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女性庆祝取得选举权40周年



从左至右:联邦委员西蒙奈特·索马鲁嘎、约翰·施奈德-阿曼、米什琳·卡尔弥-瑞和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

从左至右:联邦委员西蒙奈特·索马鲁嘎、约翰·施奈德-阿曼、米什琳·卡尔弥-瑞和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

(Keystone)

瑞士女性1971年才获得联邦级的选举权,此后她们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整整40年后,约125名来自瑞士政界、社会与经济界的代表于周一齐聚伯尔尼,共同庆祝这一里程碑式的胜利。

1971年2月7日,66%的瑞士男性对允许女性选举提案投出了赞成票。女性第一次参与选举是在当年6月6日,即针对环境保护与财政整顿问题的全国公投。

许多对当年的投票记忆犹新的女性也亲临Bernerhof酒店,一同追忆并讨论仍有待改进的事项。

“这是极其重要的事件,因为在平等方面,我们仍有许多问题与挑战,例如同工同酬与女性晋升中遇到的无形壁垒,”前议员萝丝玛丽·泽普弗-海尔勃林(Rosmarie Zapfl-Helbling)透露,她还是瑞士140个妇女团体保护组织“妇女联盟”(alliance F)的主席。

“我们知道女性在商业及科技界要晋升至高层主管职位有多难,”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尤其对年轻女性来说,认识到这点很关键,她们根本不了解在40年前,这甚至都没有可能-而阿彭策尔州的女性20年前才得到选举权。20年实在不算长,然而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如今联邦委员会里有4位女性部长。今年的确有特殊的意义。”

需要更多女性

今年轮值联邦主席的外交部长米什琳・卡尔弥-瑞(Micheline Calmy-Rey)在庆典演讲中提到:“对于瑞士脚踏实地的性别平等政策而言,妇女选举权可谓它的奠基石。很多先驱们艰苦奋斗得来的成果,已成了年轻女性眼中理所当然的事。”

但她指出真正的平等还有待争取,并强调政界与商界的女性比例仍然偏低。

“在重要决策领域还需要更多女性的参与,”她讲到。

与卡尔弥-瑞一同参加庆祝活动的联邦委员还有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和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以及联邦秘书长科丽娜·卡萨诺瓦(Corina Casanova)。另外两名联邦委员乌力·毛勒(Ueli Maurer)与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未能出席。

经济部长施奈德-阿曼也发表讲话,支持让更多女性走上前台、踊跃参与。

“女性与男性是完全平等的,我希望能在政界与商界看到更多的女性,”他表示,还鼓励年轻女性从事商业学徒培训,而不是一头扎进象牙塔:“这肯定会促进经济的发展。”

卡萨诺瓦则因妇女参政人数停滞不前,甚至在某些领域倒退而倍感痛心。

同时,环境部长洛伊特哈尔德承认,近日政府放弃核能的决定所引来的反应令自己感到不快。某些政治空谈家将之描述为“情绪化的”决定,暗示只有妇女才会想出这样的主意。

同工同酬

瑞士首位女性联邦委员伊丽莎白·科普(Elisabeth Kopp)也出席了庆典。她于1984-1989年担任联邦部长,会上她也回忆了不太美好的过去时光。

“当我和年轻人或是我的孙子们聊天,述说起虽身为本市市长,却不能以自己的名字在银行开户时,他们都大为吃惊。他们看着我,说这不可能真有其事,然而遗憾的是,这的确是真的,”科普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尽管她将2010年9月联邦委员选举中女性占多数称为瑞士历史上的伟大时刻,但同时也强调,这更是种象征性的胜利。像她的大多数同事们一样,科普也觉得在性别平等前沿上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她指出,首要任务就是同工同酬。

“相当数量的夫妇想要做半职工作,以抽出更多时间与家人相处。有时这种想法无法实现,就是因为女性的工资比男性要低。因此,同工同酬对孩子和整个家庭都大有好处。我认为这实在是当前最大的问题,”她感叹说。

当被问及40年后的人们会有哪些期望时,她号召男性也能参与进来。

“我希望到那时,男性的思想会更解放,能够从他们的角度支持妇女平等权利,这不仅限于政治生活,也包括整个社会与家庭范围,并能意识到这种权利的优势。与拥有平等权利、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结婚当然会是项挑战,不过也会更有意思。”

争取妇女选举权的奋斗

瑞士为争取妇女选举权而作的奋斗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

1893年瑞士女工联合会呼吁允许女性参加投票。

1904年,瑞士的社会民主党把妇女选举权列入本党宣言之中。

1912年和1919年,一些州否决了让女性参与州级选举的动议。

一项要求给予女性联邦一级选举权的请愿书收集到近25万个签名,却未得到重视。

首个突破于1957年到来,当时巴塞尔城市半州投票通过,允许本州妇女参加州内各地方行政区一级的选举。里恩(Riehen)是第一个实施这项决议的行政区,那是在1958年。

  

在1959年的联邦投票上,67%的票数否决了妇女选举权提案。

沃州(Vaud)于1959年2月允许妇女参与州与行政区级的投票,之后纳沙泰尔州(Neuchatel)与日内瓦州分别于当年9月和次年仿效沃州的做法。

1966年,巴塞尔城市半州成为首个贯彻这一做法的德语州;巴塞尔乡村半州于1968年也作出同样举动,而意大利语州提契诺(Ticino)则在1969年给予妇女选举权。

直到1971年2月7日,女性才最终取得联邦一级的选举权。

1971年10月,首批11名女性被选入议会。

当时瑞士女性仍未获得全部州与行政区的选举权。内阿彭策尔州州(Appenzell Inner-Rhodes)仍将女性排除在政治生活以外。

1990年的联邦法庭决议,才令该州妇女取得投票的权利。

最近的调查显示,自1971年起,18-29岁女性参与投票的比例从38%下降到26%。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