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让栖身瑞士的非法移民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3月18日,在洛桑市中心排队领取食物的人排起了长龙。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目前尚未平息的新冠疫情,让非法滞留于这个以生活成本高昂而著称的国度、无任何合法居留许可证件的约10万名非正规移民-也就是驻瑞无证件“黑户”所面临的严峻挑战正不断加剧。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5月07日 - 09:30

“我有不少朋友,我们素来彼此依靠、互相帮衬,不过这次,我们都遭受了疫情危机的重创。多亏我的一个朋友嫁了个瑞士人,最近不时借钱给我,我才勉强能够维持生计。新冠病毒已经导致这个国度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贫困,”曾一路辗转从多米尼加共和国“偷渡”到瑞士落脚的玛丽安娜(Mariana)*说道。这名34岁的女性,靠常年从事非法家政工作、帮人打扫屋子赖以谋生。

“即便是考虑到当前疫情特殊情况,我已经不上门给人打扫卫生了,但还是有两户家庭,眼下依然按照疫情之前我每周给他们提供家政服务的工作小时数,照常付我工资。他们告诉我,我可以在疫情平息之后每周多做一小时的上门清洁打扫,以此作为对他们的补偿。不过,其他的老客户没法这么慷慨,因为他们要么是因为新冠疫情丢了工作的外国人,要么就是近期自觉在家隔离、不需要我帮忙打扫卫生。”

眼下,玛丽安娜和三五好友合住在毗邻瑞士西北部弗里堡州(Fribourg)穆尔腾市(Murten)的一座小村庄里。她仍然期待满怀期望,盼望随着工商企业逐步重启、恢复运营,自己能够找到新的谋生之道。

“虽然我在瑞士本土商户和企业不认识任何可信赖的人,但我还是想暂时找份务农的工作。一位年轻的难民告诉我,现如今,有些瑞士农民在征募和接纳没有瑞士合法居留许可的外来移民种植芦笋。那位难民正给他们打工,与此同时,他还能领取社会救助金。对我来说,这似乎挺不公平的,但还能怎么样?也只能如此。至少我没有给瑞士这个国家增添负担。我一向自食其力,然而就因为新冠疫情,现在我没法再靠上门帮人打扫屋子养活自己了。”

和在其他许多国家一样,长期栖身于瑞士、已在此落地扎根且拥有正常生活状态的非法移民,从事着当地人敬而远之、不愿从事的工作。他们的身影活跃于建筑工地、家政清洁、厨房烹饪、照看孩子、甚至沦为性工作者,在瑞士社会的夹缝中求生存。在经济繁荣时期,他们能够挣钱养家糊口、聊以维生,不仅能支付房租,手头还能剩下些余钱,定期寄回原籍国接济亲戚。

而在经济萧条的困难时期,这些非法滞留在以生活成本高昂而著称的国家的无证件“黑户”,由于缺乏与其他从业者同等的安全保障,因此,往往会遭受最严重的打击。

整个家庭骤然失业

“有没有什么财政援助能帮我们支付房租呢?”提问的是赫克托尔(Hector)*。这位来自尼加拉瓜、却没有任何瑞士合法居留许可证件的非法移民,目前正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定居于瑞士。

自今年3月初迄今,他和妻子始终处在失业状态。尽管如此,他们还必须得按月支付1000瑞郎(折合人民币约为7300元)的房租,毫无疑问,眼下这一家子迫切需要帮助。

新冠疫情危机期间,苏黎世、卢塞恩、巴塞尔、伯尔尼、日内瓦和洛桑的各类组织以及多家援助中心,已相继通过提供餐券、食物等生活日用品帮助贫困群体解决基本日常开支问题。然而,寻求咨询和财政援助的申请,依然如潮水般源源不断地涌来。

“仅苏黎世市就有400多人致电给我们,希望我们能提供经济援助,从而让他们有能力负担居家隔离防疫期间的必要开支,”“无证件人士接待处”苏黎世中心(Sans-Papiers Anlaufstelle Zürich SPAZ,德)负责人碧·施瓦格(Bea Schwager)介绍称。

就在瑞士工商企业因防疫隔离封锁措施而被迫暂时性关门停业之初,“无证件人士接待处”便开始呼吁民众向生活在瑞士的外来非法移民捐款。

“迄今为止,我们已募集到的捐款金额高达约10万瑞郎(约为73万元人民币),不过,其中的绝大部分已经发放下去了,”施瓦格解释道,“目前,我们已暂停了援助金的后续分配,因为我们必须得重新评估,该如何继续接下来的募捐和分配工作。”

新冠危机还会持续多久?

瑞士法语区沃州专为陷于困境的民众提供咨询和帮助的新教社会中心(CSP)工作人员米利亚姆·施瓦布(Myriam Schwab)坦言,目前,该中心最大的忧虑是根本就不知道当前这种状况还会持续多久。

“尽管提供经济援助并不是我们主要从事的工作,因为我们素来聚焦的工作重点是提供咨询服务。不过,目前我们正在积极筹募资金,从而为在当前疫情非常时期无法申领到公共救助金的人提供帮助。”

“沃州集体支助无证件人士协会”(CVSSP)主席拜伦·阿劳卡(Byron Allauca)解释道,人们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除了一日三餐等基本需求,缴纳房租也是亟待解决的一大关键难题。

“很多人已经囊中羞涩,实在没有能力去支付4月的房租。瑞士天主教慈善组织’明爱会‘(Caritas)通过发放购物代金券,让他们得以在商店里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购买到食物;于此同时,新教教会运动也为他们提供定额食物配给。譬如在洛桑市,就在疫情暴发之前,新教教会就给当地贫困民众分发了80份的定额粮食配给;如今其发放量已增加到了350份,”阿劳卡介绍道。

新教社会中心和沃州集体支助无证件人士协会,已携手沃州的其他多家组织,于4月中旬同时致信联邦、沃州以及该州各市政相关管理部门,呼吁官方为涵盖无瑞士合法居留许可的非法移民在内的社会最弱势群体提供经济救助和其他支持。然而迄今,他们尚未受到回复。

施瓦布警示道,遗憾的是,尽管防疫封锁限制措施逐步放宽,非法移民在瑞士的生活境遇也不太可能有所改善。

“对于那些没有瑞士合法居留许可的人来说,即便是限制措施解除,将来也很难在瑞士找到工作。获得就业机会,对他们在瑞士的生存可谓至关重要。然而,我们现在已经步入了一个萧条惨淡的时期。你只需要翻看、回溯一下瑞士的移民史就会发现,旦逢危机时期,最脆弱、受创最严重的永远都是外籍劳工。他们,是最终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的人。”


*为保护受访者,此处均采用匿名。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