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制表大师 瑞士钟表行业已经不再有真正的创新

Ludwig Oechslin:一位优秀的瑞士制表大师

Ludwig Oechslin:一位优秀的瑞士制表大师

瑞士钟表享誉全球,有着数百年的传统技艺。Ludwig Oechslin是瑞士最好的复杂机械机芯手表制造大师之一,他担任了十多年瑞士拉绍德封国际钟表博物馆馆长职务,刚刚离任。在接受瑞士资讯采访的时候,他表达了对瑞士钟表业的担忧。

尽管位于约海拔1000米高处,但瑞士钟表古城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的这个冬季并不寒冷。

这座城市原本是一座为方便钟表作坊而建造的汝拉州城市,却于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然而它依然不是一座观光城市,而像从前一样,还是瑞士钟表制造的重要基地。

拉绍德封也是瑞士最大钟表博物馆-国际钟表博物馆(MIH)所在地,Ludwig Oechslin担任了十多年馆长,现在这位别具匠心的钟表名匠从这个职位上退了下来。他曾为苏黎世钟表首饰名店Türler制造了著名的天象时钟,这个时钟是世界上最复杂的钟表之一。从今年3月分开始,他将重操旧业,投入自家手表品牌的制造。

制表大师Ludwig Oechslin其人

1952年生于意大利。在完成制表师学徒之前,曾在巴塞尔和伯尔尼大学学习考古、希腊语、拉丁语和古历史学,并获得了历史和哲学博士头衔。

在学徒期间,他曾在梵蒂冈研究并重新组装了一个由400个部件组成的天象时钟,这个时钟上显示月亮、太阳和月相的位置。

他也是苏黎世Türler天象时钟的制作者,这是世界上最完善、最复杂的钟表之一,很长一段时间,他曾为雅典表(Ulysse Nardin)品牌工作。

2009年他在卢塞恩创办了自己的钟表品牌,标志是一个橘黄色的点,通过这个点可以看出天、月或者星期的变化。

自2001年起他一直担任拉绍德封国际钟表博物馆的馆长,2014年2月底,他将从这个岗位上退休。

end of infobox

swissinfo.ch:拉绍德封被收录为世界遗产之后,是否对来访人数产生了影响?

Ludwig Oechslin:在来访人数上并没有很明显的增长,多年来,每年的来访者数字一直保持在30'000-40'000人之间。其中约60%来自国外,其他的来自瑞士德语区。有所变化的是,那些来参观博物馆的人,也开始对这座城市感兴趣……

swissinfo.ch:国际钟表博物馆的作用是什么?

L.O.:这里讲述了钟表制做的历史及计时制度对人类的影响,这类博物馆中,我们堪称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们拥有最大、最完善的钟表收藏。国际钟表博物馆也是当今制表大师们的灵感源泉,在过去的几年中,我觉察到这些钟表大师在创造力上的乏力无助。所以当他们没有主意的时候,会来这里从过去的工艺中挖掘一些灵感。

(Türler)

swissinfo.ch: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品牌在为他们所谓的创新而自鸣得意,这些是真正的创新吗?

L.O.:不是,近几年钟表行业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创新可言。某些制表大师在机械组合或者调整着重点上下功夫,但是这些都不是什么创举,目的也只是为了有利于销售,并不是为了解决问题。因此我只能称这些手表为 “机械首饰”,因为只是在装饰、设计尤其是在市场营销上进行了革新。

swissinfo.ch:为什么那些构造复杂的手表销路比较好?

L.O.:一块手表功能越多,也就是说看得到却不一定理解的东西越多,就越能与首饰媲美。正是利用这一理念,瑞士钟表业度过了1970年间的难关。

首饰像面包一样是人类不可缺少的东西:自尼安德特人时代起人类就开始佩戴首饰,首饰的作用是为了展示自己,也是为了与同类交流。因此围绕这些产品发生的事情,可以算作交流的基础。而人类又离不开交流,这就注定了瑞士钟表有着美好的前景。 

swissinfo.ch:瑞士钟表业的使命一直是满足人类的物质欲望?

L.O.:不是,直到1970年代的危机,瑞士钟表业一直以手表的使用价值和精工制作来吸引消费者。危机之后才注意到消费者对手表美观的兴趣。自此才开始在这上面花功夫,也正是因为这一观念的转换才挽救了瑞士钟表业。

swissinfo.ch:“瑞士制造”标签是成功的主要因素吗?

L.O.:对我来说这个“瑞士制造”标签是只是一种虚设。所有制造一支手表所需要的原料,无论钢铁还是黄铜,瑞士都不出产。但是只要是在瑞士加工的,就可以被打上“瑞士制造”的标签。瑞士制造产品对消费者一定有吸引力,但是这与原料产地无关。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在人力上,如果没有法国边境过来的移民工人也不会有瑞士钟表业。

swissinfo.ch:但是瑞士技能是存在的?

L.O.:存在,而且看起来“瑞士技能”很难转移到别处,但是瑞士手表的制作却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而多年经验积累的专业知识精华却无法复制。

比如中国30年来一直在尝试超过我们。当然中国如今也有能力生产出像瑞士表一样,高质量、多功能的手表。但是他们还是缺少丰富的技能知识,这不仅体现在一些微小的细节上,也体现在创新层面。 

(swiss-image)

swissinfo.ch:瑞士钟表业越来越被大集团中心所统领(斯沃琪、厉峰Richemont、路威酩轩LVMH、劳力士)。您是否由此看到对小品牌的威胁?

L.O.:如果能生产优势产品,那么小企业可能还有生存的希望。但是如果他们想效仿大集团,就等于自取灭亡。

大集团体制繁重和僵固,他们的优势地位对于钟表工业的多样化发展构成了风险。 

swissinfo.ch:大集团的优势还有什么其他影响?

L.O.:对钟表城市的社会生活也产生了影响。拉绍德封有很多钟表行业的职位,而且是所有大品牌表的驻地(百达翡丽、卡地亚、豪雅等),而且都在拉绍德封建有工厂。但是总部却不在拉绍德封,那些大老板们不在这座城市纳税。他们也不再向地方社团,比如足球、冰球俱乐部投资,以前这曾是居民的骄傲。同时拉绍德封的许多店铺都关闭了,有时候街道一片死寂。

swissinfo.ch:如今制表师还是梦想职业吗?

L.O.:起码我还会为之着迷。我从很小的部件开始做起,这些小部件后来会组成功能出色的手表,这需要创造力。创造出一件艺术品,令人得到很大的快乐。

现在大多数制表师都是部件组装的专家,他们将各种机器制造的小齿轮、小轮子等组装起来,对此我并不反对,但我本人不会这样做。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