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天主教会委员会着手审查儿童性侵受害者案例 5年,瑞士172名神父被控性侵



皮泰在书中提及,现今栖身于瑞士德语区拉伯斯维尔的Capuchin修道院的那名牧师,曾对包括他在内的逾百名儿童实施了性侵。然而1989年,当瑞士宗教当局聆听并受理他的投诉之后,那名牧师便被迅速转移到了法国,其后对其侄子和另一名儿童实施性侵。

皮泰在书中提及,现今栖身于瑞士德语区拉伯斯维尔的Capuchin修道院的那名牧师,曾对包括他在内的逾百名儿童实施了性侵。然而1989年,当瑞士宗教当局聆听并受理他的投诉之后,那名牧师便被迅速转移到了法国,其后对其侄子和另一名儿童实施性侵。

(Keystone)

继创立受害者基金之后,瑞士天主教会业已设立赔偿委员会,以期对过往遭受性侵凌虐者的投诉正式进行查证。这一消息的出炉,恰逢一本由瑞士人撰写的传记即将于本周出版问世,在这部令人触目骇心的回忆录中,作者追溯了幼年时代的自己曾饱受瑞士神父性虐的真实经历。

借本周二(2月14日)接受瑞士通讯社采访之际,瑞士主教团成员之一-约瑟夫·博内曼证实,赔偿委员会已经准备就绪,向公众打开大门,接受曾经遭受患恋童癖牧师性侵的受害者的赔偿诉求。

最新的指控

本周五(2月17日),一本由57岁的瑞士弗里堡居民丹尼尔·皮泰(Daniel Pittet)撰写的回忆录《我的神父,我饶恕您》(《Mon Père, je vous pardonne》,法)外部链接将问世发售。也正是在这本书中,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向读者娓娓讲述了1968年至1972年的4年间,在拉伯斯维尔的Capuchin修道院持续遭受约尔·艾拉斯神父性虐待的悲惨经历。据皮泰在书中所称,如今已76岁高龄的艾拉斯神父,曾在皮泰年仅9岁时先后对他实施了多达200余次的性侵。

皮泰直指,现今栖身于瑞士德语区拉伯斯维尔的Capuchin修道院的那名神父,还曾经在过去数十年间,对除他以外的逾百名儿童实施了性虐。1989年,当瑞士宗教当局聆听并受理他的投诉之后,那名神父便被迅速转移到了法国。此后的2012年,已在法国定居了23年之久的艾拉斯神父,因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对他的侄子和另一个儿童实施性侵,而被法国格勒诺布尔市级法庭判处两年半的缓刑。然而瑞士并未对相关案件开启审理程序。

本周二(2月14日),在当年居住过的修道院接受瑞士《一瞥报》的采访(德)外部链接时,艾拉斯神父坦承,自己“就是一个怪物,一个有着双重性格的捕食性‘食肉动物’”。经过多年的治疗,艾拉斯神父最终表示,“对于(我)曾对瑞士弗里堡州、瓦莱州、沃州、汝拉州以及法国儿童所施加的伤害,(我)备受煎熬”。

皮泰所撰写的记录自己痛苦往事的书,最终以法语、意大利语和波兰语出版面世。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在2015年与皮泰有过短暂会晤的罗马教皇弗朗西斯,专门提笔为这本书撰写了序言。在当年的那次会面中,教皇提及,皮泰饱含勇气的个人公开称述,对于“帮助人们亲眼目睹罪恶是如何点滴渗透进教会人员的心脏,无疑大有裨益”。如今,瑞士主教团已承诺,势必会着手调查皮泰案及其他相关受害者案件。

5年,172名施虐者受指控

2010年,面对此前曝光的当地神父性侵儿童的案件,瑞士天主教会决定承担起应负的责任。历数2010年至2015年,瑞士境内共有294名受害者,向教会告知自上个世纪50年代迄今自己曾惨遭神父性虐的隐秘往事。其中49人在性虐案件发生时,年龄尚处于12岁以下。

2015年一篇新闻报道中提及,自2010年以来,只有20起直指牧师及天主教修道士性虐待的刑事案件大白于天下、为公众所知晓,而实际上,截至该报道刊发之日,瑞士天主教会内部共已有172名被指控神职人员遭到逮捕。

不少记录在册的案件可追溯至上个世纪50年代,其中某些嫌犯早已过世,而某些被提出指控的疑犯已销声匿迹,根本无从查起。此外,据那篇新闻报道所述,追查无果及起诉率极低的另一原因,则是由于各教区为已立案的性虐案例所提供的“极其粗略、有限”的资料,尤其是1950年至1980年之间的教会人员信息。

受害者提起索赔

已于今年1月正式设立的由六人组成的赔偿委员会(德、法、意)外部链接,名下有一笔50万瑞郎(约340万元人民币)的款项,专门用于对那些曾在童年时期被瑞士天主教会成员性虐的受害者给予赔偿。

有意索赔的受害者,必须将其申请提交至所在教区;而如今在瑞士法语区定居的昔日受害者,也可以直接向处理性虐待的聆听、调解、赔偿及仲裁委员会(CECAR,法)外部链接提起索赔申请。一旦索赔申请被受理,便会即刻转呈给赔偿委员会。

自今年年初成立起,委员会已经收到了两封性侵受害者的赔偿申请书。该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敦德·科娃斯凯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强调,预计还会在接下来的几周收到更多来自各教区和聆听、调解、赔偿及仲裁委员会转交的申请。

针对不同的恋童施虐程度及给受害人带来的影响,赔偿金额也存在高低之别,具体数额在1万以上,对于特别暴虐且影响恶劣的性凌虐案件,最高赔偿金额可达2万瑞郎。然而截至目前,受害者赔偿基金仅涵盖了那些已逾法定诉讼时效或者超过了可启动法律程序时限的案件。

“每次当教会发现诸如此类的蛛丝马迹,就会鼓励受害者提起控诉,”博内曼特此强调。


(编译:张樱), swissinfo.ch/cl/sb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