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城市洪水泛滥,提出安全问题

热那亚被洪水淹没的照片绕了世界一圈

(Keystone)

作为当今现代城市的曼谷、罗马和热那亚,面对洪水却显得束手无策,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据伯尔尼大学南北国家科研能力中心(NCCR)主任汉斯·霍尼(Hans Hurni)透露,在城市中心迅速发展期间,应急规划往往最易被忽视。

美国末日预言家平罗德(Harold Camping)曾预言,世界末日将于今年10月21日来临。也许他的预言中有一些道理。

仅仅两周后,意大利北部城市热那亚经历了它的“末日”,意大利报纸《时报》(Il Tempo)这样描述道。在短短12个多小时中,就有350毫米降雨落在利古里亚海岸的这座主要城市,占其年降水量的三分之一。倾盆大雨将热那亚市中心的街道变成泛滥的河流。

在10月20日遭受暴雨冲刷后,罗马也传来被洪水淹没的城市照片。之后紧接着的是曼谷。由于洪水滔天,泰国首都整片整片的地区变成人工湖泊。

然而这些灾难的发生并未令霍尼感到吃惊。“这些城市或是建在山脚下,或是建在临海的平原上,都是不可能不发洪水的地区,”霍尼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霍尼补充道,热那亚和曼谷的问题,也是所有在近几十年里迅速发展起来的城市面临的问题。“在发展过程中,安全隐患未能被慎重对待。”

成长的烦恼

过去城市总是建在安全的地区。“在最初阶段,曼谷是建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而热那亚与相邻的几条河流间也尚有距离。但随着城市的扩建,建筑与道路被修在有危险的区域。”

“大多数欧洲市镇已采取了防洪措施,例如增加江湖河流的深度和加高堤坝,这些都是因出现特殊情况才想出来的办法。”

霍尼指出,极端天气状况今后可能会越来越多,为控制其危害,首要任务应是避免在高危区域建房修路。他还支持实施预警系统。

“民众必须尽早撤离危险区域,然而在热那亚就未能做到这一点。”居民还必须了解自己所住楼宇的救生通道。

瑞士也逃不脱自然灾害,因此同样需要作自我保护。1993年,撒尔提那河(Saltina)河水泛滥,洪水侵袭了布里格市(Brig),造成两人死亡,经济损失据估计超过6亿瑞郎。

升降吊桥

“整个防洪系统完全瘫痪,”霍尼回忆道:“在这次灾害发生后,引入了预警系统,还修建了好几座升降吊桥。”

撒尔提那河主桥会根据水位自动调节高度,以预防树干树枝等漂浮物堵塞河水。整座桥最高可升高3米,全过程只需几分钟。

该市的几条旧人行桥也被替换成在必要时能快速解体的桥梁。这些新结构在2000年经受了考验,当时的河水水量超过1993年水平,多亏了新系统,将损失控制在最小。

然而与此同时,瑞士其它城镇却受到洪水的严重影响。“我不敢肯定瑞士所有市镇的保护措施都能到位。我们并不总能做好面对潜在危险的准备,”霍尼表示。

伯尔尼阿尔卑斯地区布里恩茨(Brienz)的村庄就是最好的例子。“一个多世纪以来,他们一直在山涧的扇形冲积区域里造房子。结果是灾难性的:无数房屋在2005年的洪水中被冲毁。”

不过霍尼并不相信奇迹。“无论是把房屋移出危险区域,或是巩固防洪结构,都不可能完全排除风险。也许我们应该开始学习与灾害共存。”

国家警报中心

在发生极端天气状况或严重地震时,国家警报中心(National Alarm Centre)会把瑞士气象局(Swiss Meteorological Office)或瑞士地震服务中心(Swiss Seismological Service)的警报发送到受灾各州、军队、联邦警察局及其它有关单位。

向民众发出的警报通过遍布全国的7’750个警报器发送,通常这些警报器由各州警察局进行操作。

之后民众应当收听瑞士广播公司(Swiss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的电台播报,以了解情况。

信息框结尾

联邦责任

由于瑞士的联邦体系,有关联邦机构在发生自然灾害时,只能充当配角。

群众防护局替负责指导现场救援。

而联邦水利地质局负责预防工作。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