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一觉睡到瑞士


作者:灯不鲁姑


从上海飞苏黎世的航班,抵达已是下午,再转了三趟火车进山,在车站吃了晚餐,到酒店天已经全黑了,这时候国内已是凌晨两点,巨困,我倒头就睡。

迷迷瞪瞪醒来,天刚蒙蒙亮,起身沐浴,忽见窗外雪花纷纷飘落,山坡上幢幢木屋,像洒了糖霜的巧克力房子。伸手取大毛巾,竟是暖热的。



忽然意识到身在瑞士。客房的毛巾架是可控温的暖气管,它被设定在舒适的温度,让浴巾干爽暖和。在瑞士住店,无论大酒店小客栈,总能遇到一些特别体贴的细节。

Le Grand Hotel du Lac:优雅之舞

沃韦小镇,雪山映照的日内瓦湖畔,有个140多年的小酒店——Le Grand Hotel du Lac,位列“瑞士顶级奢华酒店”, 只有50间客房,外观低调,内里尊贵、私密、有活力,服务品质尤其好,是贵族们最喜爱的酒店,曾得英国女皇青睐。作家布鲁克娜(Anita Brookner)获得布克奖的小说《湖畔酒店》(Hotel du Lac),即以这里为故事舞台。

在酒店大堂,我就几乎挪不开步子。无处不在的鲜花,品种、色彩、造型之丰富超出想象,肆意张扬的艳光似乎要掩盖所有的人影,却盖不住大堂里一个奢华沉稳又奇妙的空间:古董家具,珍贵艺术品,奇趣的异国风情小摆设、貌似寻常却耐人寻味的生活用品……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沙龙,给住客休息喝茶的地方。

我很快发现,这个小酒店里,古董和艺术品随处可见,而且都是在日常使用中。这样的宝贝,气质尊贵却不孤傲,有奇异的感染力:安静的楼道里,一个古董花器和鲜花的相亲相爱,就让整条走廊温暖起来,显出活泼生气。

客房空间慷慨,露台窗户皆宽大,每个角落都能看见湖水雪山,我住的那间,色调是一种极其漂亮的蓝色,仿佛从晨曦中的湖水升起;同伴的房间则是一种落日辉光般的橙色,气氛温暖。酒店总经理鲁道夫先生(Rudolph)对此的解释很文艺,“这栋小楼一直保持着独立优雅的风格,一半出自澄碧寂静的日内瓦湖,一半出自无与伦比的历史记忆和尊贵气质。”

他又说:“尊贵的酒店不会有无根的奢华,这里所有古董,除了酒店当年的收藏,其余都是著名设计师拜访世界各地古董店、画廊、跳蚤市场,专为搜罗而来,它们必需与酒店风格相契合。”

他说,所有古董摆设都只有一个目的:让住客享受独特的、高品质的居家之美。

Widder Hotel:凸窗如梦

在瑞士住店,走向客房时总是很期待,因为往往有惊喜:房间的装饰、窗外的风景、酒店的迎客小礼物……

推门时最大一次惊喜发生在苏黎世维达酒店(Widder Hotel)——我的房间里,居然有一个古老的凸窗!

这种带有壁画彩雕的中世纪凸窗,我在瑞士东部和德国古镇看到过,煞是惊艳,每每站在街上呆看,从没想到有一天会住到里面去。

当年富家女眷倚窗看景的精巧空间,现在安放了一张小书桌在那儿,这么一个珍贵的袖珍“写字间”,大大超出了我的梦想。

维达酒店也在“瑞士顶级奢华酒店”之列,由9栋精致坚固的古老小楼组成,它们是10世纪到14世纪的建筑杰作,被列为瑞士国家级文物。

这家酒店有只有42间客房和7间套房,但每一间都迥然不同,室内装饰风格从10世纪到18世纪,令人有时光倒流之感;但酒店的设施现代化程度却非常高。中世纪的讲究,现代科技的便捷,一个也没少。

一年四季,这里的客房都被预订出去,客人中有不少是世界各国政要富豪,包括瑞典女王。他们喜欢这里低调、私密、精致的风格。

我的房间订下后,酒店曾给我电邮细询抵达时间,及至进了客房,我才明白为什么——有一瓶用冰桶预备好的白葡萄酒在等我,这是酒店送给客人的欢迎饮品,温度刚刚好!

一旁还放着为我印好的新名片——我的名字下,是酒店的地址。

于是进房后第一件事变成了赏酒。居然是一支相当有品质的好酒:酒体四平八稳,却很有性格,又不过分用力,而是欲放还收的含蓄,恰到好处,回味绵长。

后来对酒店多了一些了解,觉得二者性格颇似,这酒真可以做酒店的代言。把这个感觉告诉酒店总经理布鲁切先生 (Regula Brucher),他非常高兴:“这是我们专门举办品酒会,请了十几个专家选出来的!”

在苏黎世那两天,我最爱呆的地方,就是客房的凸窗了。坐在这里看书写字饮酒,看窗下巷子里的各色行人,看对面小楼的邻居,侧面的教堂,看电车驶过巷口横街……几乎忘了自己的游客身份,恍惚是当年借居在此的学生。

Schloss Wartegg:森林的芳香

Schloss Wartegg曾经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城堡——奥地利皇帝卡尔一世皇后齐塔娘家的物业,卡尔一世流亡瑞士时和皇后住在这里。城堡建在博登湖南岸的森林里,快500岁了。

现在古堡是一个酒店,若是放在法国,怎么也是顶级奢华的场所,但瑞士人另有想法。主人只做了三星酒店。

我去时是六月初,在古木参天的森林里走了二十分钟,先看见环绕着城堡的超大花园,数十种初夏花卉开得声势浩大,如洗的空气中,青郁的树木气息和各种花朵的芬芳混合在一起,芳香弥漫天地,我走得步步惊喜。

和这些花儿相比,城堡似乎有点过于朴素了

门厅很小,前台只有半张书桌大,平时无人,要按铃才有人出来。简单的休息区旁,有个给客人共用的小厨房,免费提供的茶和咖啡,茶的品种非常多;收费的小食饮品是完全自助的,客人自行取用后签字即可。

我的房间在顶楼,一路走上去,楼梯每个转角处都有小窗,让你从不同角度看他家的森林和花园。房间不大,设计简洁可爱,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博登湖。

古堡主人一家住在顶楼。主客共用的场所很多:音乐厅周末常举办小型音乐会,图书室落地窗外花草丰美;但古堡最迷人的地方,还是古堡之外——郁郁苍苍的森林和姹紫嫣红的超大花园,我住在这家酒店时,几乎整天呆在那里。

后来和古堡主人克里斯朵夫(Christoph Adrian Mijnssen)谈起来,他说这正是他所希望的。

“当年买下古堡,就是因为爱上它的森林;买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聘请欧洲最出色的园艺家。”他说。

现在,环绕古堡的每一丛花,都与古堡和森林结合得非常精妙,相得益彰。此外,花园里还辟出一大块菜地,古堡餐厅所用的蔬菜和香草,全部是在这里随用随采。

因为这些,Schloss Wartegg酒店虽然没有上奢华榜,却是《lonely planet》鼎力推荐的酒店。

“我的酒店哲学是:品质不等于奢华。”克里斯朵夫说,“所以我们只做三星酒店,我希望客人多多在户外,享受我们的花园和森林,这是古堡酒店最好的部分,内部装修再豪华也无法取代;”

他说,当人们停下追逐浮华的脚步,静心与自然相处,体会自己真实需要的东西,才能享受真正有品质的生活。

因为,物欲的喧嚣从来与高贵无关;真正的高贵,永远简单、朴素和从容。

Le Grand Hotel du Lac

地址: Rue d'Italie 1,1800 Vevey

房价(含早餐):大约340/530瑞郎(单/双人间)

Widder Hotel

地址:Rennweg 7;

房价(含早餐):大约510/640瑞郎(单/双人间)

Schloss Wartegg

地址:Von Blarer Weg 1,Rorschacherberg;

房价(含早餐):大约120/180瑞郎(单/双人间)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