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建新监狱解决不了瑞士的问题

沙东龙监狱的三人牢房住了5名犯人

(swissinfo.ch)

尽管在日内瓦人满为患的沙东龙(Champ-Dollon)监狱旁新建了一所监狱。但这所投资1800万瑞郎、于1月建成的现代化监狱la Brenaz丝毫没有解决沙东龙的“住房”拥挤问题。

沙东龙(Champ-Dollon)监狱犯人过多的问题由来已久。早在1977年为270名犯人建造的监狱,如今“居住”着450名犯人。

瑞士人权阵营监狱委员会成员Damien Scalia说:“在近2年半的时间里,监狱的状况根本没有改变”。

他向swissinfo表示:“有人对我们说,La Brenaz建成后会有更多的囚位,沙东龙的犯人将减少到400。现在La Brenaz装满了人,而沙东龙还是有450名囚犯。

警铃大作?

5月1日继任的、沙东龙新的监狱长Constantin Franziskakis面临的问题正相反。他2000年-2001年曾负责该监狱;并且在日内瓦监狱、拘留所部门工作了7年。

现年45岁的Franziskakis对swissinfo说:当囚犯数目达到350时,警铃就已经拉响了;现在已经达到450,我们反倒没有8年前那么紧张了。这并不是说,目前的状况就不严重。

“现实情况是,我们就是有450-500名囚犯,能怎么办呢,工作必须继续进行下去。我们不能整日抱怨,这无济于事”。

他尝试提高监狱的运行水平,但没有什么进展。“如果和别的国家相比,我就安心一些了”。

意见不一

Franziskakis不愿就沙东龙超员的原因发表评论。他说:“这不在我的职权范围内。一名官员不应对监狱超员的原因说三道四,而应该承担这产生的后果”。

Scalia则说:“问题不在犯人身上,而在于日内瓦的高压政策。无论大事小情,先把人关起来再说。拘留审查的时间又长,还一成不变很难变通。这才是造成沙东龙超员的根本原因”,他说:“必须对刑事诉讼进行改革,拘留并不是唯一的制裁手段”。

日内瓦的检察官Daniel Zappelli在4月接受报纸《Le Temps》采访时则表示:“我们不应该讨论犯人超员的问题;而应该讨论囚位太少的问题”。

Zappelli今年4月以60%的赞同票再次当选为检察官,他推行的是“绝不通融”政策。

更多空间

La Brenaz监狱建成后,瑞士当局还将进一步改善监狱条件。6月底,一个7000万瑞郎的项目"Curabilis"将呈现在国民面前。该项目应于2010年-2011年开始实施,旨在为精神有问题的罪犯建一拘留所。并为沙东龙增加90个囚位。

已在沙东龙工作了27年的Michel Demierre并不相信,更多的囚位会解决监狱犯人过多的问题。“监狱的位置再多,也很快填满了,”他说。

“尽管修建La Brenaz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事实是,这种方法行不通。新房子建好了,并不意味着老房子就空了”。Scalia补充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Simon Bradley,于日内瓦

数据资料

瑞士约120所监狱可容纳犯人6741名。

2007年共有犯人5715名。

女性占6%,青少年占1%。

9月5日调查日统计:

其中1653人被拘留审查;3586人正在服刑;403人等待遣返;73人因不同原因被监禁。
近80%的囚犯为外国人。其中超过50%的人属非法逗留瑞士。

近2/3的法院判决关系到外国人。

沙东龙(Champ-Dollon)监狱1977年建成,可容纳囚犯270人;目前平均实际容纳犯人数是该数额的近2倍。

2006年10月囚犯数量甚至愈500名。2008年6月仍有450名囚犯。60%处在拘留审查阶段。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