer)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表示:“在发生事故时,若这名儿童-甚或成人-佩戴了头盔,那么受伤的风险会大大减少。”

报告的作者们指出,相比驾车人而言,瑞士道路对骑车人的危险性要高8倍,并称“急有必要”进一步讨论头盔法。

 

然而瑞士自行车供应商协会Velo Suisse并不认同,认为安联的说法是不必要的危言耸听(安联公司也否认会基于保险目的而对戴不戴头盔作区别对待)。

它在一份声明中写道:“不像越来越多的妈咪护送车,自行车才是上学的最理想方式。趁着年轻学习在道路上骑车的规定,既增加了享受,也推广了最环保个人交通方式的使用。”

该协会还补充说,强制头盔法反而不利环保,因为一些骑车人会弃自行车而改为开车。

头盔增加危险性?

根据发表于《事故分析与预防》(Accident Analysis & Prevention)杂志的一项调研报告,驾车人在超自行车时,汽车与自行车的间距会因骑车人戴不戴头盔而有区别,对佩戴头盔者会贴得更近,平均要近8.5厘米。

巴斯大学研究员伊恩·沃克(Ian Walker)写道:“我们知道,在低速行进时跌倒,头盔会很有用,所以对儿童肯定是有好处的,但对被汽车撞到的人来说,头盔是否能提供任何实际保护作用,就很有争议性了。不管怎样,本调研表明,佩戴头盔从一开始就令碰撞更有可能发生。”

为检验另一个推测,沃克戴了假长发,想知道驾车人在超看来像是女性骑车人时,汽车与自行车的间距是否会有变化。在他戴着假发时,司机们开车经过时与他的间距平均拉大了14厘米。

End of insertion

“做得还不够”

那么,在人口800万、自行车约400万的瑞士(这个数据令瑞士在自行车密度全球排名中位居第8),自行车友好程度是怎样的呢?

根据安联瑞士报告,行人与骑车人占瑞士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的33%,而欧洲平均数值只是27%。

此外,2013年哥本哈根化指数(Copenhagenize Index)对全球150座城市的自行车友好程度做了评估,列出了排名前20位的城市,其中没有一座瑞士城市。

 

“尽管在把自行车作为重要交通工具方面,有些瑞士城市名列前茅-这里我想到的是巴塞尔和伯尔尼,可是没有哪个瑞士城市比得上本期评出的20座城市,”哥本哈根化设计执行总裁、城市机动性专家迈克·科尔维尔-安德森(Mikael Colville-Anderse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就是因为做的还不够。瑞士交通工程师仍控制着汽车中心化模式,可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里,城市规划越来越多地围绕着为自行车创造空间,即使是以牺牲汽车空间为代价,并在都市风景中重建自行车的地位,”他透露。

“在这方面瑞士城市还相当老派,赶不上当前城市现代化的趋势,即把自行车重新请回城市。”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