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100年之前 日内瓦的起飞,机场功不可没

Airport terrace of the refreshment bar.

Geneva Airport terrace of the refreshment bar, near the tarmac of the Cointrin airport. Dated between 1949 - 1960. 


(Bibliothèque de Genève)

1920923日上午10:20,在日内瓦北面凹凸不平的空地上,瑞士飞行员埃德加·普里莫尔特(Edgar Primault)驾驶他的Häfeli DH-3侦察机安全降落,标志着日内瓦克万特兰国际机场(Geneva-Cointrin airport)正式启用。一个世纪后,它成了瑞士第二繁忙的空港-尽管此时它如世界大多数机场一样正在经历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停滞并面对难以预料的未来。

一本新书(多语)外部链接重温了这座机场发展历史的重要阶段。在过去的这一个世纪里,最初的一条简朴的草地跑道、一座行政大楼和为飞行员而设的餐厅与宿舍,已经扩展成蔓延开来的国际机场。

PLACEHOLDER

瑞士西部很早就对航空感兴趣。早在20世纪初,飞行的机器与大胆的飞行员-尤其是在附近的法国境内-激发了民众的想像力。在日内瓦,商人、政客与银行家组织了航空大会,帮助建立了飞行俱乐部。

1920年,日内瓦机场建筑工地上的工人。

1920年,日内瓦机场建筑工地上的工人。

(Geneva Airport)

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已经有了更大、更可靠的飞机和训练有素的飞行员,这意味着民用航空-用飞机运送邮件、货物与乘客-已做好起飞准备。水上飞机可以利用瑞士的湖泊起飞与降落,但日内瓦显然需要一座像样的小型机场。

1928年正在建设中的飞机库。

1928年正在建设中的飞机库。

(Geneva Airport)

而到了1919年夏天,全球强国决定日内瓦应该成为国际联盟未来的总部(多语)外部链接,这极大强化了当地政府要求建设飞机场的理由。

日内瓦有关部门迅速地通过了建设飞机场的计划与资金,克万特兰的用地被视为理想地点。

1920年从飞机上拍摄的日内瓦机场选址。

1920年从飞机上拍摄的日内瓦机场选址。

(Geneva airport)

机场建成初期,瑞士其他地区及国外的民用和军用飞机都曾使用这个机场,但乘客人数很有限。飞往洛桑、苏黎世、巴黎、里昂、慕尼黑、纽伦堡等地的商业航线要等到1924年才真正开通。

不过,起初国际联盟的官员对使用这个机场表现得犹豫不决。日内瓦政府于1922年致信国际联盟,介绍机场的设施和航线,并征询国联成员未来的飞行要求。但根据联合国的档案,国联回复说,价格不菲的机票和数量有限的航班(仅在夏季的白天开通)令国联不能更频繁地使用这种交通方式。不错,国联成员似乎更青睐火车。

1933年,一群艺人陪伴瑞士演员米歇尔·西蒙(Michel Simon)去机场。

1933年,一群艺人陪伴瑞士演员米歇尔·西蒙(Michel Simon)去机场。

(Bibliothèque de Genève)

上世纪30年代,航线数量大大增加。瑞航Swissair就诞生于1931年。此时也出现了更大的飞机,这意味着日内瓦机场必须扩建和增加照明,以提高安全性。

随着所谓国际日内瓦的名望与人员不断增加-国联秘书处终于在1936年迁入新建成的万国宫(Palais des Nations),机场也变得更为重要。

1965年,演员奥黛丽·赫本在日内瓦机场登上法航班机。

1965年,演员奥黛丽·赫本在日内瓦机场登上法航班机。

(Keystone / Str)

“从上世纪20年代中叶到30年代初,注意到航空重要性的国际联盟曾设想将机场纳入自己的控制之下,希望把它变作发生冲突时保障国际关系的工具,”联合国档案员皮埃尔-艾蒂安(Pierre-Étienne Bourneuf)告诉《日内瓦论坛报》(Tribune de Genève)。

出于经济原因,这个项目一直未能见天日。从1945年到195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世贸组织(WTO)前身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秘书处等其他国际组织的相继入驻,更是推动了日内瓦机场的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简单粗暴地中断了商业航空。各个机场都被关闭,这也包括日内瓦机场,但基建工程却没有中止。到二战结束时,大半欧洲都沦为废墟,而拥有长长跑道的日内瓦成了装备最佳的机场之一。

日内瓦的欧洲中心位置对战后开始的长途商业航班而言非常理想。

从纽约直飞日内瓦的一架瑞航DC-4班机正飞经纽约市摩天大楼的上空,照片摄于1947年5月。

从纽约直飞日内瓦的一架瑞航DC-4班机正飞经纽约市摩天大楼的上空,照片摄于1947年5月。

(Keystone / Do)

日内瓦机场连续很多年都是瑞士最繁忙的国际机场,而这座城市更是迎来送往重要宾客、举办各种会议。尽管如此,联邦政府还是打算在德语区修建一座洲际机场。1946年修建新机场的工程在苏黎世近郊的克洛滕(Kloten)开工,1948年那里迎来了首批航班。

中国总理周恩来于1954年4月24日抵达日内瓦机场

中国总理周恩来(右角举手者)于1954年4月24日抵达日内瓦机场,他此行的目的是参加苏联、美国、法国、英国、中国和越南等国之间的和平会议,共同商讨终止印度尼西亚的冲突和重新统一越南。

(Keystone)

尽管日内瓦机场极大依赖瑞士国家航空公司Swissair(占1952年航班总数的60%),但这座机场开始感受到被瑞航冷落。当时瑞航在苏黎世机场(多语)外部链接设置的员工人数达到1500人,而在日内瓦机场仅有250人。

1995年旧机场的屋顶平台,从那里可以将跑道尽收眼底。

1995年旧机场的屋顶平台,从那里可以将跑道尽收眼底。

(Geneva Airport)

在接下来的数年里,日内瓦一直是瑞航长途航班的一个主要枢纽机场。但在1996年,虽有瑞士西部政界与企业界领袖的强烈反对,大多数长途航班还是迁到了克洛滕。

直到2001年瑞航停飞事件之后,日内瓦机场才改变方向,将战略重心放到低成本航空公司易捷航空(Easyjet)上,如今该航空公司占日内瓦机场航班总数的45%,而瑞航的接班人瑞士国际航空公司(SWISS)仅占15%。日内瓦机场还与致力于同其他航空公司重建长途航线网。

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日内瓦修改后的战略方案取得了成果。这里的航班量翻了一番,航空站得到扩建,各项设施也变得更为现代。日内瓦机场现有57家航空公司,通达149个目的地,巩固了它作为瑞士第二繁忙空港的地位。

这里的航班数本应继续增加,然而新冠病毒(多语)外部链接却来从中作梗。

低成本航空公司易捷航空现在占日内瓦机场航班总数的45%,瑞士国际航空公司则仅占15%。

低成本航空公司易捷航空现在占日内瓦机场航班总数的45%,瑞士国际航空公司则仅占15%。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现身的更新、更大的商用喷气机,使得机场不得不在1960年加长跑道,从而令日内瓦与接壤的法国签订了领土交换协议。这座机场完全建在瑞士领土上,但其北面界限为瑞法边境,两个国家都能使用这座机场(英)外部链接

1976年8月31日,一架法航协和式飞机在日内瓦机场降落。

1976年8月31日,一架法航协和式飞机在日内瓦机场降落。

(Keystone / Str)

而在苏黎世,瑞士和邻国德国之间这几十年一直争议不断(英)外部链接,意欲就噪音排放和飞行时段达成协议。该机场与北边德国边境之间的距离仅为20公里。

日内瓦机场对外关系主管塞巴斯蒂安·勒普拉(Sébastien Leprat)表示,他们与法国的情况很不一样。

“从日内瓦机场出发的航线非常之多,影响到瑞士和法国,”他指出。与法国的合作关系进展良好,各类问题会由航空交通管制部门和两国间协调小组定期处理,勒普拉补充说。

Empty Geneva Airport

新冠病毒疫情意味着日内瓦机场每天只能迎送50-300名旅客,而正常情况下为4-6万名旅客;目前的低客流量堪比1935-46年间。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不过,日内瓦机场未来的扩建计划前途未卜。疫情暴发前机场官员曾做过预测,认为到2030年,航空客流量将从2019年的1800万名旅客增加至2500万名。然而机场总裁安德烈·施奈德(André Schneider)称(法)外部链接,他预计机场要到2024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旅客人数(1800万)。

在未来几年内,当地人对环境的担忧也很有可能产生重大影响。一个明显证据,就是去年11月日内瓦选民支持一个呼吁“民主运营”机场(多语)外部链接的当地动议,这包括更加严格地控制任何扩建工程,噪音与空气污染也得到更多重视。

2019年的日内瓦机场跑道

2019年的日内瓦机场跑道

(Geneva Airport)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外部内容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