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本·拉登之死-一个魔鬼的灭亡,但基地组织仍在



瑞士所有报刊的头版头条:一个大屠杀凶手的结局

瑞士所有报刊的头版头条:一个大屠杀凶手的结局

(swissinfo.ch)

本·拉登的死被瑞士各大报刊冠以这样的题目,诸如:“全世界的好消息”、“美国罕见的胜利时刻”、“一场耻辱的结束”等等,尽管如此,它们的共同观点都是:恐怖主义威胁依然存在。

“本·拉登不在了,但基地组织还在!”《一瞥》报这样写道,并列举了基地组织从沙特阿拉伯到印度尼西亚的分部。

对于《伯尔尼报》来说,尽管美国在对付本·拉登这场斗争中取得了胜利,但基地组织洒下的种子却还在滋生。该报发表这样的评论:“这一恐怖组织早已拥有独立的工作网,本·拉登只是该组织的一个品牌而已。”

提契诺报刊《Corriere del Ticino》甚至这样写道:“尽管这条蛇被砍去了头,但世界有可能面对的是一条九头蛇。活着的本·拉登是一个鼓动者,而死去的本·拉登则成为一个危险的标记。”

而《联邦报》则这样评价:“伊斯兰的恐怖主义并未成为过去。相反,我们必须作好面对新的恐怖袭击的准备。伊斯兰狂热的信徒现在失去了头领,因此衍生出一个希望:本·拉登的死削弱了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的力量。”

没有本·拉登的革命

《苏黎世导报》认为:“这对于整个阿拉伯世界来说将意味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革命开始了,但没有了本·拉登。”

本·拉登“耗尽对手的经济实力,赢得大量穆斯林人心”的策略彻底失败了。该报继续写道:本·拉登在他“巴基斯坦一堵高墙后面的孤独小世界里”丝毫没有觉察到,他的暴力行径已经遭到了伊斯兰世界的排斥。

  

在伊斯兰世界里,人们要的不再是默罕默德时代的神圣战争,而是自由、平等和尊重。《苏黎世导报》一针见血地说。而本·拉登在突尼斯的本阿里和埃及的穆巴拉克被推翻之后,才意识到 “阿拉伯革命”的爆发。

奥巴马的伟大胜利

《新苏黎世报》将美国的胜利描写为:“光辉的战绩”,这是美国的一个罕见的胜利时刻,是一种突破。

自1990年以来,本·拉登一直是美国反恐怖主义成功政策中的一个似乎无法解决的难题。因此本·拉登的死对美国及总统奥巴马来说,是一场伟大的胜利。《新苏黎世报》这样说。

美国在9·11迎来10年纪念日之前成功地击毙了本·拉登,对于死于世贸中心的约3000名殉难者来说堪称一种安抚,这将有着很大的政治意义,《新苏黎世报》表示:“美国人会有这样一种感觉,一个章节结束了,现在可以向前看了。”

美国总统奥巴马以这一功绩将在政治生涯上如鱼得水,“这为他的选举赢得了保障”。

10年的时间

《时间》报将这一事件称之为美国的“9月12日”,这10年都被归纳为这一天的前夕,美国度过了10个艰苦的年头,在这10年里,他们的“超级强国和在变化着的世界中的重要作用”受到了质疑。

这种质疑也限制了“曾像神父一样出现在遇难者面前的总统”-奥巴马的行为空间。而现在奥巴马将不再受牵制,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将被重新定义,而在安全措施、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预算也将被缩减,《时间报》最后作出这样的总结。

Albert Stahel的预测

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的战略专家Albert Stahel认为,本·拉登将成为烈士,甚至被上升到圣人的地位。“他的死对基地组织其他成员来说是一个信号,将成为他们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推动力。”Stahel预计将发生报复行为,尤其会针对美国机构和美国公民。
 
对美国来说“后9/11时代”已经终结,美国在阿富汗的行动将很快结束。“奥巴马总统现在可以说:‘我们已击败基地组织,可以从和阿富汗撤出来了’。”
 
这位瑞士战略专家猜测,巴基斯坦和美国曾就此进行过交易,“因为若没有巴基斯坦的帮助,该行动不可能取得成功。”

本·拉登之所以在很长时间内未被捕获,可能是因为受到巴基斯坦的保护,也被巴基斯坦当作筹码,用于对美国施加压力并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Stahel说,现在本·拉登被放弃了,可能换取了其他的一些利益。“我觉得,这其中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可能是个重要因素。2014年美国将开始撤军,这很重要,不该被忘记。”

采访:Simon Bradley,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