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遮面罩袍禁令引國際媒體非議

不止是在日內瓦,來自波灣產油國的富有遊客以後在全瑞士都不能再穿著回教遮面罩袍了。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禁止完全遮住面部的動議在瑞士全民公投中獲得通過,在海外做瑞士推廣的機構瑞士形象委員會(Présence Suisse)觀察到,此事上週引起全世界媒體的一片嘩然。儘管大部分媒體只敘事實不作置評,仍有個別媒體對此抨擊有加,稱該決定是仇視伊斯蘭教。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19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3月7日針對“反回教罩袍”動議的聯邦投票以51.2%的微弱多數得以通過,這在眾多海外媒體上都有提及。 “對投票結果的報導基本上以只敘事實與不偏不倚的方式為主,即使回教國家的媒體也是如此,”瑞士國家形象委員會主席尼古拉·比杜(Nicolas Bideau)表示。

實際上,這些報導在強調投票結果兩方幾乎勢均力敵的同時,也不忘指出瑞士正式加入了禁穿全身面紗的歐洲國家行列。數家媒體還提到此次公投中交鋒的政治力量有著不同以往的組成。 “多虧有了關注女權主張的某些左翼選民的意外支持,右翼民粹動議才能勉強過關,”法國《世界報》(Le Monde,法)外部链接評論。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譴責了歧視回教的動議,該機構的批評也被一些媒體引用。

象徵性決定

在投票通過後,一些海外媒體發表了批評性的評論或分析。例如德國調查刊物《明鏡週刊》(Der Spiegel,德)外部链接就認為,瑞士選民的決定向回教群體發出“一個苦澀的信號”。這份週刊評論道:“又一個歐洲國家的民粹主義者成功煽起反回教情緒,並將這種情緒轉化為一項立法。這個法律就內容而言沒改變什麼,但就象徵意義而言改變卻很大。”該刊物還提醒讀者,根據瑞士政府的統計數字,全瑞士只有30幾名女性穿戴尼卡布。

“又一個歐洲國家的民粹主義者成功煽動起反回教情緒”

《明鏡週刊》

End of insertion

巴基斯坦《黎明報》(Dawn,英)外部链接則毫不掩飾地把禁止穿戴全身面紗與上世紀中期多個歐洲國家的法西斯主義者追求“種族純淨”相提並論。這家媒體痛心地表示:“這樣的措施並不能推動融入與共存,反而只會加深歐洲種族與宗教的多數派與少數派之間的鴻溝。”

柏林《日報》(taz,德)外部链接注意到這是“瑞士開放與團結社會的一個損失”。該報社論作者認為禁令無助於任何人。 “恰恰相反,它只會損害到在瑞士穿戴尼卡布的少數已被邊緣化的女性,現在她們又忽然遇到可能被起訴的命運。”

幾家回教國家媒體也將遮面罩袍禁令描繪成瑞士仇視伊斯蘭教勢力抬頭的證據。土耳其《國民報》(Milli Gazete,土)外部链接以《瑞士的可恥公投,那裡再度出現對伊斯蘭價值觀的敵視情緒》為題撰文。而在巴基斯坦《論壇快報》(Express Tribune,英)外部链接看來,這項動議的發起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妖魔化回教與移民”。

不過,海外媒體中還是有一些做出了積極的評價,比如英國偏向保守的雜誌《旁觀者》(The Spectator,英)外部链接。這份刊物提醒說,某些以回教人口為主的國家出於世俗化原因,也禁止女性穿戴遮蓋全身的面紗,並舉了查德和突尼斯的例子。 “是時候停止批評瑞士和法國等國仇視伊斯蘭教了,”該媒體寫道。

破壞形象?

面對有時不免尖銳的批評,瑞士聯邦可能得為自己的海外形象受損而擔憂。尼古拉·比杜認為,在這方面起決定作用的將是回教國家自己對全身面紗的態度。 “我們不該忘記,某些回教國家內部就這個問題也在展開辯論,遮不遮住面部有時會成為爭議的主題,”他強調。

這已經不是瑞士針對伊斯蘭教的公民決議第一次引起海外非議了。 2009年瑞士選民通過了禁止在瑞士修建新的清真寺宣禮塔動議,當時也被各家媒體爭相報導。瑞士形象委員會主席比杜指出,那場公投的結果招致的批評之聲比這次罩袍禁令要多得多。他分析說:“海外媒體將宣禮尖塔視為伊斯蘭教的一個重要符號,而包裹全身的面紗卻沒有那麼強烈的象徵意義。”

此外,鑑於其他國家已在瑞士之前採納了同樣措施,所以這次瑞士的決定並無標新立異之處。比杜評論道:“比起上次宣禮塔禁令的投票,這回不是只有瑞士一個國家成為負面關注的對象。”

(譯自法語:小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