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邮寄选票殊非易事

2019年洛桑选民邮寄联邦选票 Keystone

为避免疫情期间前往拥挤的投票站,选民和各竞选团体越来越倾向于采用邮寄选票的做法。但是美国、波兰和瑞士的经验表明,引入与保持这种投票方式的“坑”很多。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13日 - 09:00
Bruno Kaufmann

有选举资格的挪威公民只需一张纸、三个信封和一张有效邮票就可以参加全民投票:在白纸上填写本人的选择(党派名称或候选人姓名,全民公投就写“是”或“否”),在第一个信封上标明是“投票”信封,在第二个信封上填写个人信息(姓名、出生日期、地址等),最后在第三个信封上填明本人登记居住地选举委员会的收件地址。将三个信封依次嵌套,贴上邮票寄出就行了。

虽说挪威有着世界上最自由的邮寄选票方式,但它绝非实施这项政策的唯一国家,50多个国家都允许在选举和公投中使用远程投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已是如此,而今远程投票几乎成了安全投票的必要做法。

外部内容

受疫情影响,“至少70个国家推迟了原计划的公开投票”,IDEA的娜娜·卡兰达兹(Nana Kalandadze)表示。IDEA是个监督世界各地选举和公投的国际政府间民主支持机构。

除了对投票过程的安全担忧之外,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将无法开展竞选宣传或公开辩论作为取消投票的原因。不过,依然有至少56个国家在疫情期间坚持举行投票--多是通过匆忙安排的邮寄选票方案得以实现。

卡兰达兹说:“一些国家正试图快速实施某种形式的邮寄选票方案,但此举面临诸多障碍和陷阱。”

美国:总统抨击

在美国,邮寄选票或缺席投票的做法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如今美国各州有83%的选民可以选择邮寄选票。因疫情关系,美国50个州中有20个已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为选民远程投票提供便利。 

专门进行选举监督的非政府机构ERIC表示,选民欺诈行为--如重复投票或代表死者投票--的发生率仅为0.0025%,即在1460万张邮寄选票中,仅有376张选票涉嫌欺诈。

但在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执政的共和党的驱使下,疫情已导致美国两党围绕邮寄选票做法吵得不可开交。

特朗普在7月发推说:“若允许邮寄选票,2020年大选将完全被操纵,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自今年三月以来,他针对邮寄选票的抨击已不下70次。

《华盛顿邮报》美国国内政治记者艾米·加德纳(Amy Gardner)表示,受特朗普向邮寄选票开战的影响,他反而“令共和党为提高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等关键州选民投票率所做的努力事倍功半。”因为随着疫情继续蔓延,许多倾向于投票给共和党的年长选民不太愿意亲自前往投票站。

驻洛杉矶的选情记者乔·马修斯(Joe Mathews)认为,通过质疑邮寄选票政策,“总统希望做好铺垫,这样即便他在11月败选,也可以说是选举受人操纵,以此削弱大选流程的可信度。”

波兰:最后一刻的尝试

在波兰,邮寄选票也成为一次苦涩的党派斗争问题,该国此前根本没有关于邮寄选票的任何规定。今年4月份第一波疫情席卷波兰时,波兰政府迫切希望安德烈·杜达总统(来自执政的民粹主义党派“法律与公正党”)能够连任,因此决定于5月10日如期举行总统大选,但封城与大型室内集会禁令使得选民无法亲自到场投票。于是政府试图快速推出新的选举法,允许选票全部采用邮寄形式。

波兰波兹南密茨凯维奇大学(Adam Mickiewicz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玛格达莱纳·穆夏尔-卡格(Magdalena Musial-Karg)透露:“基本上一切都做得不对。”她补充说,政府渴望赢得这场富有争议的选举,于是企图绕过国家选举委员会,直接开始搞邮寄选票。

欧盟法律禁止在选举过程中改弦更张,而且负责邮寄选票的波兰邮政局手中缺少数百万合格选民的住址。

最后是国家选举委员会出手干预,在最后关头推迟了原定5月10日举行的大选。选举改期后分两轮进行,时间分别定于6月和7月,最终杜达以微弱优势战胜挑战他的华沙市长拉法乌·恰斯科夫斯基。

穆夏尔-卡格及其同事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英),描述波兰政党试图快速推行邮寄选票的事件经过,他们在文中指出,“瑞士花了30年时间测试和完善邮寄选票体系,而波兰试图在短短两个月内做到这一点” 。

瑞士:欺诈指控与上升的投票率

的确,瑞士是世界上邮寄选票实施范围最广的国家,因为瑞士公民每年定期参与多次全民公投。但是,瑞士邮寄选票的历史却比美国短得多。直到上世纪70年代瑞士给予女性普选权之后几年,这个国家才开始引入邮寄选票政策。

“起初法律只允许病人邮寄选票,”汉斯-乌尔·维利(Hans-Urs Wili)回忆说,他负责联邦秘书处政治权利部门的工作长达数十年。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一项议会动议开启了更加自由化的邮寄选票活动。瑞士邮政(Swiss Post)表示,如今逾80%的选举和公投选票都通过邮局寄送。

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右翼标志性人物和前瑞士人民党党魁克里斯托福·布洛赫(Christoph Blocher)多次向联邦秘书处宣称邮寄选票存在“严重欺诈问题”。2006年,他命令政府向所有的州发出联邦通告,要求各州采取一系列预防措施。例如,所有邮政信封必须印有免责声明:“任何不想行使其投票权的个人都必须在处置选票前撕毁投票卡!”

然而,各州最终都能证明这项欺诈指控毫无根据,这项联邦命令也于一年后失效,但公众从未收到这项命令的撤销通知。

维利表示,实施邮寄选票制度使全国的平均投票率提高了15%,并使日内瓦州的投票率翻了一番。

与美国一样,瑞士的选民欺诈行为也极为罕见:在40多年的频繁投票中,仅有5次地方层面的选举操纵行为记录在案。就像在美国和世界许多地方一样,关于最佳投票方式的讨论仍在继续--最近是就电子投票话题,这是寻求零操纵、安全匿名投票的最新前沿。

分享此故事