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被忽略的疾病 谁愿为疟疾疫苗买单?



苏丹小男孩Tukul和他的家人坐在一起,在这个国家儿童很容易死于这种很容易预防的疾病-疟疾

苏丹小男孩Tukul和他的家人坐在一起,在这个国家儿童很容易死于这种很容易预防的疾病-疟疾

(AFP)

近10年来疟疾的全球死亡率正在降低,这主要应归功于私人提供的款项。可是这场战争还远未打赢,而各国政府在签署一项为资助对抗 “被忽略疾病”的强制性公约上,却难以达成共识。

“疟疾市场需求量巨大,但利润却很低。”疟疾药品事业会(MMV)的这个声明尖锐而真实地道出真相,一针见血地解释了,为什么长期以来被认为是空气不好造成的疟疾,每年仍导致数万儿童丧生,绝大多数发生在非洲。

20世纪末,这种寄生虫出现了对传统药物的抗药性,而新药物生产却断了档。一群公共和私人捐赠者(包括瑞士政府)因而创办疟疾药品事业会,致力于开发新型、有效和廉价的抗疟疗法。在同一形势下,由无国界医生(MSF)共同创办的被忽略疾病药物研发组织(DNDi)也于2003年在日内瓦成立。

这些组织(得到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巨额资金支持)与其它机构一起,为21世纪初的疟疾死亡率降低做出大量贡献。

“在此前的20年里不断传来坏消息。上世纪60年代人们曾梦想消除疟疾,此后情况却不断恶化。本世纪前10年,人们再次发起抗疟运动,通过新途径、新疗法、大幅推广使用药浸蚊帐等做法,令某些国家的疟疾病例出现下降,”被忽略疾病药物研发组织主席伯纳德·贝库尔(Bernard Pécoul)确认。

疟疾的确属于被忽略疾病-即主要威胁贫困国家的各种疾病。“在近30年发现的所有新药物中,只有1%对被忽略疾病具有一定价值,而这类疾病在全球总发病率中所占百分比却超过12%,”贝库尔透露。

成功的故事

正是为了改变这种平衡的失调,疟疾药品事业会、被忽略疾病药物研发组织和其它组织在做着不懈的努力。以抗疟药物Coartem为例,这是两种活性物质的组合,其中一种为青蒿提取物。青蒿是种为中医所熟悉的植物,而诺华制药(Novartis)生产的Coartem被世界卫生组织视为目前最好的抗疟药物。

这种药物于上世纪90年代问世,主要针对去热带地区旅行的西方游客,其治疗费用为12美元(约合75元人民币)左右。该药物对非洲儿童而言异常昂贵,也不适用,因其配方乃为成人研制。2003年,诺华公司联系了疟疾药品事业会,后者同意参与投资开发该药的儿科药物,并于2009年投入市场。另外从2001年起,按照与世卫组织的协议,Coartem以原价销售,每个疗程约为1美元(约合6.35元人民币)。该药已经改变了上百万儿童的生命。从利润角度,诺华基本上分文不赚,但形象上却大有改善。

遗憾的是,尽管贝库尔感谢诺华的成果与努力,却不得不承认,“这个成功故事得算是规则中的例外。”

难产的公约

为了使这种例外成为规则,对抗疟疾和其它被忽略疾病的参与者希望世卫组织能够制订一份公约,强制为发展中国家的卫生需要进行研发。

5月份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上,这一主题也在议事日程之内。世卫组织专家小组特别提出,如果各国至少拿出国内生产总值的0.01%用于这一目的,那么每年用于贫困人口疾病的研发资金就会由30亿美元(约合191亿元人民币)提高到60亿美元(约合381亿元人民币)。这一提议遭到以美国(已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0.01%用于这一领域)、日本和多数欧洲国家为首的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反对。经过被无国界医生代表团评价为“极其艰难”的谈判,到结束时,这些国家成功令大会讨论推迟一年,之前还应先进行地区一级的咨询。

“我们都想不通。这还只是开始谈判而已,可议题已在世界卫生大会的案头上摆了至少10年,”贝库尔感叹道:“令我们同样吃惊的,是制药工业代表的态度,他们在谈判中表现得非常理智。他们同意诊断、同意强化研发,即使是通过国家基金,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解决方案不是在他们目前的商业计划中能找到的。”

无国界医生组织同样感到失望。他们再清楚不过,为富裕国家开发的药物对贫困国家来说往往过于昂贵,而在儿童因艾滋病死亡时,用于成人的抗艾药物毫无用处,或是在非洲的热带丛林中,在冰箱中保存疫苗都能成为难题。“我们支持肯尼亚的建议,该国想要立即开始谈判,”该组织发言人凯蒂·阿瑟祖赫(Katy Athersuch)解释:“我们现在希望各国不要浪费这一年的时间,而是以建设性方式好好地利用起来。”

一年后再会

瑞士的态度与西方阵营其它国家相差无几,也不十分支持签署一份强制性公约。“我们意识到很难在这方面取得共识,”联邦公共卫生局国际事务主任高丹茨·基尔伯施密德(Gaudenz Silberschmidt)大使指出:“专家小组在大会开幕前一个月提交了报告。据我所知,没有一个国家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咨询到所有相关部门的信息、做出保证性决议,尤其是涉及财政问题的决议。”

瑞士也并非不了解实情。“专家小组做了卓越的分析,”大使表示:“然而我们完全不认为一项公约就能解决问题。我们会很快对该问题作深入研究,以找出最合适的结构性机制。”

瑞士自2002年起就已向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提供了5’110万瑞郎(约合3.35亿元人民币)资金。据从事公共开发援助与保健参与单位联络工作的瑞士疟疾组织(Swiss Malaria Group)透露,瑞士在此期间将与欧洲其它国家保持行动上的一致。

瑞士疟疾组织成员、巴塞尔热带研究所疟疾疫苗研究员布莱兹·甘顿(Blaise Genton)认为,瑞士的贡献“与其它的发展援助一样,还不够大方”。不过他称赞了新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的一个讲话,当时部长先生出席了该组织在日内瓦博物馆所办展览的开幕式。这位教授强调:“部长先生似乎很关注这一问题,也希望做些实事。”

真正的祸害

这种世界上传播最广的传染病是疟原虫属寄生虫所致。这些寄生虫通过被称为“疟疾病媒”的受感染按蚊叮咬进行人际传播,主要在黄昏至拂晓期间叮咬。疟疾可防可治,但免疫力差的人若不能或得不到治疗,就会死亡。

全世界约一半人口面临疟疾风险。多数疟疾病例和死亡发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然而,亚洲、拉丁美洲以及中东和部分欧洲地区也受到影响。

症状:一般在被按蚊叮咬10-15天后会出现症状。最初症状(发热、头痛、寒战和呕吐)可能较轻,并因此而难以发现是疟疾。如果不在24小时内予以治疗,恶性疟(4种能感染人类的疟原虫中最危险的一种)可能发展成严重疾病,并且往往会致命。

2010年疟疾估计导致65.5万人死亡,其中81%在非洲,且绝大部分都是5岁以下儿童。同年在全世界共有2.16亿疟疾病例。这两个数字都为估计值。在疟疾肆虐的国家,由于卫生设施条件落后,无法诊断和准确统计所有病例。

自本世纪初以来疟疾的死亡率正在降低。2000年,据估计死于疟疾的人数尚为1百万,疟疾病例为2.33亿。疟疾的死亡率已在全球降低了34.5%,而在11个非洲国家则甚至达到超过50%。但专家认为这些进展仍不稳固。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信息框结尾

疟疾……

-每45秒会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他们主要集中在非洲

-仅对付疟疾一项,就占到非洲国家公共卫生总开支的40%

-每年给非洲造成的国内生产总值损失达120-300亿美元

(来源:疟疾药品事业会)

信息框结尾


(译自法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