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政府因新冠疫情微观管理招致批评

瑞士政府已宣布,自5月11日起针对部分商家放宽疫情限制措施。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瑞士联邦议会主席日前严词批评瑞士联邦政府最高行政机构-联邦委员会就放松疫情限制措施所实行的微观管理。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5月06日 - 11:11
Keystone-SDA/ac

在5月4日多家瑞士媒体刊登的采访文章中,瑞士联邦议会主席汉斯·施特克利(Hans Stöckli)坦承,联邦委员会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将共同利益置于首位。尽管如此,他个人对(联邦委员会)在放松疫情限制措施问题上所采取的具体方式并不满意。

“大经销商可以恢复营业、销售书籍,可书店就不行;允许祖父母亲吻、拥抱自己的孙子孙女,却不准他们临时代为照孙辈;各家博物馆将于5月11日重新向公众开放,可动物园却得等到6月8日才恢复营业,”他在采访中表示。

外部内容


根据施特克利所说,诸如此类的这些细节问题,不应该由瑞士联邦政府最高行政机构-联邦委员会这种法定机构来拍板决定。他表示,涉及放宽疫情限制措施的相关细节问题,应该经过与利益攸关者磋商之后再做决断,并且所有决策,均应根据明确的标准而制定。

施特克利也在采访中明确指出瑞士政府需要改进的几个方面:议会的工作需实现数字化;政府需对宣布国家面临“紧急情势”(在“紧急形势”下,联邦政府有权在作出最终的定夺决断并宣布施行措施之前,无需再提前与各州协商,而各州需执行联邦政府作出的决定;有权关闭中小学、大学以及其他公共机构和私人机构,有权在国内部分地区限制人员流动)作出澄清和说明;此外,联邦委员会需在受《紧急状态法》管辖期间就当前情势起草一份报告。

“不成比例”

施特克利并非唯一一位对瑞士政府严词谴责的人。旅游企业家纳塞夫·萨维里斯(Samih Sawiris)在5月3日接受瑞士纸媒《周日报》(SonntagsZeitung,德)采访时,将瑞士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描述为“杀伤力过度、过分之举”。

这位来自埃及的实业家及亿万富翁表示:“损失数十亿瑞郎,就为了减少数百人(在疫情中)丧生。”

据他所称,为了在新冠病毒疫情中保护60岁以下的人所付出的努力,与(瑞士的)经济损失不成比例。

“截至目前,瑞士在这个年龄段(即60岁以下)人群中(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还不到200。和新冠病毒致死率相比,你中彩票的几率更高,”他表示。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