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什么给了我最大的帮助,那就是体育"

Clément Wieilly unknown

“我1944年出生在弗里堡,我们家特别穷,3岁的时候,我和我的两个兄弟一起被送到了孤儿院。

此内容发布于 2014年09月12日 - 11:00
Isabelle Eichenberger,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我经受了饥饿、身体伤害和性侵。我最缺少的是爱。在孤儿院旁边驻扎了一个军队,有一天我一个人站在走廊里,来了一个身穿漂亮制服的军官,他与我说了几句话,第二天他给我带了一个玩具过来,我就问他愿不愿意做我的爸爸,他说这没那么简单。”

14岁的时候,我被送到农民那儿,在那里要干很重的活,所以只能第二天在学校里睡觉。3年我只挣了15瑞郎。之后我又被送到了一个寄养所,并在那里完成了管道工的学徒。4年后因为身体的问题我不得不放弃了这个职业。如果说什么给了我最大帮助,那就是体育。经过努力我成为了一名体育教师。

档案公开以后,我发现我的母亲并没有像人们告诉我的一样-死去,我的父亲-一位流浪汉后来离开了她,而她没有条件养我们。她尝试向政府求助,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把我们送走了。我还知道我在阿尔高州有一位66岁的妹妹,不久前我见到她了。

对于Clement Wieilly来说,一切在2013年全变了,那年春天瑞士司法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邀请所有租赁儿童参加一个道歉仪式,“我去了伯尔尼,并决定要做点什么,这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机会。”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