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冰川融化扰乱欧洲经济



绿色和平组织成员在一个冰川湖上走钢丝

绿色和平组织成员在一个冰川湖上走钢丝

(Keystone)

莱茵、罗纳、多瑙和波河,它们的水源很多来自冰川,瑞士弗里堡大学冰川学教授Matthias Huss的一项研究显示。

每年8月经罗纳河流入地中海的河水中,1/4的水资源来自阿尔卑斯山的冰川。而在莱茵河贡献给北海的水源中,也有7%出自冰川。尽管冰川提供了大量的水源,但其总面积只占流域面积的2‰。

但冰川在不断地消融,如果冰川面积继续缩小,其蕴水量不足以供给河流,那么“它们一旦消失,就真的难以挽回了,”Huss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如果水量减少,那么也会对船运业造成多米诺效应,因为多瑙河与莱茵河是欧洲重要的水运线路。这同样还会影响到水力发电。瑞士1/4的电力得自于引水式水电站,近1/3来自抽水蓄能式水电站。水量减少还会对农业造成不良影响。

并不是所有地方都缺水,人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得到了它。如果水源在冬天以积雪的形式在冰川上被“储存”起来,那么夏天它就会流向下游。未来这样的水循环速度会加快,这就意味着,冬天水没有被“冻住”,而是引发下游的洪水;而夏天因缺水也会导致水位下降或干旱。

知之与不知

直到问题摆在眼前,人们往往置若罔闻。预计到2050年,冰川融水量就会急增,到本世纪下半叶,冰川面积将减少,到了夏天就不再会有足够的供水。

Huss承认,关于冰川融化的速度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还会继续融化:“我认为,90%的冰川将在未来90年内消融,但也不排除全部融化的可能”。但那只是最坏的预测,最好的情况是,尚有30%的冰川得到保留。

逾百年的冰川记录

Huss在研究中使用了丰富的历史数据,各河系的水文测量站对百年来的水流状况进行了测量。其中50个冰川的原始数据已积累了超过100年。距今20-30年的图表显示出这一时期冰川的高度,这样Huss就可计算出,从那时至今,共有多少立方米的冰川已经融化。

他亲自对此进行推算,他首先测量出冰川的融化体积,然后再和冰川融水流入河流中的水量进行比较。

解决之道

政界和经济界必须面对这种新情况作出调整适应,科学家的任务只是为决策提供基础的信息数据。

Huss还是比较乐观的:“我想,这还涉及到对这一情况的理解问题。在欧洲我们的经济状况还是不错的,我们至少可以做到因地制宜,修建新设备、改造旧设备”。

Agroscope研究所的Pierluigi Calanca是农业和环境专家,他认为问题在于要有“可供全年支配的充沛的水”。

他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科技方式可以解决水资源在四季的分配问题,但并不能解决水量的问题。

用水量激增,特别在瑞士取消核能源之后,可能会引发利益冲突。“能源企业每年需要固定的能源,才能保证全年的运营。这就意味着要保存足够多的水,这就会给农业带来问题,”他解释说。

农民在特定时间内需要用水,但他们不能请求能源企业为了灌溉庄稼而打开水闸。

不仅在欧洲

Huss警告说,在地球上的其他地域,如喜马拉雅山系和回归线附近的安第斯山脉,都出现了类似问题。它们的地理状况与阿尔卑斯不同,所以并不能把它们的经验直接拿来使用。

尽管如此,全球冰川的总体趋势是一致的,都处于不断减少之中,甚至会全部消失,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它们将以什么样的速度消失。

不同的地形条件意味着,各地之间的经验不能相互借鉴,例如安第斯山脉遍布陡坡和低谷,所以很难人工蓄水。

“那里的人很难适应变化了的地理条件,我想,在地球上的其他一些地方,冰川的问题更大,”Huss说。

融化的冰川

瑞士科技界最新研究显示,在所观察的冰川之中,86条长度有所减少,6条保持稳定,还有3条略微增长。

伯尔尼州的Gauligletscher融化得最严重,它缩短了196米。

科学家写到:它的冰舌被湖环绕,所以融化得格外快。

瓦莱州的Trientgletscher增长得最多-14米,前几年它还处于萎缩之中。目前它冰舌的位置较好,可能因此有所扩张并发生不定期断裂。

测量对象不仅仅包括冰河长度,还有质量平衡-雪质区别、堆积情况、冰况和融化程度等。

自1990年起,就已观测到冰河的大量萎缩。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