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永久记录 斯诺登回忆录:驻日内瓦期间大事记

Copies of Edward Snowden's memoir 'Permanent Record'

《永久记录》提供了爱德华·斯诺登本人目前最为详尽的个人记述,描写了他是怎样走上泄露美国电话与网络监控秘密文件的道路。

(Keystone / Jörg Carstensen)

美国前间谍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刚刚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填补了这位世界最出名告密者生平中的某些空白。我们对他在日内瓦度过的两年时光做了更仔细的追查、考实。

围绕这位前美国中央情报局职员,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外包技术员的生平已着墨甚多,他于2013年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秘密监控项目的细节。为逃避拘捕,斯诺登现居俄罗斯。

但在9月19日以法语和德语发行的《永久纪录》一书中,斯诺登首次详细讲述了自己的个人经历,其中包括2007-2009年他在日内瓦-这座瑞士西部城市生活时期的更为全面的记述。

2007年3月,美国中情局把这位23岁的技术信息安全职员派驻日内瓦,并给予他外交身份作为掩护。当时他住在日内瓦市中心一套四卧公寓里。

日内瓦拥有“复杂目标在世上的最富饶环境”

信息框结尾

斯诺登称自己被派驻日内瓦的美国使团,日内瓦是处于欧盟与国际光纤网络交叉点上的“一座优雅的旧世界家族银行业国度的首都”,并“处在重要通讯卫星的追踪之下”。

这座国际城市(英)外部链接还是联合国欧洲总部、数十个专门国际组织及众多非政府组织的驻地。

斯诺登在书中列举了不少这类“复杂目标”,例如“在全世界推动核技术与安全标准(包括核武器相关安全标准)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通过自身对无线电频谱乃至卫星轨道等一切技术标准的影响,决定了什么能被传输以及怎样传输的”国际电信联盟(ITU),和借助各国间货物、服务和知识产权贸易的各种规定来“决定什么能被出售以及怎样出售的”世界贸易组织(WTO),等等。

据称,瑞士银行业是中情局的一个重要目标

信息框结尾

斯诺登写道,日内瓦被视作私人金融的首都,这个行业“令巨额财富能避过公众眼目得以藏匿和挥霍,不管这些财富是以不法手段谋得,还是光明正大地赚得”。

随着瑞士银行业走向数字化,他表示美国情报机构想通过关系窃取世上保护得最好的秘密,“这是必然逻辑”。

法律调查

2013年6月,瑞士时任总统乌力・毛勒(Ueli Maurer,英)外部链接曾对斯诺登宣称的作为中情局职员在日内瓦进行的活动表示怀疑。他说,如果瑞士检察官对这位告密者展开犯罪调查,他会给予支持。

2013年12月,联邦委员会通过了联邦检察院的要求,对外国情报机构涉嫌在瑞士境内从事间谍活动提起诉讼(英)外部链接

然而, 2014年11月联邦检察院声明,对美国涉嫌在瑞士从事非法间谍活动-比如告密者爱德华·斯诺登所披露的非法刺探-展开犯罪调查将毫无意义(英)外部链接

虽然斯诺登被一些人视为英雄,但美国有关机构想以泄露机密情报罪名对他进行审判。美国已对这位前国家安全局外包技术员发起诉讼(英)外部链接,声称他的新书违反了保密协议。

信息框结尾


沙特银行家事件

信息框结尾

尽管“数字网络情报”是个快速扩展的世界,但实地情报收集仍然至关重要。斯诺登曾试图招募他之前提到过的一名驻日内瓦沙特银行家,可是未能成功,他将自己最难忘的这次行动描述为“不幸成为刻骨铭心而悲伤的经历”。

斯诺登描绘了自己如何在某个湖边时尚咖啡馆的派对结识了一位银行家,此人管理着沙特账户。他后来把这个潜在线人介绍给Cal,一位中情局的案件特工,尽管“经常(带着对方)出入脱衣舞夜总会和酒吧”,Cal最终还是没能诱使沙特银行家上勾。

斯诺登描述某天晚上Cal先灌醉了沙特银行家,又催他开车而不是打车回家。斯诺登说,那位中情局特工把银行家的车牌号告诉了日内瓦警察,后者因酒醉驾车逮捕了银行家。

银行家驾照被吊销又面对大额罚款,据说Cal提出每天送他上班并给他借钱。后来Cal终于道出自己的动机,要引诱他就范时,这位银行家勃然大怒,拒绝作间谍。此人后来丢了工作,离开瑞士回到了沙特阿拉伯,斯诺登写道。

据说美国曾有过瑞士电信的秘密线人

信息框结尾

虽然斯诺登告诉外人自己是搞信息技术的,但他说,自己在日内瓦的技术工作主要就是协助专门的情报特工。他描述了自己的日常工作,比如搭建秘密的在线通讯渠道、销毁从瑞士电信(Swisscom)某个受贿职员处买来的含有客户记录的电脑硬盘,或者就被病毒感染的U盘可否被用于入侵联合国代表的计算机提出建议,等等。

瑞士电信在答复《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时表示,“鉴于我们能得到的信息非常不确切,而且事件已过去很久”,该公司无法对此做出评论。

日内瓦的奢华的生活方式

信息框结尾

在女友琳赛·米尔斯(Lindsay Mills)搬来日内瓦之前,斯诺登说自己常常借读书-比如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来打发孤独的夜晚:“这是个由大使馆出钱租下的公寓,坐落于圣约翰坡区(Saint-Jean Falaises)的瑟热码头(Quai du Seujet),罗纳河(Rhône)从一扇窗下流过,汝拉山脉(Jura)则正对着另一扇窗。公寓宽敞得滑稽、奢华得滑稽,却几乎未添置任何家具,而我则四肢舒展,躺在起居室毫无装饰的床垫上”。

经过银行家一事的溃败,他声称2008年的下半年他都在回避各种派对,只和自己的女友四处游逛,发掘圣约翰坡区大大小小的咖啡馆和公园,偶尔还到附近的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度个假。

斯诺登在瑞士期间正逢金融危机。他不喜欢自己在日内瓦见到的一切,尤其是各种炫富及超级富豪肆意挥霍的五星级生活方式,这跟他从美国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因意外患病而无法还房贷”,结果住的房子被银行收走。

他写道:“生活在日内瓦,就是生活在另一种-甚至是截然对立的-现实里。”

瑞士全民投票之后 斯诺登:“我为瑞士感到骄傲”

那位美籍举报人爱德华·斯诺登、瑞士司法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德国司法部长海科·马斯等人在瑞士周日(2月28日)全民投票否决了遣返犯罪外国人的“实行动议”之后作出了反应,他们认为这又是瑞士直接民主的一个成功范例。 以下是我们选出的最具代表性的评论: ...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