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為政府設計漂亮的機器人

把人送到這樣的體系裡,在道德上說得過去嗎? 2015年7月蘇黎世藝術大學校長Thomas Meier與中國的哈爾濱工業大學簽署合作辦學協議。 苏黎世艺术大学-ZHdK

瑞士德語區左翼週報《WOZ》報導:蘇黎世藝術大學在中國建造了一所大型的設計學校,為此它接受了難以忍受的條件。對這所學校的調查顯示,它的問題似乎並不少。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8日 - 10:00
Renato Beck, WOZ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蘇黎世藝術大學(英、德)外部链接是瑞士最大的藝術類高校,它擁有2000名學生和逾700位教職員工;在它的辦學策略裡,經常出現“卓越”、“獨一無二”等字眼。如今蘇黎世藝術大學(簡稱:ZHdK)不願獨享“卓越”,而是要把它推廣到全世界。

深圳,位於中國廣東省,珠江三角洲上的模範城市。 40年前,它還是個貧困的小漁村,聲稱要複製當時仍自由、雄心勃勃的香港。如今它已成為富有且不斷發展的大都市,擁有人口1200萬。就是在這裡,蘇黎世藝術大學可以大展宏圖,今年7月破土動工:在市郊的一塊土地上,一所新的設計院校拔地而起,校區可容納各個年級共1300位學生和一座博物館。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由蘇黎世藝術大學和哈爾濱工業大學(HIT)外部链接共同完成,兩校計劃合作辦學,目前具體進展尚未公開,ZHdK正在制定課程和招募員工;依然是由中方負責所有的開發費用。

“開局不利”

哈爾濱工業大學與中國軍隊的關係極為密切,以至於今年5月它的名字竟然出現在了美國政府的制裁名單上,它與國際夥伴的合作也應聲而止。但蘇黎世仍堅持不懈地推動著計畫的發展,藝術大學解釋說:“(哈工大)登上黑名單是因為目前兩國政治權力的較量”,而瑞中兩校的合作僅限於設計與建築。蘇黎世藝術大學校長Thomas Meier在9月初的一次內部溝通會議上表示,與哈工大的合作已感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開局不利,但我們必須努力應對”。

蘇黎世藝術大學校長Thomas Meier ZHdK

同樣不利的,還有即將在深圳任教和進行研究的教師要面對的工作條件。中國政府剛剛公佈了為外教設定的新的行為規範《外籍教師聘任和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外部链接》。今後想在中國執教都要先接受意識形態方面的基本教育,之後外教會被納入信用體系,不規範的行為會被計入信用記錄並受到懲罰。凡是行為或言語有損“中國國家主權、安全和榮譽”的,都將被馬上解僱,並不得再受聘於教育機構。 ZHdK解釋說管理辦法尚未實施,而且派往中國的員工都是自願的。

蘇黎世藝術大學並非一意孤行,它宣稱該大型計畫還得到了瑞士教育、研究、革新國務秘書處的支持。然而該部門卻有意拉開了距離,面對記者詢問表示:這樣的大膽行為完全在該校和蘇黎世州的職權管轄範圍內。從字面上來說就是:“我們與此事毫無關係”。

鎮壓與控制同樣體現在課程設置上,蘇黎世藝術大學設計系主任Hansuli Matter在之前提到的內部溝通會議上舉例說:在一次研討會上他曾問來自深圳的同事,如果想為受壓迫的維吾爾人做個計畫會怎麼樣,答案很簡單:他必須首先把計畫交給對此負責的黨委書記,由他來決定。 Matter笑著彷彿在講一則逗趣的軼事;而其他與會教師則面面相覷。一位講師想知道,是否加入這個計畫就是在當政府的幫兇;還有一位教師問,把人送到這樣的體系裡做培訓,在道德上是否說得過去。設計系主任Matter說:“是有些困難,令人痛苦。但問題是:就置之不理嗎?我們寧願袖手旁觀,還是做點什麼?”

至於有人問,對蘇黎世藝術大學來說是否有條紅線,Meier校長的回答是:“如果總在那裡被阻撓,那麼我們撤回來”。但在此之前,“我認為一切都是挑戰”。正式公告上是確立了一道紅線的:“如果蘇黎世藝術大學在內容和財務上不能自行負責,不能保障團隊成員的安全和不受傷害,那我們將撤出計畫。”

然而該校為何要冒險參與深圳的計畫,其原因至今不明。有種說法是“當地的創新生態系統富有吸引力”;還有的說為了進入中國的設計市場;也有人稱有望將設計與工程融合在一起。 Matter說:“他們造的機器人粗糙醜陋,毫無用處,他們想繼續完善”。

從2012年起Meier就一直追逐著自己的目標:在中國建分校。目標即將達成,他更不會停下腳步,即使中國不再是那個機遇之國,而是一個肆無忌憚滿足自己利益的國家。 Meier本人也有所察覺。一年前當蘇黎世藝術大學要放映一部反應香港抗議活動的影片時,中國大使館進行了干預。雖然Meier還是展示了這部影片,但當校園裡出現了抗議活動的圖像時,他馬​​上派出了粉刷匠。

“維護中立的義務”

對Meier來說這段小插曲並不愉快,因為他一直致力於讓他的學校擺脫政治的影響。這並不是他第一次用顏料桶來“澆滅”政治論戰。就在幾年前,為了在令人窒息的氣氛之下喚起公眾的注意,女學生們曾在雪白的牆上畫滿了兒童塗鴉,他同樣是派出了粉刷匠。當一名學生把來來回回的電子郵件貼到牆上時-其內容針對的是一場頗有爭議的改組-他馬上讓人把這份“牆報”取下。蘇黎世藝術大學對此的評論是:“作為一所州立的高等院校,我們有義務維護政治中立”。

藝術如何在一所被抽離了政治的學院中產生,它能產生的更多不過是審美的姿態和商業的源泉。一位教授嘲諷地說:“或許對蘇黎世藝術大學來說去中國剛好合適”。

校長的傳承

為了寫這篇文章,WOZ與大學裡的眾多教職員工都交談過,所有人都希望保持匿名,因為害怕被報復。這樣的學院氛圍造就了蘇黎世藝術大學的另一片戰場。在恭恭敬敬的背後,是對權威型領導風格和參與權缺失的指責。批評之聲總不容易讓人聽見,所以近幾個月來VPOD工會開始收集這些意見。目前他們已與ZHdK進行了對話,第一份成果將於下週出爐。但VPOD表示,與大學領導層的首次對話徒勞無功。不過蘇黎世藝術大學說,他們將認真對待這些批評意見。

對校長Thomas Meier來說一切來得太不是時候。這位62歲歷史學家的職業生涯正接近尾聲,這將是他給大學留下的“傳承”。他已擔任ZHdK的校長11年,明年秋本該離職。但不久前蘇黎世教育局局長Silvia Steiner依照“例外規定”將他的任期延長了2年。此前該校教師在一封公開信中對尚未安排繼任校長表示震驚。 Meier希望退休前能圓滿完成所有已啟動的大型計畫,其中還包括另一項國際化的提議。

*更多關於蘇黎世藝術大學與中國的介紹,請參閱:«A Chinese-Swiss university of design外部链接»

本文轉載翻譯自《WOZ》報導原文(德文):«Schöne Roboter fürs Regime外部链接»。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