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女性的选举权得之不易

1971年瑞士女性为得到选举前而抗争

1971年瑞士女性为得到选举前而抗争

(Keystone)

瑞士超过50万现在还在世的女性,出生的时候从未期待过有朝一日能够参与投票选举。这对于自古就有着民主声誉的瑞士来说,不免令人匪夷所思。

1971年的2月7日,瑞士男性终于在投票中通过了允许女性拥有投票权的动议。瑞士女性终于拥有了投票和选举权,然而这一结果也可谓来之不易。

































瑞士女性为了拥有选举权抗争了10多年,而且也不是所有女性都投入了这场抗争,许多女性对此根本不感兴趣。

swissinfo.ch访问了5位1971年得到投票和选举权的女性,询问他们对那段时间的回忆及这件事对她们的意义。

历史学家Barbara Vannotti当时25岁,她说:“当时这对于我来说很重要,这是我一直希望的。”

“我当时很激动”,Ruth Zbinden说,她那时候30岁。她的丈夫是弗里堡议会的成员,也是女性拥有选举权的支持者。他们夫妇俩为此付出了很多。

居住在伯尔尼附近的Margarete Kläy,当时四十多岁,有三个孩子,经济不富裕,但是她做了许多事。她从来没有关心过政治,“我真的没有时间想这些政治问题。”

  

与Margarete Kläy同龄的Janine Bourgknecht也是同样的感觉,她生活在弗里堡,生活比较困难。“我一直对政治感兴趣,我的丈夫也是,我们常常在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也听广播。但是我有4个孩子,生活非常忙碌,所以没时间参与活动。”

奋斗的女性

在反对女性拥有选举权的宣传海报上,女性的分内的事情被定格。许多海报上暗示:那些积极从政的女性,对她们的孩子就缺乏照料。有的海报则宣传:只有“男性化”的女性才对政治感兴趣。

那时候45岁有3个孩子的女教师Lotti Reist对此表示:“我觉得女性拥有选举权是件伟大的事情,但是那些为争取这项权益而抗争女性的行为,令我望而生畏。”

“她们表现得非常女权主义,我知道存在抗争的必要性,我也非常感谢她们的行为。但是我不喜欢她们对女性的定义。”

 一些被采访的女性特别提出,前不久刚刚去世的社会民主党派女性Emilie Lieberherr不同于别人。“她在收音机里对我们说:‘是的,我们也有发言权。’她让我们自信。” Kläy回忆说。

家庭和炉灶

但是“女性不应该与政治有关”的说法却根深蒂固地扎在人们心里, 许多女性也这样认为。Vannotti列举了一些当时的语句,并相信她的母亲也一定同意这些观点。

 “女性应该留在家里,不应该掺和政事,因为她们根本不懂。政治是一件很艰苦的事业。”这是一种说法。

Vannotti的姨妈,一直是她崇拜对象,是一个非常热心政治的女性,也是阿尔高州议会的第一名女性。“她被人看作‘奇怪的’女性。” Vannotti说。

她的家庭倒是并无更多微词,但是还是觉得她应该更多地关心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们。Barbara Vannotti当时作为一名年轻的女性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反对女性拥有选举权。“对于我来说这是人的权力,与性别无关。”

男女平等但不一样

少数女性不能将政治和女性这两个概念联系在一起。对于Zbinden来说,重要的是让女性知道,她们与男性有同样的权力。但是如果女人太过专注于政治,那么就会失去一些女性魅力。

同等权力不说明一切都相同。“女性靠感性决定事物,而男性则比较理性。”Zbinden这样说:“女性对事物的反应与男性不同,如果更多女性执政,战争会减少。”

除了选举权

所有接受swissinfo.ch采访的女性都对政治感兴趣,她们关心国家大事,并行使她们的选举权。

在她们的家中都经常就政治话题进行讨论。Vannotti更是认为这四十年来,女性的参与对瑞士政治起到了影响。她对2月13日的全民投票更是充满期待,她说:“我相信‘预防武器暴力’动议因为女性的支持会被通过。”

争取选举权的抗争

争取选举权的抗争要追溯到19世纪末:瑞士女性职工联盟成立于1890年,1893年开始争取女性选举权。

1904年瑞士社会民主党派SP将争取女性选举权纳入党派计划。

1912-1919年期间,瑞士许多州都否决了赋予女性选举权。

一个带有250000人签名的请愿被递交到国会。但未被接纳。

1957年有了第一个突破:巴塞尔城市半州投票通过赋予个别地区女性投票权,Riehen是第一个实施这一权利的地区。

1959年进行全国层面的全民投票,67%选民拒绝接受女性拥有选举权。

1959年2月沃州赋予本州女性选举权,纳沙泰尔州同年也作出同样决定,日内瓦州1年之后通过女性拥有选举权。

1966年巴塞尔城市半州作为德语区第一个州,在全州范围内推行女性参与投票。1968年巴塞尔乡村州紧随其后,1969年提起诺州。

1971年瑞士女性终于获得选举权。1971年底一个女性议会成立。

但是至此依然不是所有瑞士女性都得到了选举权,内阿彭策尔州的女性1990年才最后一个得到了州内选举权。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