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艰难生活


海蒂-征服了大银幕的小女孩


作者:Thomas Stephens


这是瑞士特色的“雪上事业”:海蒂和爷爷坐在雪橇上 (Keystone/Zodiac Pictures/Matthias Fleischer )

这是瑞士特色的“雪上事业”:海蒂和爷爷坐在雪橇上

(Keystone/Zodiac Pictures/Matthias Fleischer )

海蒂,这位有着超出常人乐观精神的瑞士偶像,再次回到了属于她的地方-电影院里。不过,海蒂的故事在上过那么多次银幕-从黑白无声片到日本动画-之后,还有再翻拍的必要吗?

“上一部取得国际成功的大型电影版还是上世纪50年代拍的,那可是两代人之前了,”这部电影的导演阿兰·格斯波内尔(Alain Gspon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而原主人公非常具有普世性,可以这么说,每一代人都需要自己的海蒂!”

这已不是格斯波内尔第一次拍海蒂了。这个没人要的小孤儿先是被扔给她那愤世嫉俗的爷爷,住进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的深山里,后来又被送到法兰克福,给坐轮椅的有钱人家小姐克拉拉当玩伴,最后因为思乡,又回到她的爷爷和小羊倌彼得身边。克拉拉也来到她家,在呼吸了具有康复功能的瑞士山里的空气之后,她竟然能走路了(这部电影可能不适合家有坐轮椅幼童的家长……)。

这位39岁的导演还当学生时,就曾以约翰娜·施皮里(Johanna Spyri)小说的女主角制作了一部动画短片。“我那时是在嘲弄瑞士的形象,瑞士利用海蒂和这个舒适、理想的世界做自我推销,那部短片就是为了讽刺。实际上小说(《海蒂》的故事最初为两本小说)讲了另一回事,它展示的更是一出社会剧,把瑞士当时存在的问题提了出来,”他说道。

“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部电影来反映出瑞士人也曾忍受过饥饿和其他患难,比如爷爷这个角色,在那个年代就遭人反感排斥。当时的人过着非常朴实而沉默的生活-那可不是现在这个舒适的世界。”

海蒂

约翰娜·施皮里写的《海蒂》出版于1880年,是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瑞士文学作品。这本书最初发表时分两个部分,如今世界各地已售出逾5000万本《海蒂》。

用德语写就的《海蒂》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多次被拍成电影,包括1937年由秀兰·邓波儿主演的版本。

天生的明星

所以这一代人看到的,将是对施皮里小说的一次真实可靠、相对来说没那么浪漫的原始演绎。这次德、瑞合拍影片的演员可谓优秀,饰演爷爷的是瑞士影星布鲁诺·甘茨(Bruno Ganz),看上去就是个坏脾气的老头儿(至少在影片一开始),海蒂的扮演者则是9岁新星阿努克·斯特芬(Anuk Steffen),她那招人喜爱的笑容帮她击败了500名竞争对手,夺得这个角色。

“选角要求就是演员必须来自这个地区,会讲瑞士德语,”格斯波内尔透露:“选择面其实很窄!”到制作后期,所有的瑞士德语对话会以标准德语配音,以迎合德国和奥地利观众。

“第一次选角时,我就发现(斯特芬)令人感到激动,因为她有双活泼的眼睛,表现得也非常聪明。我要找的小演员不但要有活力,但同时又要很柔弱,从眼睛里就能折射出她的经历。”

然而无可置疑的是,真正的主角是瑞士风景。山景都在瑞士东部格劳宾登州极其上镜的拉奇村(Latsch)一带拍摄,这里也是1952年版电影的外景取景点。

初期的取景拍摄几乎只对准壮丽的草原、山谷与山峰,因此电影的850万瑞郎(约合5341万元人民币)预算当中,格劳宾登州就承担了15万瑞郎(约合94万元人民币),这并不令人吃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母公司瑞士广播电视集团也是投资者之一)。

“海蒂给瑞士的旅游业帮了大忙。海蒂和她的故事也已成为全世界人眼中的瑞士象征。她令人联想到美丽的高山和阿尔卑斯风景,一种摆脱了都市纷扰的生活,”瑞士旅游局(Switzerland Tourism)的维罗妮卡·卡内尔(Véronique Kanel)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海蒂的故事对旅游业最有意思的影响,是宫崎骏参与的1974年版日本动画剧集(英),这部剧集吸引了好几代日本游客,专程来瑞士看看真正的海蒂之国。它还在世界各地的电视台上映,在其他国家也广受欢迎,比如意大利。”

旅游助推力

施皮里小说中的故事发生在迈恩费尔德(Maienfeld),代表当地海蒂村的旅游局局长汉斯-约克·明特内尔(Hans-Jörg Müntener)介绍说,每年逾10万游客的来访,为该地区增加了500万瑞郎收入。

据他透露,这些游客中大约一半来自亚洲,近三年来很多则来自海湾国家。“这些人每天消费350-500瑞郎,而德国人和瑞士只消费50-80瑞郎,”他表示。

除了这些经济收益外,当地对基建开发-例如修建一个“爷爷的小屋”-也有抵制。“土地规划局反对这么做,”他说道。

重重挑战

不过,到拍电影的时候,美丽的瑞士乡村也会有它的缺点。

格斯波内尔解释说:“说到天气,我们真不走运。拍摄是在(2014年)夏天进行,但山上竟然下了几次雪!孩子们必须赤脚跑来跑去,可把他们冻坏了。后期处理时我们不得不经常修正颜色,把冻得发紫的嘴唇修掉!”

此外还有动物的问题。“山羊是种喜欢早晨上山去吃草,傍晚下山的牲畜。可是显而易见的是,我们要么成天在山上,要么成天在山下。我们也会拍摄赶羊上山的镜头,但若是在下午3点拍摄,山羊群就不肯配合。我们就必须使劲赶羊群!”

大自然的灵性

对编剧佩特拉·福尔佩(Petra Volpe)而言,最大的挑战是“要忠于原著,不受诱惑把它歪曲成浮华、充满刺激情节的影片。它不能跟皮克斯(Pixar)竞争!”

“我在读小说时被深深感动了。童年的时候我没读过这书,而是看德国电视剧(1978年摄制)和日本动画片长大的,我在小说里发现了在其他版本的海蒂影片里没有看到的东西,”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约翰娜·施皮里以极其精确的方式描绘了瑞士的贫穷、生活的苦涩,以及小孩子和孤儿的艰难人生。他们被人抛来抛去-没人愿意照顾他们。”

另一项挑战,是把影片拍得既忠实于原著,又兼顾对现代观众的吸引力。

“约翰娜·施皮里小说里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是对宗教的虔诚-在第二部小说里,海蒂整天都在谈论上帝,还把每个人都变成了基督徒-医生找到了上帝,克拉拉的父亲找到了上帝,每个人都找到了上帝,”福尔佩说道。

“我无法习惯这一点,因为我是无神论者,可约翰娜·施皮里有一种超越基督教的灵性。那是她和她的人物与大自然非常深厚的联系-在大自然里,有一种超越言语的东西。所以我就多关注这方面,大自然成了海蒂的一个精神家园,她在这里找到她的归宿,在这里她能成为自己。”


(翻译:小雷), 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