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工作与家庭的平衡


瑞士母亲:内外兼顾,永远的难题


作者:Clare O’Dea


 ()

女性如何才能调解高层事业与养育子女之间的矛盾问题,成了今夏的热门话题,而这一切都始于美国某位远大抱负人士的断言-大多数女性无法内外兼顾。瑞士也展开了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尊重、权力、影响加上家庭-在外界人眼里,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前政策计划主任安妮-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做到了内外兼顾。但她缺少的是与家人共度的时光,而这却是瑞士女性相对宽绰的东西。

斯劳特在7月号的美国杂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撰文,呼吁对工作的组织方式作出根本性的改变-更多在家工作的自由、适应学校日程的工作时间,以及错开产出高峰期与育儿高峰期。

在随后登载于瑞士媒体的补充文章中,斯劳特称前文收到数量巨大的回复,令她深感意外。(原文《为何女人依旧无法内外兼顾》(Why women still can’t have it all)的点击量愈百万,并被多个国家媒体转载,斯劳特本人也受到世界各地的记者采访。)

“各国的反应不尽相同,”她写道:“前文是对各个国家在实现男女完全平等这一过程中不同水平的检测。”

在瑞士各媒体的报导中,《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强调尽管论战在美国的形势如火如荼,在欧洲它也是“爆炸性话题……针对的是女权主义与母性矛盾的致命伤”。《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则指出,它未能推进讨论,因为男女其实都做不到“内外兼顾”。

文化改变

在瑞士,兼职工作是在职母亲的常规。在子女年龄不到25岁的女性中,61%会选择这种工作方式。几乎25%的母亲会选择家庭主妇之路,只有16%仍在做全职工作。

然而这些选择背后有多少自由?女性们是自愿去做兼职工作,还是不得已而为之?

瑞士政治学家雷古拉·斯坦普夫里(Regula Stämpfli)对障碍来自外界这点毫不怀疑。“有观点认为是女性自设障碍,我总认为这一看法极其可笑。因为我们的确没有选择,无论是对女性还是男性,我们都没有一种可行的工作模式。”

斯劳特在论文中指出,男性应该更多分担家庭负担。目前瑞士只有7.6%的父亲作兼职工作。

在斯坦普夫眼里,这是让人称道的目标。“长远来看,我们实在需要对家庭、母性、父性、职场,以及如何组织我们的社会进行充分的讨论。”

矛盾的是,在斯劳特放弃自己要职的同时,她却提出,为了更好地重塑社会,就需要更多女性进入权力中心。

“只有当更多女性支配权力,才能创造出一个真正造福于女性的社会……那将会是个造福于一切人的社会。”

为了得到权力职位,女性在时间安排与家庭责任方面的做法不得不向男性看齐,斯坦普夫里为此深表遗憾。

作为瑞士德语区唯一的女性政治专栏作家,她对女性在这个国家内真正影响的范围表示怀疑。

“一个机构的权力越大,参与的女性人数就越少。只要看一看各银行、媒体、主编,你便心知肚明。”

顶层女性

可是从表面上看,女性达到了瑞士政界的顶层-本届七人联邦委员会里有3位女性部长。

议会中女性的比例虽没那么高,但在一个女性取得选举权不过40载的国家,这些比例还算不错。女性议员在国民院中占到29%,在联邦院占到19%。

然而在商业界,比例就严重失衡,女性仍然无法突破障碍,高级管理层中女性数量仍然少而又少。

2010年只有4%的高级经理职位由女性担任,而在企业董事会内,女性只占8.3%。根据联邦经济事务司(Seco),这些数据在10多年内未曾有过显著提高。

尽管在围绕高层管理队伍内部性别多元化的讨论中,公平平等问题已经转移到优异表现问题。而商界要职中的女性却依旧少之又少,

最新的一项瑞士信贷银行研究所报告(Credit Suisse Research Institute Report)发现:在过去6年间,同纯男性董事会的企业相比,董事会中拥有至少1名女性成员的企业在股票表现中胜出了26%。

2011年,联邦经济事务司在两家企业主协会的支持下,提出一系列积极举措,以鼓励各企业提拔更多女性担任高层职位。但是仍然缺乏引入女性配额比例制的政治意向。

育儿角色

正如离婚指导原则所体现出的那样,瑞士社会仍非常重视女性养育子女的角色。

按照瑞士最高法院的一个裁决,在办理离婚时,没有带薪工作的女性,可坚持继续留在家中照顾子女,直到年纪最小的一个年满10岁为止。在此之前不能强迫她们工作,即便只是作兼职工作。

在法官们决定谁应该赚钱养家时,会参考这些指导原则。只有在年纪最小的一个孩子年满16岁时,离婚母亲才应从事全职工作。

众所周知,离开职场几年或长期从事兼职工作后重拾全职工作,要想在薪水与资格上追上别人几乎难如登天,而这不仅是由于时间的失去。

在瑞士,女性的薪水平均比男性低20%,担任管理职位的女性薪水则比男性低30%。根据联邦性别平等办公室(Federal Equality Office),大约40%的差异源自歧视。

“甚至我这一代人中绝对肯定我们会比同窗男性赚得多的那些人,薪水也跟他们相差甚远,”斯坦普夫里评论道:“也许我们最后会有不错的事业,可是与一些才能还不及我们一半的男性同学的成就相比,我们的事业根本微不足道。”

斯劳特论文

促使斯劳特撰写长文为自己立场辩护的,是某些女性对她决定辞去美国国务院外交顾问一职不客气的反应。

封面文章《为何女人依旧无法内外兼顾》被发表在《大西洋月刊》的7/8月号上。该文激起全球社会与传统舆论的大辩论。

回归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职位的斯劳特承认,她本人的高资历令其脱离了普通女性的挣扎。

斯劳特在顿悟以前,曾长期追求自己的抱负。她在华盛顿特区工作时,与子女(14岁与12岁)相隔数百公里,只能在周末团聚。

斯劳特名言:“能同时做到母亲与顶级职业人的女性要么是超人,要么很富有,要么就是自雇者。”

“成千上万的女性以为,如果她们不能做到即如男性一般在职场上快速出人头地,又同时拥有家庭、享受积极的家庭生活,那么就一定是自己的错。对于会让她们产生这种认识,我虽无意而为之,但也负有责任。”

公平竞争?

2011年,乔治华盛顿大学在美国驻伯尔尼大使馆的支持下,对拥有在瑞士工作经验的1100名职业人作了调查。85%的回复者为女性。70%拥有学士学位。

调查要点:

79%的女性认为性别是晋升的一个要素,只有略过半数的男性持相同看法。

73%的女性称,瑞士存在对女性晋升高级管理职位的障碍。61%的男性不同意这种说法。

无论男女都认为男性也应享受陪产假,但就法定的女性14周产假是否应该延长而意见不一。目前瑞士的法定产假在欧洲是最短的。

18%的男性称养育子女是事业障碍,但只有3%的女性认为当父亲会有损事业。

89%的女性和三分之二的男性认为生儿育女会对女性的事业产生消极影响。

86%的回复者表示,应当修改学校的课时安排,以适应在职父母。

89%的男性与54%的女性反对对加入董事会的女性作数量限制。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