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护士走上街头,争取权利

今年7月,英国护士走上伦敦街头,要求提高薪酬并改善工作条件。 Keystone / Andy Rain

全球各地护士在经历了数月同新冠病毒的奋力斗争后,发声要求改善工作条件。瑞士也同样发起了动员,而议会却未表现出着手长期改善护理人员现状的意愿。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22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美国、新西兰、法国、秘鲁和津巴布韦,护士们通过罢工要求改善工作条件。新冠疫情曝光了护理人员艰苦的工作日常:往往人员配备不足、薪酬少且认可度低。而近几个月来护士们所身处的极端状况进一步激发了这个几十年来的诉求。

在瑞士,运动的规模也扩大了:协会和工会合力组建了医疗行业职业联盟(多语)。为期一周的抗议示威活动预计将于10月底举行,随后于10月31日在位于伯尔尼的联邦国会大厦前发起一次行动。

议会谨小慎微的表态

目前议会正在就瑞士护士协会(ASI,法、德)2017年提出的公民动议《争取更好的护理》(多语)进行辩论。议员希望公民能否决该案,但同时又提出了一项旨在实现该公民动议中某些目标的间接反提案:支持培训、提升护理人员的技能。

议会两院目前正在就该反提案的细节进行辩论,尤其在要求各州必须向接受培训的年轻人提供财政资助,或通过基本保险对护士自主提供的服务进行偿付。

瑞士护士协会仍表示遗憾,指出议会提案中没有任何一项旨在保障按需配备人员编制及改善工作条件的举措。而根据瑞士医疗观察所的一项调查(法),46%的护士最终放弃了这一职业,是医护行业中比例最高的。

瑞士虽是好学生,然而……

如果从人均拥有护士数量或新毕业生比重来看,瑞士在国际比较中表现令人满意,但却有一些指标使人担忧。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于2019年发布的最新《健康概览》(多语),瑞士护士薪酬与平均工资之比却是经合组织成员国中的最低之一。

外部内容

在聘用接受海外培训的护理人员比重排名中,瑞士以25%遥遥领先,位列第二。联邦统计局(FSO,多语)的数据同样显示,瑞士医疗护理人员中36%非瑞士国籍:其中有13%德国人、12%法国人和3%意大利人。

疫情期间的情况反映出瑞士对外籍,特别是来自边境地区护理人员的依赖程度:当各国关闭边境以限制病毒传播时,瑞士不得不与邻国进行协商,以批准医疗人员往来,保证医疗机构运作。

外部内容

随着新冠病毒新一波的暴发及从风险地区进入瑞士强制隔离举措,这样的情况仍在持续:某些法国省份已被瑞士政府列入高风险名单,但却对边境地区网开一面。

紧张的实地状况

2012年进行的一项国际研究(法、德)表明,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瑞士护士对工作环境的满意程度相对较高,且精神疲劳感相对较轻。但是,由工会组织Unia于2019年底对瑞士护理人员进行的一项调查(法、德)却显示,90%的受访护士表示自己承压工作,87%的受访护士认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照料患者。大多数人表示他们不得不连轴转地提供护理服务,休息时间得不得到保证,也没有足够的家庭和休闲时间。

我们对瑞士护士日常工作进行的调查也证实了他们承受压力、工作过于繁重及缺乏足够时间照料患者的情况。他们还谴责了行业等级制度带来的压力及对护理人员缺乏关怀的问题。

瑞士护士协会主席苏菲·莱伊(Sophie Ley)强调:“要保证未来护理人员的良好护理质量,就必须配备足够的人员和良好的框架条件。如果近半数人都离开这个行业,只靠在培训上加强力度是不够的。”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