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 国际冲突新形式-人道工作新挑战

彼得·毛雷尔刚刚从叙利亚、伊拉克、南苏丹和中非共和国艰苦的实地探访归来。
(swissinfo.ch)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Peter Maurer)在努力提高该组织的透明度。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他谈及了在中非共和国与叙利亚工作遇到的挑战。

毛雷尔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日内瓦总部接待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此前,他刚刚结束了始于1月的一系列实地行动和会议-数月内,他马不停蹄地走访了叙利亚、伊拉克、南苏丹及中非共和国等数个国家。

去年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创办150周年。2014年该组织还要庆祝另一个周年纪念-首部《日内瓦公约》签署150周年,它是一切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起点。

彼得·毛雷尔

彼得·毛雷尔于1956年在图恩出生。他在伯尔尼学习了历史与国际法,并获得博士学位。

1987年他步入瑞士外交界,在伯尔尼和南非比勒陀利亚历任数职,后被派往纽约,担任瑞士驻联合国使团常设副观察员。几年后他成为瑞士驻联合国大使。

2010年他升任瑞士外交事务国务秘书,直至2012年7月1日接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一职。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刚从中非共和国返回,那里的情况持续恶化。有哪些问题急待解决?

彼得·毛雷尔:在这些地方有很多不属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核心任务的工作急需完成,因而我们鼓励其它行动方参与进来。加强驻当地国际治安力量就是其中的一项。在一个目前军队和警察都不起作用的国家,安全必须由可靠的国际部队来提供。我非常支持在联合国框架内,各国若能达成一致,共同组织可靠行动,补充当前以非盟为主导的国际支助团和法国维和部队。

我们需要更加可信的裁军努力。就当前局势而言一切并无进展。从国际委员会的角度来看,我们也需要在法治和司法体系上的更多参与。

中非共和国最为缺乏的就是一个可靠、包容的政治进程,以使得国际社会有信心在各种维稳努力上作出投入。

目前我们完全处于替代模式:那里几乎没有提供保健、饮水与卫生的国家机构;国内数万人口流离失所。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联合国安理会2月22日一致通过决议,要求叙利亚确保人道救援人员能迅速、安全和不受阻碍地进出,包括跨越边境。决议通过至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否注意到什么变化?

彼得·毛雷尔:尽管有外交努力与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总体状况并未改变。整体局面仍是:进出困难而富挑战性,而且各种需求、被迫转移现象与人道主义顾虑也在逐渐升级。

虽没有证据显示暴力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但军事行动仍在继续,平民进一步流离失所,陷入交火线之间。要援助这些人是非常大的挑战。各种需求很大,但回应需求的能力却是杯水车薪。

我承认在某些方面有一定进展。自今年1月,我们实现了一些进入被围困地区的跨火线行动,向巴泽(Barzeh)输送了一大批援助物资,还取得一些签证,得以进入某些重要地区,令我们不仅能走出大马士革和阿勒颇(Aleppo)开展工作,还在霍姆斯(Homs)、哈马(Hama)和塔尔图斯(Tartous)开设了我们国际委员会的办事处。的确是有一定的进步与积极的进展-比起两个月前,更多的人得到了我们的援助-但问题是,各种需要也迅速增加,因此缺口仍然很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的这两年里,您寻求建立新的管理风格,要大家叫您“彼得,不要叫主席”。这是为什么?

彼得·毛雷尔:我对领导职位没有什么偏执的想法。我就是我。我被选中管理这个组织,却也不想彻底改变我的本性。否则就算不上是可信的主席或是领导。

我认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决策层与管理层之间更流畅的互动非常重要,不单是这个组织,也包括更广的范围。我们所需要的是能够围绕各自的角色与决策过程,大刀阔斧不断进化的灵活组织-这都来自于合议共事的工作方式。这不但适合我个人,同时也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原则。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的新推特账户,以及跟随国际委员会特派员实拍的幕后纪录片似乎也都表明,提高透明度是一个新的目标。

彼得·毛雷尔:纵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历史,它的角色一直受到保密性的极大影响。我们需要在必要时刻能开展秘密工作。但我们也必须重新审视它在一个组织当中的应用方式。初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时,我发现很多被看作机密的事在我个人看来一点儿也不机密。

提倡透明度与开放性,并不是将其作为机密性的反面,而是后者的合理补充。

许多我们正在讨论的问题,都给出了提高透明度的很好理由,以让我们做到:面对疑惑和自问的问题表现得更肯定、更开放。我们不该有在暗室里与世隔绝地工作,然后向世界提出解决方案的野心。那已不再适合我们生活的世界了。我们生活在一个国际人道主义体系里,其他人也在思考,所以我们必须成为那个思考过程的一部分、找到自己的角色。这就需要参与、需要伙伴关系和透明度,以及某些时刻、某些情况下不为人知的活动,让我们能够安静工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去年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创建150周年。您在某次采访中说,“周年纪念日不是用来自喜的,在这一时刻,我们应该思考未来并准备着重新投入到工作中”。从这重要的一年中,您都收获了哪些新想法?

彼得·毛雷尔:在过去一个半世纪里,国际红十字会的许多核心元素仍然非常真实、受人关注。这个组织把援助、保护、法律发展与实地工作相结合,贴近受害者,并与各个行动方共同工作。这些都是运营方针,也是我们中立、公平与独立的样板,天天有效。

然而当前时期,我们看到冲突演化出了新的形式,有了新的行动方与新式武器。人道主义环境也在发生变化。我们不再是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保护的唯一机构。

在2015-2018年期间,我们会试着通过结合传统与新环境来作出回应。我们当然将继续关注委托给我们的保护工作,并严格确定我们的合作伙伴关系,搞清合作的意义与界限。我们还要应对新出现的暴力、武器与行动方。这需要新思考,因为没有现成的灵丹妙药来解决新的挑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2014年又是一个周年纪念,即首部《日内瓦公约》签署150周年。审视一下叙利亚、南苏丹和中非共和国的冲突,那里的医院与医护人员经常受到袭击,伤员得不到救治。难道是公约这一法律手段失去了它的作用?

彼得·毛雷尔:这并不意味着法律的失效,只能说明挑战继续存在。它只是显示出,在战场的现实与法律之间存在着不易弥合的鸿沟。但条约是很好的规范,这点是不容置疑的。

这表明我们必须找出新的办法,来面对行动方、违规者和各种形势,以保证法律的遵守。不过这是个实施的问题,而非法律是否有作用的问题。也有可能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很多其他组织在解释法律具体含义时,有时低估了所需的时间、精力与努力。

原则都是好的,但现在的局面表明:我们需要加倍努力,好让这些原则被人理解、被人尊重。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