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冰川消融 冰川学助力气候变迁的牺牲者

作者:


秘鲁白雪皑皑的高山之巅和近旁看似平静的Laguna 513高山湖。一旦冰川的冰块滑落,会激起巨浪,威胁到周围居民的生活。多亏瑞士的帮助,如今在该地区已引入早期预警体系。

秘鲁白雪皑皑的高山之巅和近旁看似平静的Laguna 513高山湖。一旦冰川的冰块滑落,会激起巨浪,威胁到周围居民的生活。多亏瑞士的帮助,如今在该地区已引入早期预警体系。

(Nadine Salzmann)

冰川融化为喜马拉雅和安第斯山脉山谷里的人造成严重影响,为了对这类变化予以分析、并预知风险,印度和秘鲁在瑞士的帮助之下开办了冰川学应用课程。

“我们的目标并不仅仅是测量冰川、观测它的发展,而是要传播减灾的知识,这里有上百万的人,他们的生活与水储备息息相关。我们还要提供应对气候变迁的策略,因为这终将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Nadine Salzmann说。这位39岁的苏黎世大学、弗里堡大学水利学家,为了培训当地的专家,每年飞赴印度和秘鲁3次。

她也是负责向这两个国家传递海尔维第亚经验的瑞士知识联合会的协作管理人。尽管已掌握不少冰川地区的知识,但当地与气候变暖有关的水储备发展研究还存在很多欠缺。

特别是这可能会引起的社会矛盾,将在中长期内产生影响,对此研究的还比较少,这位专家分析说:“当然,我们也会从合作中学到很多,”她强调到。

秘鲁,71%的热带冰川坐落于此,这里是天然的气候变迁显示器;印度,北面由喜马拉雅山脉相阻隔,山系上的冰川对5亿人的生活来说至关重要;如今,科学家欲填补此间的知识空白。

起初是个错误

喜马拉雅冰川将于2035年消融。这一2007年出现在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外部链接第4次评估报告中的预言,是错误的。但这一警告也自有其作用:“印度因此开始重视该问题,并在寻求与瑞士的合作,”Salzmann说。

“报告公布后,印度开始进行大量的冰川研究,但印度缺少相应的高素质专业人才,”班加罗尔印度科学研究所气候变迁研究中心的地质学家Anil Kulkarni(英)外部链接说。

“许多青年学者所接受的专业训练不够,不足以担负起田野调查工作。这一问题还需解决,”研究所的研究显示,最近40年,喜马拉雅的冰川消融了13%。

瑞士合作与气候变迁

瑞士发展与合作组织(Deza)于2009年创立了“气候变迁与环境”(英)外部链接专家网。其用意是通过减少贫困同时减少全球变暖所带来的影响。

该项目的重点在安第斯山脉、印度和中国(也已有预警体系)。其重点领域集中于瑞士占有优势的冰川学、水资源管理、风险防范和节能减排等方面。

喜马拉雅冰川学的传授课程始于2013年。该课程由瑞士发展与合作组织(Deza)和印度科技部共同负责。

信息框结尾

“瑞士在喜马拉雅冰川监测和模型计算上居领先地位,通过合作,我们也希望知道更多,气候变迁对水供给和次大陆安全所产生的影响,”Kulkarni评价说。他负责和日内瓦大学的地理学家Markus Stoffel共同组织冰川学家的讲授课程。

瑞士领先

印度的潜力很大,Nadine Salzmann说:“印度在数学和物理方面成绩卓越,但是只有在付诸于实践的思想指引下,才能将这些成就用于田野(实际)工作中。而在这方面,瑞士很有经验,可以传授给印度。我们的团队并不仅仅只有冰川学家,我们是一个跨学科的团体,既有民族学家、社会学家、水文学家,还有其他一些学者共同工作”。

瑞士也参与了国际性的测量联网工作,以监测气候变迁。在这类研究中,冰川的形态是重要考察要素。

瑞士的冰川研究之所以在国际上享有盛誉,首先是因为开始得早。早在1893年,瑞士就提出了首个科学的计算模型。而且,在世界上首个系统性测量的合作工作中,瑞士的研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说,有30多个国家参与的“世界冰川观察服务站”(英)外部链接设立于瑞士的苏黎世,就并非偶然了。瑞士也是毫不间断地对冰川进行最长时间观测的国家:在格劳宾登州Claridenfirn所进行的观测,已经进行了100年(英)外部链接了。

安第斯山脉的极限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近40年间冰川表面已消融了42%,多位专家估计,未来几十年,还将会继续消失30%。



Nadine Salzmann和印度的科学家一起,在应用冰川学的课堂上

Nadine Salzmann和印度的科学家一起,在应用冰川学的课堂上

(Nadine Salzmann)

在那里,瑞士人也开始了对当地的技术支持,自2011年开始,瑞士人帮助测量冰川的加速退缩。在玻利维亚高原地区,气候变迁已经为当地农民的生活带来了深刻影响。

“我现在所处的库斯科(Cusco)地区,人们生活在海拔4000米以上。他们的生计靠降雨维持,而在干旱期,他们就要使用冰川湖里的水,”农业工程师Nilton Montoya说。

山与水

在利马会议上,秘鲁将展示名为“山与水”的展亭,已在秘鲁援助50周年的Deza,将成为这一项目的重要合作伙伴。该展览聚焦于安第斯地区环保体系的重要性、山脉与水的关系以及气候变迁所带来的变化。

瑞士希望,在首都利马召开的会议可以敦促达成减缓气候变迁的协议,争取在明年于巴黎举办的第21次会议上,让世界各国达成共识。

“瑞士种下的种子,现在开花了。瑞士科学家帮助我们弥补了我们的不足。他们帮助我们提升了理论知识,还把研究项目付诸实践,告诉我们如何与其他科学家联网,”Montoya解释说。

(来源:Deza秘鲁)

信息框结尾

“因此我们要知道,冰川会以怎样的形式和速度融化。这为我们解决今后秘鲁要面对的社会问题很有帮助。多亏瑞士的合作为我们提早发出了警告”。

瑞士发展与援助组织和圣安东尼奥国立大学(UNSAAC)等3所秘鲁大学的教师一起,开设了冰川项目框架下的冰川学、气候变迁、高地自然灾害的风险管理等进修课程。

秘鲁的首个预警系统

在瑞士与秘鲁展开的众多与气候变迁有关的合作项目中,白色的科迪勒拉山系上高山湖Laguna 513的预警系统,已投入使用。

自瓦尔坎山(Hualcán)滚落的大量冰块引起了该高山湖的潮涌,这对生活在小城卡尔瓦斯(Carhuaz)的居民产生严重影响。2010年,在经历了一次冰块引发的山崩之后,长仅1公里的高山湖激起了28米高的浪头,这显示出,对该地区进行监测,刻不容缓。

“由传感器、雨量计、摄像头组成的监控系统可以为该地区提供实时信息,”Salzmann说:“一旦发生危险,我们也备好了撤离计划,既有安全区域,也有不同部门间的合作体系”。

瑞士已积累了不少重要的科技知识,并将这一体系在阿尔卑斯地区付诸实施,如今他们又把知识带到了秘鲁。

“这足以证明,虽然气候变迁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增加了风险,但我们依然可以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信息传播与交流的效果,”Deza秘鲁总干事Jean-Gabriel Duss说。

利马会议

2014年12月1-12日,将在秘鲁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0次缔约方会议(英)外部链接

这是明年12月于巴黎召开的气候会议之前,具有关键作用的一次会议。明年在巴黎,各国应就2020年后全球的减排问题达成共识,签署新的协议。

瑞士联邦环境部强调,在利马,瑞士要力争在2015 年签署协议方面取得“显著进步”。

在环境部通告中写道:“瑞士认为,所有国家都应承担起相应责任,全力以赴遵守气候条约。而且也要顾及到欠发达国家的需求”。

在利马还将就发展中国家环保政策的财务支持、创立气候绿色基金会等事宜进行讨论。瑞士将自2015年始,在3年内为此总共贡献1亿美金。

2015年春季,瑞士将公布其到2030年的减排目标,环境部表示。由瑞士各环保组织组成的气候联盟要求瑞士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1990年时的60%。

在韦尔卡努塔山脉(Cordillera Vilcanota)实施了该地区的首项措施,“我们是2010年开始的,如今已交给秘鲁的技术人员负责,”Nadine Salzmann说:“我们希望,这项工程可以持续发展,并且在公立大学中创立一种相应的学术氛围”。

信息框结尾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