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護士走上街頭,爭取權利

今年7月,英國護士走上倫敦街頭,要求提高薪酬並改善工作條件。 Keystone / Andy Rain

全球各地護士在經歷了數月與新冠病毒的奮力搏鬥後,發聲要求改善工作條件。瑞士也同樣發起了動員,而議會卻未表現出著手長期改善護理人員現狀的意願。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22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在美國、新西蘭、法國、秘魯和津巴布韋,護士們通過罷工要求改善工作條件。新冠疫情曝光了護理人員艱苦的工作日常:往往人員配備不足、薪酬少且認可度低。而近幾個月來護士們所身處的極端狀況進一步激發了這個幾十年來的訴求。

在瑞士,運動的規模也擴大了:協會和工會合力組建了醫療行業職業聯盟(多語)。為期一週的抗議示威活動預計將於9月底舉行,隨後於10月31日在位於伯恩的聯邦國會大廈前發起一次行動。

議會謹小慎微的表態

目前議會正在就瑞士護士協會(ASI,法、德)2017年提出的公民動議《爭取更好的護理》(多語)進行辯論。議員希望公民能否決該案,但同時又提出了一項旨在實現該公民動議中某些目標的間接反提案:支持職業訓練、提升護理人員的技能。

議會兩院目前正在就該反提案的細節進行辯論,尤其在要求各州必須向接受職業訓練的年輕人提供經濟資助,或通過基本保險對護士自主提供的服務進行償付。

瑞士護士協會仍表示遺憾,指出議會提案中沒有任何一項旨在保障護理人員短缺及改善工作條件的政策。而根據瑞士醫療觀察所的一項調查(法),46%的護士最終放棄了這一職業,是醫護行業中比例最高的。

瑞士雖是好學生,然而……

如果從人均擁有護士數量或新畢業生比重來看,瑞士在國際比較中表現令人滿意,但卻有一些指標使人擔憂。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於2019年發布的最新《健康概覽》(多語),瑞士護士薪酬與平均工資之比卻是經合組織成員國中的最低之一。

外部内容

在聘用接受海外職業訓練的護理人員比重排名中,瑞士以25%遙遙領先,位列第二。聯邦統計局(FSO,多語)的數據同樣顯示,瑞士醫療護理人員中36%非瑞士國籍:其中有13%德國人、12%法國人和3%意大利人。

疫情期間的情況反映出瑞士對外籍,特別是來自邊境地區護理人員的依賴程度:當各國關閉邊境以限制病毒傳播時,瑞士不得不與鄰國進行協商,以批准醫療人員往來,保證醫療機構運作。

外部内容

随着新冠病毒新一波的暴发及从风险地区进入瑞士强制隔离举措,这样的情况仍在持续:某些法国省份已被瑞士政府列入高风险名单,但却对边境地区网开一面。

緊張的實地狀況

2012年進行的一項國際研究(法、德)表明,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瑞士護士對工作環境的滿意程度相對較高,且精神疲勞感相對較輕。但是,由工會組織Unia於2019年底對瑞士護理人員進行的一項調查(法、德)卻顯示,90%的受訪護士表示自己承壓工作,87%的受訪護士認為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照料患者。大多數人表示他們不得不連軸轉地提供護理服務,休息時間得不得到保證,也沒有足夠的家庭和休閒時間。

我們對瑞士護士日常工作進行的調查也證實了他們承受壓力、工作過於繁重及缺乏足夠時間照料患者的情況。他們還譴責了行業等級制度帶來的壓力及對護理人員缺乏關懷的問題。

瑞士護士協會主席蘇菲·萊伊(Sophie Ley)強調:“要保證未來護理人員的良好護理質量,就必須配備足夠的人員和良好的框架條件。如果近半數人都離開這個行業,只靠在職業訓練上加強力度是不夠的。”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