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全民公投 台湾的民主制度里流淌着瑞士基因

台湾民众走上街头呼吁同性婚姻的合法化

彩虹色的民主:2017年10月,台湾民众走上街头呼吁同性婚姻的合法化。

(Sam Yeh/AFP)

本周六(11月24日),台湾选民将首次对10多项议题进行全民公投。可见,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跨越了半个地球,到达了亚洲。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點擊此處

引言结束

最后几米最累人,腿像铅一样沉,呼吸急促。最后,立法院尤美女委员终于爬上了山顶。 “这里跟台湾很像”,疲惫的尤委员开心地说。

在美丽的秋日,尤委员站在瑞士中部的瑞吉峰(Rigi)上,瑞吉峰素有“山中之王”的美誉。 “台湾也有这样的山,站在山上,你几乎可以俯瞰全岛,”她说道。

在电视直播间

2018年9月23日星期日下午,当瑞士选民进行最近一次的全民公投时,台湾代表团正在攀登瑞吉峰。在此之前,这个由政治家、政府代表、学者和记者组成的代表团在苏黎世火车站参观了一个投票所,然后又参观了现场计票的流程。

台湾代表团参观瑞士电视台的公投直播间。

走进直接民主“心脏”:2018年9月23日,台湾代表团参观瑞士电视台的公投直播间。

(Bruno Kaufmann)

最后,他们来到了位于苏黎世的瑞士电视台来作客。在那里,他们亲眼目睹,政评人如果分析并评论选举结果。

“我们可以从瑞士学到很多”

三天前, 代表团学习了瑞士的民主制度与实践经验。在伯尔尼,他们参观了联邦大厦。在卢塞恩,他们与街头巷尾为动议或为反对动议做动员的积极份子们谈话。

“这一切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央通信社主编Jen-Jey Chen说。作为年轻的、充满活力的民主制度,我们可以向瑞士学习很多东西。也许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做满意的失败者。

瑞士促进亚洲的直接民主制度

本次考察由联邦外交部(EDA)组织并联合资助。“促进民主是宪法赋予我们的使命”,瑞士驻台湾商务办事处处长Rolf Frei说。一路上,他陪伴代表团。“在亚洲,没有哪个地区的直接民主制度像台湾这样发达,” 他说。

作者Bruno Kaufmann瑞士外交部委托作为瑞士专家受陪同该台湾考察小组的学习之旅。他还是2019年台中全球论坛的共同组织者。

(Zvg)

传播经验

对此,瑞士也做出了贡献。自从台湾立法院在2003年通过了《公民投票法》后,瑞士和台湾一直保持着积极的交流。 

瑞士向台湾传播民主经验的主要贡献在于降低了公民动议的门槛。从今年开始,在台湾,只要获得28万名选民的支持就可以提出公民动议,这占台湾1900万选民的1.5%。

对比瑞士的情况,在瑞士,提出公民动议需要10万个有效签名,占选民总数的2%。

迎头赶上

于是,台湾人立刻行动了起来。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有不少于10个委员会提交了有效的法律动议和复决议案。

这样,选民们可以在11月24日就同性婚姻、核能、食品安全及台湾代表团参加奥运赛事的名称等议题投票。

政治无处不在:办公室里、出租车上、街道上 

场景转换:台北,几天前,尤美女委员在立法院组织了对比台湾和瑞士直接民主制度的听证会。代表团成员讲述了自己在瑞士的见闻,同时台湾动议委员会的代表也讲述了他们筹备公投的经验。

瑞士和台湾的直接民主制度主要有如下区别:在台湾,人们不是在厨房里,而是在街头巷尾、在办公室里、公交车上、出租车上讨论政治问题。选民只能在投票当天亲自到投票点来参加投票,不可以用信件的方式邮寄选票。

计票时,要高高举起选票,以便让各派的观察人直接监督查票过程。

像瑞士人一样从容?

与瑞士相比,台湾的公投进行得紧张而激烈。到处都在讨论议案。“我们可以学习瑞士人的从容”,非政府组织“台湾开放民主守望协会”的Da-Chi Liao说,他也参加了赴瑞考察团。“为了做到从容不迫,我们还需要时间,还要组织好多次公投。”

展览会和世界大会

明年,瑞士与台湾将进一步深化双边民主对话,探讨直接民主的可能性和局限性。联邦外交部将在台湾各地组织一场名为“现代化直接民主”的巡回展览。 

2019年秋,由多家瑞士机构参与组织的“全球现代化直接民主制度论坛” 将在台湾的第二大城市台中举行。这将是该论坛继2009年在汉城之后第二次在亚洲举行。

拥有全球最进步的直接民主制度之一的台湾是亚洲的一个标杆,近几年来,亚洲因威权政治的抬头而被广为关注。台湾的例子说明,反威权运动才刚刚起步。

中国的压力

台湾的民主制度还很年轻。1949年,国民党在内战失败后逃到台湾,实行军事独裁,1987年,台湾废除了一党专制制度。

1966年,台湾进行了第一次自由选举。2000年,首个民选政府登上了台湾的政治舞台。除了祖籍为日本和中国的居民外,在台湾还居住着16个原住民民族。

尽管如此,当年内战的胜利者-中国共产党-对台湾仍然施加着很大的压力。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为北京)取代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正式代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视台湾为“在必要情况下可以以武力收复的‘叛变省’”。 

直到今天,包括瑞士在内的国际社会仍然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

中国政府不愿意看见台湾迅速壮大的民主进程。在正在进行的公投和大选中,台湾多次采取措施对付在中国注册的社交媒体上的假帐号。 

同时,在中国的压力之下,台北在全球民主排行中名列前茅,也正是国际社会给予台湾的一种支持。

那么,台湾和瑞士的关系怎么样呢?世界第22大和第20大经济体之间也有一些共同点。对瑞士来说,台湾是瑞士在亚洲的第7大出口市场,另外,瑞士企业在台湾拥有1.8万名雇员。

信息框结尾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