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移民瑞士的家長說:“停課是唯一正確的辦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13日 - 09:00
瑞士资讯
接受瑞士資訊採訪的外國家長大多對子女居家學習的狀態表示滿意,但同時也提出不少問題。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3月13日閉校,2個月居家上課,5月11日復課- 新冠危機讓瑞士中小學生和家長們經歷了一個“跌宕起伏”的學期。在依然被疫情陰霾籠罩的開學季,瑞士資訊採訪了幾位移民父母:關於停課、居家教學、校內防疫,他們帶著不同的“跨國”視角進行了回顧和展望。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資訊採訪到的家長均找到了各自應對特殊時期的方式,這和他們很高的融入程度不無關係。不能忽視的是,“對於移民不久的家庭來說,半禁閉期間與世隔絕的狀態要難熬得多。”移民學生融入方面的專業人士說。


家長的話

“台灣人最覺得不可思議的是,為什麼瑞士政府如此相信WHO的數據和指示。台灣能夠防疫成功,就是完全不採納WHO的建議和說法。” (台灣媽媽)

“給孩子們上課不是家長的職責,我們很有可能教給孩子錯誤的內容,尤其是有的家長自己就不掌握法語。” (黎巴嫩媽媽)

 “很多有工作的家長沒有時間陪孩子運動,結果孩子在居家期間長胖。以後不妨設立一門飲食健康課程。” (烏克蘭媽媽)

“在瑞士,同班同學一般都家住附近,家長互相都認識,心裡有數。在美國,一個班的孩子來自四面八方- 疫情期間,會加重家長的不安。” (美國媽媽)

“停課期間,孩子們壓力小一些,每天可以多睡半個小時,這很好。” (烏克蘭媽媽)

“孩子在家學習的附加好處是:因為省了托兒費用和外出活動的開銷,我們的家庭預算突然寬裕起來。” (黎巴嫩媽媽)

 “疫情之初的口罩無用論給很多生活在瑞士的台灣媽媽造成困擾:孩子和先生都不願意戴口罩,讓家庭生活很不和諧。” (台灣媽媽)

“我女兒的老師Ipekjian女士親自把我女兒沒來得及帶回家的復活節手工送到了家裡。她做了很多超出份內的工作,經常和學生視訊通話,耐心傾聽,這給了我女兒很大的幫助。” (烏克蘭媽媽)

End of insertion

終於停課了

因為原籍國疫情發生較早,比起瑞士民眾,多位接受採訪的家長早一步意識到病毒的危害。當瑞士學校3月中宣布停課時,他們早已憂心忡忡。 “我所認識的、在瑞士的台灣家庭多半都很擔心孩子上學會增加感染機率。有的甚至很早就舉家回台灣了。”家住蘇黎世州的台灣媽媽美璇*說。

3月中,停課令在聯邦政府、州政府以及跨州教育部部長聯合會多方經過漫長討論後得以下達。移居瑞士沃州多年的烏克蘭媽媽Yulia對這一“遲來“的決定表示理解:“瑞士學校本該提早兩週閉校。當然,這也不是學校的錯。決定做得比較慢,這算是瑞士政治層面的普遍特性吧。”

緊急停課(週五宣布,週一執行)並未讓每個家庭感到措手不及。不止一位媽媽說到,因為自己是全職母親,所以可以“無縫銜接”孩子居家學習的模式。 “我和孩子突然有了更多親子時光,大家都很高興。”弗里堡州的黎巴嫩媽媽Mounira說,“但我也知道,要是家長還要上班,可能就不太好辦了。”

在家上課:因人而異,因家而異

美璇夫婦就是這種情況。他們的孩子上小學一年級,老師給學生們準備了習作本,規定進度,每個孩子每週有20-30分鐘的單獨線上課程。 “這個每週一次的課程比較像是檢查父母是否確實在家教導了孩子的課業。只指派功課,讓父母在家教,這種方式並不合適所有家庭。即使在家上班,我們還是得上班。” 美璇說道。後來美璇放下部分工作,擔起了教兒子的一切任務。

住在伯恩州的美國媽媽Jessica也是職業女性,她家和鄰居情況相近的一家結成互助小組,由兩家家長輪流照顧、輔導孩子。她覺得老師指派作業並規定進度的做法很適合自己8歲的兒子,“他需要明確的指令而去付諸行動。” 但是作為外國家長,輔導孩子時,確實會遇到一些語言上的困難。 “有時德語的練習說明特別複雜,我和孩子都不完全理解,讓我怎麼去指導孩子?孩子居家學習期間,老師和家長的溝通變得特別重要。”

定居聖加侖州的德國爸爸Volker沒有語言障礙,而且家裡向來十分重視子女的教育。他覺得從老師那裡獲得的信息和支持雖然不多,但尚且足夠。 “據我所知,沒有哪所德國學校像我們這裡的學校那樣為學生組織'視訊會議'。我德國朋友的孩子只是收到很多功課,家長從老師那裡得到的支持很少,甚至沒有。”儘管如此,他的兩個孩子(小學畢業班及初中)還是覺得學到的東西比正常學期要少。

Mounira對孩子學習進度倒毫不憂心:“我女兒二年級,她居家學習期間一直是在複習以前學的東西,老師完全沒有指派新的學習內容,我其實覺得這樣很好。每個家庭條件都不同,安排太多新教學會拉大學生間的差距。尤其是新移民家庭,不是所有家長都能'變成老師'給孩子上課。”

弗里堡州公共教育、文化、體育局(DICS)的移民學生融入負責人Adrienne Berger對瑞士資訊說,對於根本不懂語言教學的家庭而言,情況非常複雜。在弗里堡州,為了保證學生搞懂練習要求,老師和學生有時會一天多次聯絡。 ” 但提高移民學生的語言能力依然是個挑戰,他們在家裡無論是聽說法語的機會,還是和同學的互動都更少。“

除此以外,老師們還會盡量把習題和作業送到學生家中。 “但同時,有的老師也會產生‘干擾過度’的顧慮。所以說,即使我們在朝這個方向努力,但也不能否認,遠距教學確實存在不平等的風險。” Berger向瑞士資訊坦誠道。

更多網上學習

談到“在家學期期間,對學校有哪些期望“的問題時,幾位家長不約而同地提到了一點:發展遠距教學。

美國學校一直處於停課狀態,因為高科技在教學中的普遍應用,那裡的遠距教學進行得也相對順利。 Jessica介紹道:“在加州,孩子甚至在幼兒園,就會開始通過使用zoom軟件參與在線課程。而且和瑞士不同的是,老師和學生在網上的互動不是一對一的聊天,而是進行真正的班級教學。”在瑞士小學,尤其是對低年級的學生,老師還是以郵寄作業的形式進行遠距教學。要知道在美國,郵政已經是過時的方式。而且,我們會覺得信件可能會傳遞病毒! ”

中國的遠距教學在疫情期間也百花齊放,“不僅有官方機構提供的網絡學習資源,免費向學生開放,還有琳瑯滿目的各科付費網課和手機應用教學軟體可以選擇。” 來自中國大陸的媽媽雲西說到。

給孩子戴口罩?

有了5月學校復課的經歷,大多受訪家長均表示希望學校未來能夠加強防疫措施。美璇回憶道: “5月復課後,孩子們在第一週還可以保持社交距離,但第二週開始,一起遊戲和運動,孩子們已經沒有距離。” Volker也說:“我覺得學生間應該保持更多社交距離。之前有些學生-估計是受家長的影響-對保持身體距離毫不在意。”

Mounira說:“要是疫情再度來襲,希望學校能更及時地停課。” Volker也認為這是唯一正確的應對辦法。如若疫情嚴峻化,美璇期望瑞士學校實施校內強制口佩戴罩和測量體溫的辦法。

日內瓦大學病毒疾病研究中心負責人Isabella Eckerle在瑞士德語廣播"時間迴響"節目中就開學季家長們的擔憂回應道,鑑於瑞士目前較高的每日新增感染病例,“中小學必須努力制定適用於秋季學期的有效防疫策略,因為病毒在校內傳播的危險不可忽視。 ”

除了以前強調的勤洗手和尊重社交距離外,Eckerle還特別提出保持教室內空氣流通的重要性:“新冠病毒已被證實可以通過空氣傳播。這意味著,如果很多學生長時間共處於同一教室內,會增加感染風險。特別是在秋冬季,門窗關閉的情況下。” 此外,Eckerle提到對在校學生進行經常性的新冠病毒測試非常重要,而且教師應該擁有接受快速測試的優先權。 “否則,等到校內出現多人感染再行動就為時已晚。”

一個遊戲

開發遠距教學、加強防疫教育-沃州教育、青年問題和文化局(DFJC,法)外部链接開發的一個電子遊戲CoronaQuest(法)外部链接正好呼應了受訪家長們的希望。

通過“病毒牌” +“進攻牌“(咳嗽、發燒、疲倦等)與”防衛牌“(洗手、休息、尋求幫助等) +“衛士牌”(老師、家長和護士)的抗衡,這個網上紙牌遊戲不僅讓孩子們在玩中熟悉了防禦及對抗病毒的辦法,也有助於他們消解面對病毒的焦慮情緒,並增強他們向成人尋求幫助的意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為了回應移民學生家庭的需要,遊戲還被翻譯成了沃州居民使用最廣泛的10個語言(法、德、意、英、西、葡、阿爾巴尼亞、克羅地亞、塞爾維亞和波斯尼亞語)。這個為本州學生設計的學習遊戲意外地得到全球用戶的關注:其使用者一半位於瑞士,另一半來自法、美、德,甚至中國等70多個國家,遊戲使用次數至今已近32萬局。

雖然設計初衷是為了豐富課堂教學,但孩子們也常常在課外時間玩上幾局。在學與玩的過程中,他們還可以自創紙牌,作為遊戲的延申。 “我們已經為秋季新學期對遊戲進行了升級,其中一些靈感和新牌種就是來自沃州學生的提議。”項目負責人Julien Schekter介紹道。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