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结果

媒体评论 瑞士反恐同歧视投票发出“有力讯号”

上周日,瑞士选民通过了对反种族主义惩罚规范的修订案,使其可用于处罚基于性取向的歧视行为,从而关上了围绕男、女同性恋与双性恋者权利方面的一个漏洞。瑞士媒体对选民的广泛支持大多表示欢迎。

投票結果 又一瑞士州提高入籍門檻

繼2月9日的公投之後,瑞士阿爾高州(Aargau)將收緊有關外國人加入瑞士國籍的政策。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這項新策是州議會去年根據基督民主人民黨成員的議案而提出的。在本次全民公投中,阿爾高州64.8%的選民投票贊成州議會的這一決定。 ...

此内容发布于2020年2月10日 上午10:15
显示更多

廉价住房 动议

2020年2月9日公投 瑞士需要10%的经济适用房吗?

在该举措支持方看来,公用住房的最低配额比例将有利于租房人群而抑制投机者利益。其反对者则警示,这种做法不仅危险,还会引发适得其反的结果。“推进经济适用房”动议将于2020年2月9日付诸于全民公投。

仕绅化 养老基金令年轻人无力支付房租

面对投资压力,瑞士养老基金疯狂地投资房地产,因为,投资房地产既安全,又回报丰厚。这就抬升了房价。为了抵制这种现象,瑞士、德国和奥地利的一些绝望的居民提出了公民动议。 

瑞士住房(系列) 瑞士人住不惯中国式住房

上世纪80年代末,瑞士建筑师多纳特·凯伯(Donat Kamber)去了中国,中国传统房屋的水平建筑方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他在瑞士建了4所这样的房子,但这样的房屋与瑞士人的现代住房理念格格不入。

显示更多

禁止基于性取向的歧视

2月9日投票 恐同是一种犯罪,还是一种观点?

歧视同性恋者仍能被接受吗?这是瑞士人民2月9日要回答的问题。极端保守派发起了全民公投,反对一条将同性恋恐惧(简称“恐同”)行为纳入犯罪的新刑事标准,因为他们担心这会侵犯言论自由。非异性恋捍卫者们正积极采取行动。

变性人在瑞士 “我不想死的时候还是个男人”

自杀,还是按照自己的定位当个女人?这是一个两难选择,而Stefanie Stalder必须做出抉择。这位瑞士卢塞恩州的农民是位变性人。她最后选择了生,并且在一年多前进行了性别调整。在48岁的时候,她终于感受到了自由。 ...

瑞士双性人 “我觉得自己既是男人,又是女人”

16岁时,爱德华得知自己是双性人。这一诊断颠覆了他的生活。经过了“噩梦般的几年”之后,他努力接受自己,但至今依然时常感到不被他人理解。这位32岁的日内瓦人对医生未能充分重视自己的病例而感到遗憾。

显示更多

该主题相关内容

以下内容为该主题相关内容

该主题内容

住房的变迁

近100年来,住房的布局发生了巨大变化。

瑞士人住什么房子? (系列) 瑞士“有房阶级”

瑞士的住宅以家庭别墅居多。业主不仅享受着“安居”带来的稳定感,同时还可以自由布置居家环境。但是,房产也带来了诸多义务。 瑞士每两个住宅中就有一个是家庭别墅。在索伦图尔州,这个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二。 ...

显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