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被瑞士人收养 “我的瑞士爸妈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我”

Schwangere tamilische Frau bereitet italienischen Kaffee zu. Portrait von tamilischer Frau.

Carmela Odoni在自己家中。

(Sibilla Bondolfi)

伯尔尼女摄影师Carmela Harshani Odoni用肖像和录音展示出,被收养可以是上天堂,也可以是下地狱。她来自斯里兰卡,被收养,至今也没有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尽管如此她依然很幸福。

伯尔尼Schosshalde区的一幢住宅里,散发着家庭的温馨与快乐:小孩子的东西就摆在手提电脑旁,墙上挂的家庭日历记录着遛狗的经历,小仓鼠在大大的、舒适的笼子里“哗哗地”挖着锯末。小猎狗跳来跳去地叫,让人挠它的肚子,然后舒服地躺在阳台的沙发上。

摄影师 Carmela Harshani Odoni

Carmela Harshani Odoni(德)外部链接于1980年生于斯里兰卡的科伦坡。3周时被送给瑞士的领养父母,在卢塞恩长大。完成职业摄影学徒的学习后,在《新卢塞恩报》作义工,并获得卢塞恩媒体教育中心(MAZ)的新闻摄影学位。随后开始在《圣加仑报》担任摄影师。如今她是自由职业摄影师。她的作品出现在众多的摄影展上,并在瑞士摄影比赛vfg selection中获得首届《周日报》摄影奖(德)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Carmela Harshani Odoni即将临盆,她马上要搬入一套大房子,而与此同时,还办了这个摄影展。尽管如此紧张,她依然态度平和。放下咖啡的她,开始平静地讲述是如何想到以领养为主题而举办摄影展的。

寻找生母

2005年,她前往斯里兰卡为了寻找生母。因为Odoni是被瑞士父母在科伦坡收养的,那时她只有3周大。Odonis的旅行可以说收获满满,虽然最后并没有找到其生母,而且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知道我是谁,”Odoni解释说。那时她就决定,以摄影的方式来进行这趟旅行。“如今我知道了,我是谁。”将为人母的身份也帮了她:“生了孩子我就是我自己的根啦。”她说。

Harshani(德)外部链接展之后,她让收养这一主题沉寂了10年。2016年,她才重新挖掘出这一已经开始的工作-拍摄瑞士的被收养者,并且完成了它。于是才有了这次的展览“我是谁?变迁中的收养”。也是这段时间,斯里兰卡在1980年代将孩子从母亲身边偷走、贩卖并交给瑞士父母领养的事(德)外部链接才被披露出来。“这个丑闻搅动了我的心绪,”Odoni讲述到。领养骗局带来了新的亮光:“如果我是从我母亲身边-在她反对的情况下-被带走的,那么我会很愿意向她叙说,我过得很好。”

Odoni在找她的生母,但是没有什么新的收获,她和养父母在一起也很快乐。“我爸妈很爱我,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Odoni说着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孕肚上。这并非理所当然,在与一些同样被收养的人展开对话之后,她发现了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好的境遇,”Odoni讲。

“我很震惊”

展览显示出瑞士领养的多面性:有些人出生于遥远的国度,有些则就生在瑞士本地;一位女士在婴儿时代就被出售,另一位则在瑞士救济性强制措施(德)外部链接的框架下,被从母亲身边带走。直至1981年,瑞士有大量孩子被领养,因为他们父母的生活方式在当局眼中并不理想。当局经常在单身母亲生产后直接将孩子拿走,并且-有些是不顾母亲的反对-让孩子接受领养。

阅读更多瑞士历史上与救济性强制措施相关的黑暗篇章(德)外部链接

“那种救济性强制措施,以前我完全不知道,”Odoni说,“我被震惊了。”

Odoni精心地对拍摄对象进行了选择,但也要顾及平衡:“差不多一半被领养的故事,有一个好的结局,另一半则不然。”在听完所有这些人生故事之后,她如今说:“这是极其个人化的,收养能够带来幸运,也能带来不幸。”

对收养不置臧否

“我很幸福。”在谈到她和她的人生故事时,Odoni说。人们能觉察和看到她的幸福。思考片刻,她又说:“有时人们会说,能从第三世界国家来到瑞士,够你乐的啦,”Odoni说,“这话有一部分是对的,但有时也会带来苦恼。”

收养 四个从韩国收养到瑞士的孩子

上世纪70年代,一批韩国孩子乘飞机来到瑞士,投奔瑞士收养他们的父母。他们的身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伊莲娜、汤姆、莱阿和米拉(全部化名)就是那个时期被瑞士人收养的孩子,他们现在已经步入中年,他们愿意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 伊莲娜的故事 ...

因此她想用她的展览对收养这个话题作一番阐释。她既不想把领养表现为好的,也不想表现为坏的。“我不想对收养作出评价。”Odoni说。

让眼睛说话

展览由黑白肖像照、录音,以及一部短电影组成。音频里那些肖像的主人讲起了例如他们对收养的看法。因为Odoni想让被领养者也发出自己的声音。

Odoni采用了中型尺寸胶片拍摄,并亲自在暗房里洗出来。“这样拍摄得更慢,更聚精会神。”她这样解释选择胶片摄影的原因。肖像照是黑白的,为了让眼睛自己表达,因为黑白照可以减少环境的影响,Odoni解释说。

Odoni作为职业摄影师一直对讲故事很感兴趣,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相识。“我喜欢让人们通过画面看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

Odoni以前并不认识这些拍摄对象,然而从一开始她就得到了他们的巨大信任。“好像我们之前就认识一样,我们之间无需解释。” 和所有这些肖像的主人,她都建立了一份友谊。

在斯里兰卡爆出收养丑闻之后,Odonis自己的故事会怎样继续呢?她已经做了DNA测试,结果尚未收到。不过Odoni不会与自己的命争:“一个被收养的孩子走的是另一条路,但这也是生活。”

我是谁?变迁中的收养展于8月13-9月21日在伯尔尼Käfigturm的Polit厅举办。同时举行的还有专家论坛,主题涉及瑞士的强制收养。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