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穆斯林信徒引起瑞士恐慌

大批穆斯林因“穆罕默德卡通”事件在议会大厦前抗议

大批穆斯林因“穆罕默德卡通”事件在议会大厦前抗议

(Keystone)

据联邦移民局局长透露,一些皈依伊斯兰教的年轻瑞士人是本国安全的潜在威胁。

Alard du Bois-Reymond所指的是由年轻伊斯兰信徒在西部城市比尔(Biel)成立的伊斯兰中央委员会(IZRS)。该团体则强烈反驳他的观点。

Du Bois-Reymond告诉德语报刊《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这些信徒中包括那些追求“完全不同社会”的人;他同时还提到英国与德国的例子,在这两个国家,这种追求给“潜在的恐怖分子”提供了“肥沃土壤”。

伊斯兰中央委员会还是德语杂志《世界周刊》(Weltwoche)最近一篇高度批判性文章的主题,该文将其会长Nicolas Blancho描绘为“瑞士最危险的伊斯兰分子”。

文中描述了他所传播的基于沙特阿拉伯严格形式的伊斯兰教,并引述了对女性及非穆斯林表现出的不宽容的例子。

伊斯兰中央委员会的长远目标之一肯定是建立自己的学校,以避免某些穆斯林目前在公共学校面对的矛盾,例如女孩在男女同校小学中必修的游泳课。

但针对恐怖主义的指责却受到伊斯兰中央委员会发言人Qaasim Illi的断然否认。他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不存在其它国家发生的信徒卷入恐怖活动的情况。

“那些改信伊斯兰教的信徒,他们有没有当众宣讲?有没有为他们在公共场合讨论的某种理想或政治目的工作?当然没有。

“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们是些远离媒体、去某所小街上的清真寺的人。我们则正相反:从一开始我们就说要面向大众。我们的方式是建立在法律制度上,而不是恐怖主义上的,”他这样解释。

法制国家

去年11月瑞士人全民投票禁止修建清真寺尖塔后不久,伊斯兰中央委员会即告成立。经过相当有效的反尖塔宣传之后,一些传统穆斯林组织不禁怀疑,是否他们在表达自己观点方面过于缄默。

Illi解释说,伊斯兰中央委员会的目标是要团结瑞士穆斯林,在遇到如禁止穆斯林女性戴头巾或穿长袍这种有关伊斯兰教的投票时,能表现得更有“政治反应能力”。

在反驳《世界周刊》指责伊斯兰中央委员会有意引入穆斯林的沙里亚法规(sharia law)-即“仅在伊斯兰教国家和政体中存在”的严厉伊斯兰教法-时,他表示瑞士是一个带有多元化原则的自由民主国家。

“我们在要求自己的权利,但我们也尊重其他人的权利。在这个国家生活的穆斯林妇女若不想戴头巾可以不戴。在这种制度下她甚至可以决定皈依基督教。这种制度所允许的一切都是可能的。

“这种制度也允许我们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我们可以蓄胡须、穿想穿的衣服,我们期望得到承认,而不被描绘为恐怖分子。”

备受争议

但伊斯兰中央委员会在瑞士伊斯兰教界内外都被视作备受争议的组织。进步伊斯兰教论坛(Forum for a Progressive Islam)的Saïda Keller-Massahli告诉《世界周刊》,尽管Illi和Blancho向公众表现出友好与文明的一面,实现上他们还是很危险。

她指出“他们是在引诱那些寻求明确准则的年轻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并将他们比作需要把这个世界看成非黑即白的人。

“该委员会在散布危险思想,这种思想与瑞士宪法相悖。”

她对他们宣称将仅从瑞士境内获得资金来源的说法嗤之以鼻。“我看该协会或其中的一些人的资金直接来自沙特,这一点毋庸置疑,”她向周刊披露。她希望能够取缔该委员会。

另一位重要伊斯兰教人士、瑞士伊斯兰教组织联合会(Federation of Islamic Organisations in Switzerland)的Hisham Maizar则向《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表示,该组织“吸引了许多没有前途的年轻人”,但同时警告说,将其取缔只会令它更具吸引力。

经常为纳沙泰尔(Neuchâtel)的穆斯林社区领祷的Larbi Guesmi则有不同的看法。

“我认为即使[Blancho]的想法有点-我不想说极端主义,不过也许不太寻常,可它们终究是可以讨论的。社会中存在不同的想法,这很正常,”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他认为能够理解Blancho对清真寺尖塔投票的忧虑,并相信事后穆斯林应该作出更多努力,以接受这一禁令是违反宪法的事实。

瑞士穆斯林女性文化协会(Cultural Association of Muslim women in Switzerland)会长Nadia Karmous则主张,加深相互理解比政党行为更重要。

“我们必须做出工作,以更好地了解对方,还要向害怕[伊斯兰教]的人进行解释,”她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坦言。

吸引力

伯尔尼大学科研员Susanne Leuenberger正在撰写一篇关于瑞士穆斯林新信徒的论文。她表示更倾向于相信伊斯兰中央委员会只是在寻求它的公开诉求而已。

“我参加了该组织的多次会议,我也只能参加会议听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不管怎样,你总能指责任何人有隐蔽的意图-甚至包括政府,只要你愿意这么做。这是人们对自己想要留心的少数人的一贯作法:即指责这部分人怀有不良意图。”

她指出,许多年轻人被伊斯兰中央委员会吸引,因为他们将其视作正在为他们做实事的组织。

它还非常专业化,有一个不断更新的优秀网站,同时也邀请熟练讲员在会议上发言。

“他们这种宗教修辞与宗教实践,加上一种你可以称之为MTV影像美学的东西,让它成为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混合体,”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尽管较早入教的穆斯林中有些人批评伊斯兰中央委员会只会吸引随波逐流的年轻人,但Guesmi也承认,“年轻人常常有他们自己的需求,”要满足他们也并非易事。“这是场真正的战役,”他指出。

而这显然正是伊斯兰中央委员会领先之处。

“我们受到年轻人的欢迎,因为我们关注他们的问题,”Illi称。

瑞士资讯(swissinfo.ch),Julia Slater

瑞士的穆斯林

瑞士的穆斯林占人口总数的4.5%左右。

大多数穆斯林为来自前南斯拉夫和土耳其的移民。瑞士穆斯林人口组成中有100多种国籍。

1990年至2000年间穆斯林人数翻了一番,这主要由于难民的大量涌入,包括因前南战火而流离失所者。

2000年的人口普查发现,在瑞士境内生活的穆斯林中88%都为外国人。在那些拥有瑞士护照的穆斯林中,只有4%为出生时即有瑞士国籍者。

2000年,39.2%的穆斯林年龄在20岁以下(全国总人口中同年龄阶段者仅占22.9%)。

目前没有对改信伊斯兰教者的官方统计数字;Susanne Leuenberger估计这个数字在1万人左右,其中大多数人改信伊斯兰教是为了同穆斯林配偶结婚。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